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门“呼”地一下掀开, 跟从阳台窗户里钻进来的风汇聚成了一线, 呼啸着穿堂而过,茶几上几个头重脚轻的空杯子纷纷倒下,方才翻开的菜谱也翻了个跟头, 打开到了自制蛋黄酥的那一篇。

    盛灵渊披在身上的外衣从一边滑了下去,他还没来得及回过头去, 一只手就倏地越过他肩膀,一言不发地拽上了窗户,一声巨响, 门窗同时卡死,嚣张的穿堂风从这边掐了头、又从那边去了尾, 戛然而止,一根原来插在花瓶里的红色羽毛在屋里飞了一阵, 打着旋地飘悠落下, 正好飘落到宣玑肩膀上。

    所谓“朱雀神鸟”,也是鸟雀的一种,有翼种族天生容易沉迷色相, 因此自己也生的形容艳丽, 尤其是眉心的族徽浮起来的时候,那双眉目几乎能摄人心魄。

    等等,眉心的族徽?

    妖族里,只有血统纯粹的大妖才有族徽,也不是天天挂在脑门上顶着,只有遇到危险或者情绪波动大的时候才会露出来。

    盛灵渊:“怎么了?”

    出去取个外卖, 谁又给他招得炸毛了?

    宣玑面沉似水地把外卖往阳台小桌上一放,手上动作却很轻柔,拉起盛灵渊滑下一半的外衣,轻轻搭好:“我有话要跟你说。”

    盛灵渊:“嗯?”

    宣玑风风火火地冲上楼,可是一对上他的目光,心里的火气突然就消散了。

    盛灵渊看人的时候,眼睛不会睁特别大,但也不会让眼皮“遮瞳”,让人有种他眼里刚好够装一个自己的感觉,他的眼神从来不飘,天然带着温暖的笑意,让人有种错觉,好像自己不管说什么、做什么,是个什么样的垃圾,都能从他这里得到无条件的支持和包容。

    这种美好的错觉会一直持续到陛下图穷匕见的一刻。

    有多少深夜里瑟瑟发抖的人,就有多少愿意为了这眼神赴汤蹈火的人。

    宣玑凝视了他好一会,心跳放缓,五味上浮。

    这人活生生地站在他面前了,他还求什么呢?人的贪念真像荒草,野火一把烧尽,风来又蔓蔓发芽。宣玑自嘲地发现,自己先前还想着,“只要他看我一眼就好”,没好完,转脸又不满足。

    “我这是要干什么?”宣玑心想,“鬼迷心窍。”

    盛灵渊看见他眉心的族徽缓缓淡去,好像做错了什么事似的,一偏头躲开自己的视线:“没……就是那什么,我这……那个楼层高,没事别在窗口吹西北风。”

    当年一直是灵渊在照顾自己,殚精竭虑的,现在也该轮到他照顾灵渊了。

    这就够了,要知足。

    他明明恨极了那些逼迫过灵渊的人,又怎么可以变得跟他们一样面目可憎?

    “饭有点凉了,我去过一下火。”宣玑说着,匆忙地拎起外卖袋,转身要往厨房走,走两步又想起什么,从袋里掏出一杯奶茶,“对了,这个你还喝得惯是不是,我点了没有糖……”

    盛灵渊却没接,越过奶茶杯,他捏住了宣玑的手腕,手指有意无意地在那凸出的腕骨上摩挲着,他压着宣玑的手,从身后环抱过来,感觉怀里的人僵成了实心的木头。

    唉,眉间族徽又要跳出来了吧?

    宣玑:“……”

    知足个球,这日子没法过了!

    盛灵渊轻轻地在他耳边说:“别怕我。”

    宣玑猛地回身,把盛灵渊一推,抵在阳台的落地窗上。

    然而当他与盛灵渊的嘴唇只有一指之隔时,他强行屏住了自己颤抖的呼吸,逼着自己停下,不再靠近。

    “灵渊,”他闭了闭眼,把声音压得很低,“你知道……我对你是什么意思,嗯?你都看见了。”

    这话一出口,宣玑绷得紧紧的肌肉就渐渐松弛下来。

    说出来好像也没什么难的。

    宣玑有一刹那,依稀找回了年少时的感觉,那时他什么话都敢对盛灵渊说,蠢话、任性话、不讲理的话,灵渊永远不会嫌他,所以他有充足的底气。大不了吵一架,反正吵完过一会就好了,没人能记住方才为什么吵。

    “我不识趣,对你有‘不伦不义’的妄想,这是我的错。但……呵,”宣玑低低地笑了一声,又退开了半寸,“这么多年了,什么慢性病也不影响日常生活了,这点妄想更不算什么,你不用在意。只是能不能避免一些招我犯病的动作?比如……”

    他的话终止在盛灵渊落在他嘴唇上的轻轻一啄里。

    盛灵渊:“这样?”

    大魔头杀人不见血的手顺着他的脊背上滑,捏着他的后颈,压了过来:“还是这样?”

    他的声音消失在交融的唇齿间,这一次陛下温柔耐心极了,再也没有那种会让人有不同解读的暴躁。

    什么叫灵魂都在战栗,宣玑以前觉得是修辞,现在信了,真有这么回事。他胸口像是中了一支毒箭,毒素沿着心脉一路扩入全身,特殊的麻让他一时失了控,仿佛这身体是个借来的壳,能刀枪不入,不知痛痒。

    塑料的奶茶杯禁不起那这“刀枪不入”的神握力,“啪”一下被他捏炸了,溅得到处都是,宣玑这才回过神来,撤退半步:“你……”

    “我说错话了。”盛灵渊先他一步开口,微微一顿,盛灵渊像个酩酊大醉的人,不辨南北,腿却记得回家的路——他先前权衡着,叫不出口的称呼就轻车熟路地滑了出来,“小鸡,灵渊哥哥说错话了,不要生我气,好不好?”

    他俩小时候,吵架是家常便饭,那会谁也不会关上自己的思绪,脑子里想什么对方都知道,吵起来比开口对喷有效率多了,都是因为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暴风骤雨一阵过去,很快又会被凶险的外界打断,自然而然地开始互相担惊受怕和互相安慰。后来随着年龄渐长,事情开始便得复杂了一点。“成熟”了一点的男孩子们学会了冷战——冷战基本都是盛灵渊先发起的,因为剑灵有心无力,战不好。

    等剑灵也熟练掌握屏蔽思绪的时候,盛灵渊已经真的成熟了,不怎么跟他吵了,及至后来离开东川,人皇的冠冕把他的心撑开到一天一地那么大,日常琐事就只能激起温柔的涟漪,不再那么容易起波澜了。

    偶尔拌嘴,还没来得及起火,就会因为这么一句“灵渊哥哥说错话了”,无疾而终。

    宣玑愣了许久,脑子里一时闹哄哄的,又一时什么声音都没有,直到他发现自己身体好像起了一些……不大常见的变化。

    这回眉心的族徽是真的跳出来了,宣玑“唔”地胡乱应了一声,迅速弯下腰,假装收拾奶茶。

    火焰色的族徽好像比平时红,并大有一路从脸蔓延到脖子上的意思。宣玑从小桌上拽了一把纸巾擦地,擦一半,雪白的纸巾又不知道招来了他什么糟糕的联想,整个人快喷气了。

    宣玑觊觎盛灵渊的时候,都是精神层面的——毕竟那会他也只有精神。突然一下落到“地面”上,宣玑就像头一次把油门踩过了的新司机,恨不能把脚长在刹车上。

    他在行将爆炸的窘迫里小心翼翼地看了盛灵渊一眼,心虚地想:“没发现吧?”

    结果看见盛灵渊靠在窗户上,舔了一下手指上沾的奶茶。

    宣玑:“……”

    这老鬼是不是故意的!

    盛灵渊:“你不是说没放糖吗?”

    宣玑:“……”

    他就是!

    盛灵渊笑了起来,抽了张纸巾,宣玑本以为他要擦手,却见他抹过窗棂上飞溅的奶渍,然后半跪下来。

    “别……灵渊,陛下!”宣玑一惊,嘴里称呼都乱了套,“你别碰这个,放着我……”

    “我退位多年,”盛灵渊轻轻地打断他,“早不是皇帝了,给我一点时间。”

    他曾经想,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就算粉身碎骨,他也会保住他的小剑灵。

    现在这个机会真的从天而降。

    别说是平赤渊,就算是天地崩,他也愿意去扛一次。

    不过两分钟以后,准备平赤渊的陛下还是被请走了。

    “您还是移驾吧,等等,换双拖鞋……地没擦完还得擦你。”

    陛下虽然退位多年,确实是需要一点时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