“不必, ”盛灵渊笑意不减, “上天有好生之德,这都是你自己刻苦修出来的。”

    陛下大部分时间不跟人打口舌官司,口蜜腹剑才是他的常态, 但那主要是没好处、没必要,不代表他不会尖酸刻薄。

    一把火顺着宣玑的手, 沿锁链绵延而上,火焰包裹着影人,他看着就像个蜡烛芯。

    那些不断往影人身上涌的黑灰被火阻隔在了外面, 聚集成大团的黑影,胆大包天地试图去吞噬那些火苗, 双方一时僵持住了。

    宣玑:“所以你现在出来闲晃,到处装嫩, 是又没人要了?”

    盛灵渊:“既然寄居在这里的祠堂和坟地里, 看来跟那个‘玉婆婆’有关。”

    影人认主,不是盲目的认,为了能更好的生存, 他们一般会自动选择强大的主人做依靠, 血统、实力、身份——以及最重要的,是不是心志坚定。不然好不容易依附个主人,也是随波逐流、没个准主意的货,日子可怎么过?

    以这个标准来看,在当代社会,玉婆婆这种清平司的“历史遗留产物”, 应该已经算是人间翘楚了。

    “我说呢,”宣玑冷笑了一声,“什么杂毛小妖也能活七百多年,原来背后有你。”

    “宣主任!”

    这时,罗翠翠一路小跑进来,看见被锁链锁住的影人,“哦哟”一声捂住眼,贴边迈着小碎步藏在外勤们身后:“我要汇报个情况,咱们的人跟附近城区路网的公安负责人联系过了,有个监控拍到了玉婆婆——燕队遇袭那天晚上,玉婆婆带着几个心腹回了清平镇老宅,车牌号是……”

    宣玑打断他:“说重点。”

    “……警察帮忙锁定了那辆车,发现他们在这逗留了大概三四个小时,凌晨一点的时候匆忙从小镇开出来,往北跑了。哦,对了,有个停靠在路边的车主第二天早晨报案,说自己的车夜里被人撞了。这车主家里没地方停车,一直放路边,先前就被人划过,所以装了停车监控,拍到肇事车就是玉婆婆他们来时候坐的那辆。”

    王泽回手把他拎出来:“几点?”

    “夜里十一点一刻左右,玉婆婆他们的车突然连蹦再跳地冲出来,慌里慌张的,路口不减速,一下没刹住,撞了人家的车,门都给人撞扁了,车里人看都没看一眼,猛打了个转向就跑了,跟后面有人追他们似的。”罗翠翠飞快地说,“之前那几件事不都是十一点……那什么‘子夜之交’发生的吗?我们就让人把撞车监控网前翻,翻到了十一点整,发现当时监控镜头突然被干扰,视频雪花了三秒……”

    罗翠翠话说一半被电话打断,他朝王泽摆摆手,接起来:“喂,小杨……啊!”

    电话里杨潮不知说了什么,只听罗翠翠一惊一乍地叫唤了一声,捂住嘴,好一会,才放下手机。

    “同志们,最新进展,玉婆婆他们那车的逃跑路线追踪到了——从清平镇跑了以后,往北开进了山区,我们算了一下,按他们的飙车车速,逗留时间长得不正常,所以刚才联系咱们附近的同事带着仪器进山搜了。”

    王泽:“搜到什么了?”

    “尸体,”罗翠翠一双大眼睛微微外凸,睁太大,像条神经兮兮的吉娃娃,“玉婆婆……死了。”

    玉婆婆截杀燕秋山失败,意识到自己东窗事发,逃回了清平镇老宅,于半夜十一点,也就是“子夜之交”前后,离奇死亡,吓坏了的心腹们带着她的尸体仓皇出逃后掩埋——

    这个时间太微妙了。

    宣玑心里一紧:“玉婆婆不会也些了阴沉祭文吧?”

    “翠玉是个好女人,待我很好。”影人忽然开口说,“可惜啊,她哪是什么大妖,只有那一点蛇妖血统,像凡人一样会老会死,她怎么舍得灯枯油尽,留下我一个人呢?”

    “她做了什么?”

    “她想脱离凡胎**。这世上,曾有两位妄图逆天改命,一个是妖王陛下,为蛟血所累,耿耿于怀,吞噬了无数先天灵物,化作千首千命,把蛟血无限稀释。一个是人皇陛下,陛下心狠,人所不能及,生剥朱雀血,连同五官流感七情六欲一起抛诸赤渊——二位陛下都是翻云覆雨的人间劫运,她又算什么呢?既没有妖王胆,也不及人皇舍得,她居然异想天开,用通心草续命。”

    影人说到这,笑了起来,他本来不用交代这么多,可他忍不住。

    因为这是他的“功绩”,功绩如果不能拿出来炫耀,必定是黯然失色的。他这颠沛流离的一生充满了失控,能控制一个所谓“主人”为他死心塌地、要死要活,大概是他唯一能获得“功绩”。

    她越是为他痛苦,越是挣扎,他就越是得意,恨不能事无巨细地描述出来,刺激得眼前凡俗们大惊失色。

    “她的通心草很了不起,是用活人做的,每六十年,就挑合适的身体炼成活死人,然后在那躯体上刻下通心草咒,用障眼法骗过周围的人,混淆人们的记忆,人们都觉得她一直是一个样。然后把自己的真身用秘法封存,放在祠堂神像里,接受香火——她认为香火有灵,能续命。”

    “她把自己真身封存的时候,已经十分衰弱,虽然每一甲子才出来刻一次通心草,但七百多年过去,到底还是不成了。否则也不会那么容易被人拖下水,险些落个晚节不保……那天她匆忙回老宅,想取走真身,暂时躲避,路上我就有感觉了,果然,取出真身后,她发现自己的真身大限将至。”

    “解封时,那身上的心已经不跳了,识海还在弥留。人死即如灯灭,通心草也会化为皮囊……我的翠玉啊,她不甘心……”

    “她不甘心,她不放心我,病急乱投医,用最后一点气力,写下了阴沉祭文……阴沉祭文是要有祭品的,她以身为祭,换我得一上古魔物庇护……啧,傻女人,也不想想,什么样的魔会做这样亏本的买卖?亏得是我。”

    罗翠翠低声说:“玉婆婆的尸体……唔,据说……表情挺震惊的,杨潮刚才还跟我说,他们因此怀疑是谋杀……”

    话音没落,王泽一把拽开他,拎起罗翠翠的后颈把他往外扔去:“躲远点!”

    只见烈火中的影人忽然低低地笑了起来,胸口涌出了大团的阴沉祭文,黑气一下压过了锁链上的火。

    那些围绕在旁边的阴影“呼啦”一下,一拥而上,影人的身体不但变了色,还陡然膨胀了好几倍,撑断了宣玑的锁链。

    铁索倏地消失,变回硬币朝宣玑飞射回来,不等碰到他,已经被盛灵渊抄手截了过去,滚烫的硬币已经被魔气腐蚀得缺了一角,落到他手里“呲啦”一声,冒出一股白烟。

    影人身形聚拢后又开始弥散,把周围都笼进黑雾里:“我得陛下天魔气,历劫三千年,至今才算是功德圆满,与那些执念妄念所生的人魔不同,陛下,我与您本是同源,您能奈我何?”

    王泽:“屏住呼吸,小心!”

    黑雾中的外勤们方才已经得了一次教训,恨不能把所有防护装备穿身上,只有最后进来的罗翠翠猝不及防,有黑雾钻过他的口鼻眼耳,他不知从那黑雾里看见了什么,表情呆滞了起来,寥落的头顶突然好像草娃娃,抽出了无数绿萝藤蔓,四肢也变了形,密密麻麻的藤蔓从他双手双脚上滋出,转眼爬得到处都是。

    外勤们防着敌人,没防身后,突然爆发的绿萝藤蔓迅雷不及掩耳,横扫了一片,连王泽都被卷住了四肢,有几根甚至胆大包天地爬到了盛灵渊身上,勾住了他的脖子!

    罗翠翠这怂货,一天到晚除了“嘤嘤嘤”,就是企图调离外勤现场,一受惊吓就发芽,谁也没想到,他那不甚茂盛的小身板里居然还有这种神力。

    ……可见人的潜力都是被自己的胆量限制的。

    “可我还没有修成正果,”影人喃喃地说,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我要……脱离这卑贱的影族身,我要天魔之躯……陛下,你剖血脉、跳赤渊,从不惜命,世于你如牵累,不如把这厌弃的东西舍给我……”

    他这句话没说完,一道雪亮的白光骤然刺破了黑雾,影人惨叫一声。

    “朱雀离火!”

    那雪白的火光转瞬把盛灵渊身上的藤蔓烧了个干净,却连陛下衣服上的纤维都没点着一根,所有的藤蔓瞬间被火舌吞了下去,黑雾倏地散开,罗翠翠头上欲盖弥彰的“二维码”被卷了个清爽。

    宣玑双翼上火光冲天,把原本就宽大的翅膀拉长到不可思议的地步,恍如传说中消逝在历史长河中的神鸟。

    “乱认什么同源,他没你这个儿子。”宣玑出离愤怒了。

    你要天魔之躯?你算哪根葱?

    老子还“排着队,拿着爱的号码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