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张昭没来得及, 他才刚一抬脚, 公路地下就传来一阵让人牙酸的“喀嚓”声,接着,有个庞然大物从地缝里钻了出来, 不等人看清,腥气已经扑面而来。

    那居然是一条直径差不多有一米的大蛇, 拦腰咬向张昭。

    “小心!”一个反应很快的外勤一挥手,路边山岩上一块大石头应声飞了下来,抽向大蛇的脸, 把它砸偏了头。

    张昭连蹦带跳地躲开:“差点壮烈了,燕队你……燕队!”

    可这么一会的功夫, 燕秋山就像脚下生风,已经没影了。

    燕秋山确实踩了“风火轮”, 他滚开之后爬起来, 那双看似又破又土的胶鞋底下冒出了两排滚轮。

    滚轮是特制合金的,非常适合用金属系特能催动,巅峰速度差不多能达到每小时四十公里, 跟一台小机车差不多了。

    燕秋山捂住肋下伤口, 就算是金属系特能的体质格外抗揍耐打,他也才刚刚能下床活动,这么一会,他额头上已经布满了冷汗。

    燕秋山十年外勤生涯,后来又一直游走在通缉犯和各路危险人物中间,熟悉各种套路。

    要杀他, 第一步就要先把保护他的特能调开。这不难,只要选一个人来人往的地方,投下一些外形恐怖、无差别攻击的东西就行——高速公路如同动脉,南来北往的车川流不息,突发路障,途径的社会车辆都被迫急刹,外勤们来不及有任何动作,大蛇和变异树已经暴露在所有人视野之内。

    “被吓住的群众一定会恐慌。” 燕秋山思路清晰地想,他撸下外套上的金属扣,扣在手掌里飞快地搓揉几下,金属在他手掌中融化后重新凝聚成极薄的扁片,严丝合缝地裹在他的各处伤口上,像一套量身定制的铠甲。

    正好有个拉了一车老头老太的旅游大巴也在后面停了下来,车上探出十几颗脑袋,跟大蛇面面相觑。

    大蛇张开血盆大口,脑袋们也跟着做了同一个动作。

    大蛇一口咬了下去,脑袋们齐声爆出惊天动地的嚎叫。

    慌乱之下,旁边的城主有的抱头鼠窜,有的跳上自己的车,强行掉头,=打算在高速上逆行。一辆小轿车和一辆商务车在打转的时候怼在了一起,又被一辆转向不灵敏的大货用屁股拱了出去。

    人声、车的警报声……

    “现场会乱得不可收拾。”

    燕秋山知道自己这会的身体状态绝对跑不远,脚下的金属轮也快不过真正的汽车机车,他于是纵身跳过公路两边的护栏,往山区里滑去。

    而按规定,异控局外勤必须对无辜路人的伤亡负全责,他们第一反应一定是试图控制现场、疏散群众,尽可能地把伤亡降到最低。这时候,他身边不管围着几支外勤小队,都会被绊住。

    张昭情急之下按了暂停一秒,几个外勤同时落在旅游大巴旁边,用手把车推开了。

    大蛇一口咬空,愤怒地打起挺来,这时,谷月汐用透视眼穿过大蛇的脑袋,发现那并不是一条真蛇,里头的骨架明显是人造的金属框架,没有血肉,外面包着拼接的蛇皮,它喉咙里有什么东西在闪。

    “那是……小心!”

    她话音刚落,就见大蛇猛地立了起来,张大了嘴,带着腥味的浓雾从它嘴里喷了出来。

    这附近正好阴天,没有风,空气湿度很高,就像个天然的吸雾器,从大蛇嘴里喷出来的雾仿佛是活的,自动裹挟起周围的尘土与水汽,旋风似的朝公路“喷”了出去,一路翻滚蔓延,四下能见度迅速降低。

    雾里不知道有什么东西,车上的雾灯居然穿不透,只能打出几寸长的微光。而这段路属于高速,车速基本都在每小时百公里以上!

    “打电话联系交管部门,马上封路!”

    “我看不见你们了!月汐!到底有几条蛇,我怎么觉得群魔乱舞的?”

    越来越高的变异树伸出鞭子似的树藤,漫无目的地四处乱砸,离大蛇最近的几个外勤好像掉进了奶油浓汤里,只能靠声音左躲右闪,此时,除了透视眼,已经没有人能看清周围的东西了。

    谷月汐一时进退维谷,也不知道自己是应该跑去追燕秋山,还是应该留下处理现场。

    燕秋山知道,他能做的,除了立刻跟同伴分开,就是尽可能地往远处跑,才能分散外勤们的压力。

    机车的引擎声响起,几条人影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朝落单的燕秋山追了上来。这一段路地处山区,周围各种崎岖的山路和隐蔽的林子。来截杀他的人选的位置很有技巧,这种地理条件,异控局的直升机来了都没地方降落。

    不过……他也正希望能避开人。

    燕秋山转身钻进密林里,干枯的树枝在他裸/露的脸和脖子上刮出了一道一道的血痕,也阻挡了机车手的路。

    然而燕秋山还没来得及松口气,他脚下的地面开始裂缝,又有两条人造的大蛇钻出来,穷追不舍。

    因为事先得到预警,平州市的异控局分局立刻派人支援,收到高速公路紧急警报的时候已经在路上。

    同时,肖征点了一队外勤精英,直接从总部调了架直升机,巨大的螺旋桨才刚把他们吊起来,两道人影就闪电似的劈了过来,差点把直升机坠得一侧歪。

    紧张的外勤当场端了枪,就听熟悉的声音说:“搭一程……我呲……”

    宣玑像上个世纪扒绿皮车一样,扒上了直升机——陛下就不太肯做这么不雅的动作,脚尖在他肩膀轻巧得一借力,不客气地把他当了个人形的马鞍,宣玑一口气差点没上来,习惯性地要冒一声略带粗话性质的“语气词”,话到嘴边,看见陛下优美的侧脸,愣是又自己憋回去了。

    万恶的旧社会!万恶的剥削阶……行吧,某个人除外,踩就踩了。

    肖征方才还从手机“直播”里看见他俩在禁闭室,转眼人到了眼前,简直怀疑这两位是假冒的,看了看手机,又看了看宣玑:“你……”

    “缩地术!”宣玑呲牙咧嘴地冲他挤了挤眼,“厉害吧?”

    肖征在巨大的噪音里嚷嚷:“这么牛逼,你俩怎么不把地球卷吧卷吧,直接缩到平州去!”

    “缩地术有限制啊,”宣玑往后一仰,躲开了他的唾沫星子,一耸肩,“时空牢不可破,术法都只能小范围操作,超过百里会把自己烤糊的,肖主任,你入职满分怎么考的?”

    盛灵渊视线落在肖征身上,带着淡淡的无奈,肖征感觉他的目光仿佛是在关爱缺乏常识的智障儿童。

    肖征:“……”

    他发现姓宣的搅屎棍一混蛋起来,表情就跟他们家剑灵格外同步,照着长的似的!

    禁闭室里的木偶无知无觉地在一团黑雾里泄露信息,多方人马开始朝平州外的山林汇聚。

    燕秋山在异控局当“猎人”的时候,是老练的猎人,难得角色转换,他也是最狡猾的猎物。拖着伤病交加的身体,他不堪重负的肺响得像个风箱,已经拖着追杀者们在密林里玩了近两个小时的捉迷藏。

    追杀他的一共六个“人”,全都不肯亲自现身,用的木偶。其中一只木偶已经被他设陷阱摔散了。还有两条人造蛇,比较麻烦,应该是装了能量识别或者红外扫描之类的东西,不管他怎么藏,都能很快坠上来。

    燕秋山已经是强弩之末,膝盖一软,他箍在肋下的金属护甲掉了——他眼前发花,已经无法精准控制异能了。

    可他想要见的人还没有出现。

    燕秋山扶住一棵树,冰冷粗粝的树皮摩擦着他的掌心,他的心跳得快而虚浮。

    他在剧烈的耳鸣中想:“你真的……要看我死在这也不出现吗?”

    这时,耳畔有风声划过,燕秋山来不及躲,扣在他脖子上的金属护甲忽地伸出两寸,堪堪挡住了朝他射来的东西。

    燕秋山随即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甩脱金属护甲,纵身往前扑了出去,几乎同时,那被薄金属片裹住的东西,薄薄的金属片立刻被高温划开,险些燎着燕秋山的头发。

    爆破珠!

    那是一种特质的子弹,一旦遭到碰撞,会在短时间内释放大量的能量,能轻松洞穿防爆盾,专门为了对付高防御力的金属系异能做的!

    不等他站稳,“咻咻”的风声又起,燕秋山捂住自己的肋下,全屏经验和直觉躲开,与此同时,他背后“轰”的一声,一条大蛇把大树懒腰撞断,立起的头上站着个端枪的木偶,几条影子先后落在他身边,追杀者们团团围住了他!

    “肖主任,地面外勤被大雾挡住了,异常能量反应大致能锁定他们的位置,可附近没有降落条件!”

    肖征刚要说话,眼前伸过一只手,宣玑不客气地拽走了他的墨镜,架在自己鼻梁上:“咱局报销置装费吗?”

    肖征立刻想起他的翅膀:“报报报,我给你报,定制都行!”

    “有钱了不起吗?”宣玑直接拉开舱门,一跃而下,绚烂的双翼当空展开,霞光似的,在众外勤们吱哇乱叫声里,差点把直升机扫个跟头。

    盛灵渊摆手挥开一根带着火光的羽毛,羽毛飞在半空,飘忽起落,像烟花。

    他无端有种这小妖在显摆什么的感觉。

    盛灵渊身化一道黑影,乌云似的落到了宣玑的翅膀上,那翅膀上灼眼的烈火在他落上去的瞬间就温顺地熄灭了,露出翅膀的本来面貌,一对巨大的火红双翼。

    盛灵渊眼前突然闪过一双羽翼未丰的翅膀,没有这么惊心动魄,依然带着娇嫩和稚拙……那画面从他眼前一闪而过,他预感不好,强行放出神识,让天上地面海量的信息一股脑地涌进来,堵住那思绪。

    “太麻烦了。”盛灵渊伸手抵住太阳穴,一道黑雾变成长针的形状,顺着他的手指刺了进去,他不知道是疼痛上瘾,还是要以毒攻毒,用那根“长针”在太阳穴里搅着,借着明明白白的尖锐刺痛遮住脑子里的阴霾。

    这时,扫过地面的神识忽然捕捉到了一点熟悉的气息。

    盛灵渊一顿,喃喃地说:“东南十五里左右……”

    高空中高速飞行,一切声音破碎得不能再碎,唯独盛灵渊的话像一根稳稳当当的细线,投入宣玑耳朵里:“什么?”

    盛灵渊:“是你那个鲤鱼朋友……看来你猜得没错。”

    肖征说过,王泽大概只知道燕秋山今天回总部,不知道具体行程,可一大清早,王泽从他们家走的时候,说的是“我去接燕队”。

    当时宣玑以为他的意思是回总部等着燕秋山,现在看来,那黑鲤鱼说的应该是“我去接应燕队”……那么问题来了,外勤精英们都懂规矩,身在保密行动里的时候,不管是上司下属还是亲爹亲妈,都不能透露一点。

    到底是谷月汐和张昭胆大包天,向他汇报了,还是……

    某个意想不到的人事先通知了他?

    知道燕秋山具体行程的,除了他的外勤保卫,肖征和杜主任之外,当然还有燕秋山本人。但是……为什么?

    地面上,燕秋山狼狈地避开木偶的夹击,却没躲开蛇尾。

    大蛇一尾巴将他扫了出去,燕秋山重重地撞在一棵树上,差点直接晕过去。

    扳机声响起,一个木偶朝他开了枪,他无处可避,那枪里射出的爆破珠直冲他的眉心飞来。

    燕秋山的瞳孔瞬间放大,就在这时,一道白影倏地掠过,挡在了燕秋山面前,与此同时,一枚带着火光的硬币从天而降,一道水箭也从另一个方向打来,三者撞在一起。

    机车的刹车声响起,王泽一跃而下,宣玑也正好飞到他们上空。

    俩人同时怒道:“你怎么又扯我后腿!”

    燕秋山却愣愣地看着挡在他的东西——那是一个粗制滥造的橡胶娃娃。

    他嘴唇微微颤动,没能发出声音,却是“知春”的口型。

    娃娃猛地反应过来什么,一震,朝旁边的灌木丛钻去,燕秋山不顾一切地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