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主任是个风风火火的急性子, 回去以后没多久, 就打了电话过来,约了跟老局长见面的时间。

    正好宣玑一直被外勤“借调”,差不多也该回善后科上班了。

    “老局长是‘力量系’。过去的门派种族体系都被你弄崩了, 血缘越来越稀薄以后,特能觉醒也就越来越随便了, 现在都是根据主导异能属性划分的。”

    宣玑一边说着,一边在热油锅外面摸了一把,感觉温度差不多了, 就把鸡蛋直接打了下去。

    生鸡蛋落进滚油,蛋白迅速膨胀, 水份把热油激得像呲花一样,四处飞溅, 油点溅到他手上, 他反正也不怕烫,不怎么在意地抹了,红点都没落下一个。左边快手调好了酱, 右边又把快速过油的鸡蛋捞出来, 途中,还捎带手地把火腿和菜丁倒进了米油翻滚的粥锅里。

    两只手各干各的,左右互不耽误,格外从容不迫。

    “一般握力比普通人高两个数量级……就是百倍以上,同时又没有其他明显特能的,都会被归入‘力量系’, ”宣用筷子尖戳了戳蒸笼里的小点心,继续说,“但其实挺鸡肋的,现在都有机器,江湖骗子都不时兴表演胸口碎大石了。近三十年,除了老局长,力量系的在局里很少能出头,他太拼了——普通人六十退休……就是告老,特能不一定,看身体机能——他九十多岁的时候,外勤遇到重大事故,还亲自主持,光我撞见的就有两三次。”

    盛灵渊透过烟熏火燎的厨房看他表演,有点想笑,笑容没浮起来,又暗暗叹了口气——宣玑好像打定了主意,要一雪糊锅的前耻,天天能自己在厨房折腾出一台杂技。

    而他折腾的还不单单是厨房。

    第一天,宣玑借着擦地板,把本来就不脏乱的家大扫除了一遍,清理出两大箱旧物,书、光盘、磁带、游戏机若干。

    不等盛灵渊弄清楚这些东西都是干什么用的,第二天,他又折腾出了一堆过时的数码产品,说是要挨个保养修护,转卖二手,并且有意无意地“抱怨”,说过去大价钱买的宝贝就是宝贝,能传世,现在花大价钱买回来的玩意别说传世,过年就过时,更新比喘气还快……抱怨完,就顺势给盛灵渊显摆了一遍他收藏在赤渊祭坛的“宝贝”。

    第三天,家里收到一份快递——宣玑嫌客厅的白墙太单调,网购了个一面墙那么大的世界地图板,把自己去过的地方都用彩色图钉打了记号,还钉了照片。

    盛灵渊还没完全明白“照片”是怎么拍的,但他明白了宣玑的意思。

    宣玑知道他会留意周围所有的东西,于是想“不动声色”地向他展览,自己潇洒四方、会吃会玩,过得好着呢,不是“死灰复燃三十多次,在人间落个脚都得租房”的落汤鸡。

    可惜,一展览起来,鸟雀的天性就收不住,露得用力过猛,反而显得刻意。

    “力大无穷,”盛灵渊心不在焉地接了一句,“祖上应该是走兽吧。”

    “你怎么能一眼看出别人血统的?”宣玑奇怪地问,以前他是失忆,现在封印碎尽,记忆回笼,他还是没能具备这项技能,虽然也仔细研究过千妖图鉴,但混血混了三千年,祖上那点特征早该模糊了,古卷上的记载完全没法参考。

    “我就……”

    这一转身,宣玑才发现盛灵渊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他身后,自己差点撞进他怀里。

    宣玑连忙把酱碗抬起来:“你进厨房干什么?这里乱七八糟的。”

    “味道。”盛灵渊从他手里接过盛酱汁的小碗。

    “什么……那个烫,你放下,我来。”

    “血的味道不一样,我感觉得出,魔通六欲,”盛灵渊避开他,又端起那碟“呲呲”作响的炸蛋,目光从眼角滑出来,轻轻地扫过宣玑,“欲求的味道也不一样。”

    宣玑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汗毛一炸——等等,那就是说……

    这还有没有点**了!

    盛灵渊低笑一声,端着盘碗飘然而去

    宣玑先是跟锅里的粥一起沸腾了半天,把“空/即/是/色,色/即/是/空”默念了十遍,随后回过味来:“我信你的邪!”

    这老鬼失味多少年了,味道个头!

    分明是又在调戏他。

    盛灵渊把盘碟放下,就感觉身后一团火似的热源逼近,刚一回头,宣玑就伸手撑住餐桌边,把他困在其中:“那陛下,我是什么味的?”

    当代各种洗涤剂里的香精存在感太高,早就把身体的气息盖过去了,他忽地凑近,两个人身上相同的洗发水和洗衣液的味道立刻缠绕在一起,被宣玑一句话点出来,越发显得难舍难分。

    宣玑脸上的血色还没褪下去,目光顺着洗发水的味道攀附而上,落在盛灵渊的头发上,像饿了一宿的人盯住了早饭:“既然这么明察秋毫,您让我伺候洗头发的时候,是考验我定力吗?”

    盛灵渊:“……”

    “当心。”宣玑把一碗粥放在他旁边,彬彬有礼地后退一步,“谦虚”地说,“今天睡过头了,随便做一点,比不上度陵宫的膳房,委屈陛下了。”

    说完,他打了个指响,几枚硬币稳稳当当地托着灶台上高高叠起的小蒸笼上了桌,每个蒸笼都只有巴掌大,里面放一对小点心,有甜有咸,摆布了一桌,宣玑拿出手机,拍了张带滤镜的生活照,风光得意地发了朋友圈,坐等别人问他为啥做俩人的早饭。

    可惜没能如愿。

    同事们都知道他家有剑灵,圈外的普通朋友则要么问他是不是发财了,要么问他是不是去厨师学校进修了,还有人酸溜溜地表示公务员虽然赚不到一壶醋钱,但胜在稳定清闲,还有时间自己做早饭,真是没出息得让人羡慕。

    每天为生计奔波,大家都很实际,秀得太隐晦,没人领会精神。

    这时,总调度办公室电话打了进来,肖征说:“有一起紧急事故,风神一已经出发了,你带几个善后科的人处理一下,跟失踪的玉婆婆有关,航线在申请,你先过去,再回局里见老局长。”

    “咱们目的地叫‘清平镇’,当地常住人口大概一万多,”善后科的专机上,平倩如说,“是玉婆婆老宅所在地,名字也是她改的——活得长嘛——当地人都以为她是一个家族,而且每一代人都长得一模一样,把她当活神仙供着,她还有自己的祠堂,算是当地一个景点,据说挺灵验的。”

    正随口给研究生讲古的盛灵渊听了这么一句,抬头看过来。

    他在位期间,除了财神、门神等旧俗外,严禁百姓供奉神像,特别是生祠,一经发现,以谋反论处。

    “这个玉婆婆什么来历?”

    “据说在最后一任清平司里待过,”宣玑回忆片刻,“我要是没记错,取消清平司大概是七百年前的事。那时候的‘特能’的出生率已经很低了,正赶上赤渊平静了很久,异常能量事件很少……或者就算发生了,中央也不知道,当年咨询不发达嘛。后来帝都的清平司就变成个闲差,养了一帮尸位素餐的贵族子弟,真妖……真特能很少,那些特能平时就放个通心草在衙门值班,自己出门逍遥,几年也不见个人影,一边白拿工资,一边在民间当‘大师’,所以有一次政治斗争引发了吏治改革,把这个干吃饷不干活的部门裁撤了……小杨,别记了,这不是考研考点,瞎写扣分。”

    杨潮冲他傻笑:“主任,虽然复习挺累的,但我心里突然充满了乐观,有种这次肯定能考上的预感。”

    杨潮不知道是个什么体质,特别容易被外来情绪影响,宣玑记得古代的羊也没这种毛病,不知道他祖上混了什么血,但……

    他看了盛灵渊一眼,不知道那句“复习挺累的”,到底是杨潮自己的感觉,还是也是被影响的。

    “那这样说来,她怎么也七百多岁了,”这时,盛灵渊似有意似无意地岔开话题,“我听说除了她以外,同侪都已经作古,所以此人除了知法犯法,让人供奉她的生词之外,特别在什么地方?”

    宣玑摇摇头。

    赤渊熄灭以后,灵气与魔气都十分稀薄,如果是个大妖,七百年来,他应该会有感觉。

    “那个木偶当时不是建议玉婆婆回老宅么?附近的分局同事突袭搜查了她老宅所在的清平镇,没堵到人,但是发现祠堂里的女神像没了。”平倩如把笔记本屏幕转过来,“这是风神一的同事发回来的照片。”

    祠堂维护得很好,看得出来应该是定时修缮的,比不少国家保护的古迹都光鲜……太光鲜了,隐约冒着一层妖异的诡气。案前还有没来得及打扫的香烛,看来香火颇为旺盛,上面供奉的神像却只剩下一个空荡荡的石托。

    罗翠翠探头问:“老大,这是传说中的信仰之力能让人长寿吗?”

    “不能!”不等宣玑回话,电脑里就传来个大嗓门——平倩如的电脑连着在线语音电话,先赶到的王泽说:“那现在你们到处传的表情包本人还不得寿与天齐?要我看,这老婆子不定使了什么禁术。”

    “等等,”宣玑感觉王泽的背景音很嘈杂,那锦鲤好像在一个人很多的地方,旁边各种七嘴八舌,“怎么这么吵?我说老王,你们不会又忘了疏散群众,才让我们过去擦屁股的吧?”

    “你听见了?你也能听见是不是!”王泽激动地直嚷,冲旁边的小弟喊,“我说什么来着!”

    宣玑:“嗯?”

    “我也想疏啊!”王泽欲哭无泪,“可这帮‘群众’请不动啊!我说宣主任,你们能快点飞吗,我们水系阳气不足,真的很怕这种场面啊,急需能辟邪镇宅的。”

    宣玑:“什么情况?”

    “见鬼了!”

    王泽话音刚落,一个声音就几乎擦着他耳根过去,像突然钻进人耳廓里的蚊子,听不清内容,只有“嗡”一声,他浑身鸡皮疙瘩爆炸,一蹦三尺高:“哪呢?哪呢!”

    “能量检测仪没反应,”旁边张昭困惑地说,“老大,不会就是蚊子吧。”

    “扯淡!”清平镇比永安还靠北,这会气温早就降到冰点以下,河里的冰上已经能站人了,王泽裹着个乌龟壳似的羽绒服,“老子都快冻死了,什么蚊子还能跟轰炸机似的!”

    整个祠堂区域都被隔离了,风神一带着一帮当地外勤,像趟地雷一样,拿着能量反应器在附近搜索。

    当年建祠堂的人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把它立在一片坟地旁边。这里比较偏远,火葬最近几年才严格起来,前十几年还都是棺椁一包,下葬祖坟。

    正赶上十月初一,民间流行给亡者烧“寒衣”——一般是彩纸,也有糊成衣服的,跟冥币一起烧。

    镇上来烧纸的村民一早就觉得氛围不对,随行的小孩一直在哭,说“人太多,害怕”。

    接着,更诡异的事发生了。近些年有点条件的都会给过世的家人立一块墓碑,碑上一般都有黑白的遗照。烧完纸,那些遗照上的人像突然变了色——黑白的衣服花红柳绿起来,还有一张遗照上的老头胸前多了朵大花,正是家人烧的纸衣服上糊的!

    死老头新郎官似的从石碑里张望,黑白的脸上似乎还挂起了喜庆的微笑。

    村民们当场吓尿了几位,屁滚尿流地跑到祠堂,这才发现,神像也不见了。

    “倩如,”视频电话里,谷月汐的声音传来,“你们先在网上看一看,帖子不要紧,别有照片或者视频流出去就行……唉,话说回来,老大,我感觉这地方的信号格外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