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征点了头, 几个外勤就把小车上的能量屏蔽器打开, 拎出了那个人形的大木偶。

    这玩意跟真人几乎是一比一,穿上衣服,从背后看不出来她不是人, 一双空洞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人,嘴角似乎还带着点若有若无的笑意。

    盛灵渊百无禁忌地接住木偶, 捧住了它的头,手指仔细地抚过木偶的头脸,描摹它的五官, 目光专注——要不是他们在阴冷的禁闭室门口,此情此景简直够得上浪漫电影的经典镜头。

    肖征打了个寒噤, 心说这口味也太重了:“那个……”

    他还没组织好语言,宣玑就突然一言不发地上前, 跟握篮球似的, 单手扣住木偶的头顶,粗暴地把它扭了一圈:“我来。”

    盛灵渊奇道:“你知道我要找什么?”

    宣玑没理他,把木偶横在地上, 摸出一枚硬币, 开始给它刮脸。

    木偶的木坯打好以后,通常要上一层粘土,遮挡木头上的坑坑洼洼,宣玑手里的硬币像把小刀,锉过的地方,黏土扑簌簌地往下落, 没一会,木偶的脸皮就秃了一半,露出底下的木坯。

    “你干什么?”肖征凑过来,“哎……等等,额头上有东西!”

    只见木偶脸上的粘土被磨掉之后,大概眉心的地方,有一行阴刻的小字,只有芝麻粒大,肖征从钥匙环上解下一个便携的放大镜,放大后,发现那些“文字”都没棱没角,统一的大圈套小圈,跟东川巫人塚里出土的咒很像。

    一个外勤凑上来问:“就是这个吗?这就是玉婆婆他们那个傀儡术的秘密?”

    “这是‘傀儡术’被黑得最惨的一次,”宣玑嘀咕了一句,“这叫‘通心草’,原版是一种咒,这是跟‘符’融合在一起的简化版。巫人咒气息……能量反应都很微弱,很难被检测出来。”

    盛灵渊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你还知道通心草?这没用的东西还没失传吗?”

    宣玑和旁边肖征等外勤人员几乎同时开口。

    宣玑:“没……”

    外勤们异口同声:“什么叫通心草?”

    宣玑:“……”

    好的,朋友们,这座舞台的拆除速度应该能破吉尼斯纪录了。

    宣玑只好强行把话音一转:“家学。”

    鲛人语、巫人咒……高山王子墓的机关,这小妖的“家学”未免也太博大精深了,盛灵渊额角跳了跳,他下意识地伸手按住太阳穴。

    肖征说:“那这不是理想的间谍工具吗?为什么没有大规模推广过。”

    “因为不安全,脱胎于巫人咒,巫人咒有对应的解咒和反咒,能量反应低,意味着使用门槛低,如果被人发现了咒文,而这个人又恰好了解巫人咒的反咒规则……”宣玑说着,硬币上跳起一个小火苗,那火苗不知道什么情况,居然纹丝不动,火苗尖端燎着木偶的坯上,削得极细的笔似的,在上面画出了一条极细的线——宣玑简直像是微米级操作,用火苗勾勾画画,在那行芝麻大的小字上添加几笔。

    “这是证物,你……”

    肖征话没说完,那木偶的眼睛倏地转了起来。

    木偶本来就长得很可怕了,又被宣玑刮成了阴阳脸,简直能直接送到游乐场里给鬼屋当道具,它诈尸一样地站了起来,一条腿,居然还挺稳当。

    外勤们集体哗然,后退一步,齐刷刷地按住腰间的各色武器。

    宣玑半跪在地上,冲他们伸出一根手指:“嘘——”

    只见那木偶“嘎吱嘎吱”地转了个身,面向一边的墙,突然“活”了起来,一举一动都仿佛真人。

    它好像在跟谁聊天,嘻嘻哈哈的,说得都是些家长里短。

    “怎么突然说话了,它……她这是跟谁聊呢?”

    “这是反咒,”宣玑说,“他们用‘咒’远程操控木偶,能让木偶跟操控人同步,操控人在后面说什么做什么,木偶就会做一样的动作。‘反咒’,就是施咒人不知道的情况下,别人让他控制过的木偶跟他重新同步。”

    肖征立刻反应过来:“也就是说,现在这个木偶的动作都是它操控人的实时转播!”

    “对,”宣玑一点头,“都散开一点,不要碰到它,让它自由活动,不然那边可能会有感觉。”

    外勤们纷纷拿出执法记录仪,开始跟拍,希望能从对话里摘出透露操控人身份的只言片语。

    宣玑故意没往盛灵渊那边看,似有意似无意地感叹了一句:“没常识也敢乱用巫人咒,自己写过的咒就像自己闯过的祸,都得收拾干净啊。”

    盛灵渊听了这句话,倏地愣住。

    宣玑知道他为什么愣,他是故意的——这句话,是当年盛灵渊亲口对他说过的。

    天魔剑刚刚能自由出鞘的时候,像出笼的鸟,迫不及待地想看清这个世界。第一次能脱离剑身的时候,虽然还不能离开剑身一尺,但整个人的视角都变了,他兴奋地围着盛灵渊打转,跟他比个头,冲他做鬼脸,数他的睫毛。

    世界本来同他隔了一个盛灵渊,突然,隔阂消失,近在眼前。他看什么都新鲜,像个初生的小牛犊,面对陌生的一切,他什么都不怕,满心只有活泼的跃跃欲试。

    天魔剑一度以为自己是天生的英雄性情,然而现在,宣玑回想起来,其实是因为怯懦往往来自于大大小小的创伤,而天魔剑灵在少年天子的脊背里十几年,被少年用单薄的脊背保护得密不透风,因此一出世,就自带铜皮铁骨。

    而灵渊也从来不是让他完全地与世隔绝,从少年时代开始,他就有意教剑灵怎样说话、怎样同人打交道,常常豁出自己让他锻炼——跟别人说话的时候,让天魔剑来,天魔剑说一句,他学一句,自己不打断。刚开始学习怎么跟人打交道,说错话难免,灵渊就会用自己的语气和其他肢体语言找补一点,或者事后想办法圆回来,同时教他观察各色人的各种反应。

    那时候,灵渊还不知道自己是天魔身,因为那场献祭发生的时候,他太小了,还不懂事,陈太后和丹离都告诉他,他记忆中那场可怕的献祭是因为中了妖毒,为了救他牺牲了八十多位高手的性命,所以殿下一定不能辜负天下之望。

    母亲与老师都是他最信任的人,他少年时对此深信不疑。他还以为自己也会像凡人一样,有生老病死,长不过百年身。但剑灵不同,剑灵长得太慢了,整整十六年才出鞘,以后,大概又要百年、千年才能凝成实体,生命漫长得凡人无法想象。盛灵渊觉得自己这一生大概是看不到他了,那么等他百年以后,这小剑灵怎么办呢?

    灵渊是个习惯于深思远虑的人,他小心翼翼的、像捏陶土一样,一点一点引导着天魔剑,让他长成自己可望不可即的样子——快乐、无畏、肆意、永远心怀希望。

    但他后来发现,宠过了头,天魔剑有点太跳脱了。

    剑出鞘、少年天子离开东川,刚开始,对于天魔剑来说,就像是迎来了一场盛大的游戏,他对混战的乱世毫无感觉,就知道好玩。

    于是很快,教训来了。

    天魔剑在东川的时候,看书就困,巫人语和咒文都跟着学了一些,但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只捡好玩的记,这其中,“通心草”就是个非常理想的“玩具”。

    他像学步的小孩一样学会控制自己的剑身,渐渐的,可以做一些简单的动作,第一个成功的,就是巫人族的“通心草”,没什么门槛,只要记得住那些繁复的巫人文字,不要刻错了就行。

    天魔剑发现,他刻的通心草居然能按自己的心意说话蹦跶,如获至宝,一时玩得不亦乐乎——上树追鸟,烧丹离的竹简书,趁灵渊睡着的时候指挥小人编他的头发,往阿洛津的饭菜里倒一堆盐……

    巫人咒那些枯燥的原理、让人看着眼晕的解、反和变形,他一概没有兴趣。

    结果那次途中遇到妖族飞骑兵截杀,他们连夜拔营,混乱中,天魔剑把自己的通心草小人遗落了,到了新营地想起这码事,却发现无论如何也催动不了小人了。他当时还以为是因为自己是个半吊子,距离太远,也没往心里去。

    没想到通心草小人被敌军捡走,妖族飞骑兵有个精通各族语言的军师,利用通心草反咒探听到了天魔剑对盛灵渊说的话,推导出了他们的隐藏地。

    铺天盖地的妖族飞骑兵杀来的时候,还是熊孩子心性的天魔剑吓得不知怎么办好。

    那是灵渊第一次让他出锋见血,第一次让他知道,他一个疏忽闯下的祸,是要赔上将士们的血和命的,东川外没有游戏,每一场角逐都是你死我活。

    后来援兵很快来了,把那支冒进的飞骑兵一举绞杀。灵渊让人从敌人的尸体身上搜到了那枚通心草小人,当着他的面烧了,一边轻柔地擦干净剑身上的血,一边数落他:“没常识也敢乱用巫人咒,自己写过的咒就像自己闯过的祸,都得收拾干净啊。”

    现在回想起来,那一次援军来得也太快了,与其说是陷阱,不如说是早埋伏好了,黄雀在后——以盛灵渊的仔细,原本也不该任凭他出这种纰漏,那个通心草小人根本就是他故意布置的。

    此后天魔剑经历过的每一场战役,盛灵渊都会多少让他参与,年幼时的天魔剑以为自己在帮忙,保护欲爆棚,现在想来,早年间的经历完全是按照难易顺序来的,是灵渊精心安排的训练,既能让他知道什么叫“责任”,飞快地成长,又不至于伤害他的信心。

    宣玑缓缓地站起来,隔着几步,看向盛灵渊:“你说对吧?”

    你亲自写的“教案”,亲口说过的话……还记得吗?

    盛灵渊却晃了一下,后背抵在了墙上。

    宣玑一惊,连忙去扶:“你……”

    盛灵渊倏地避开了他的手。

    那小妖是朱雀骨生的灵,身上沾着熟悉的味道,在阴冷的禁闭室门口,那气息几乎带有侵略性,让他心里总是闪过一些不该回想的事。

    木偶女自顾自地说话,周围人蹑手蹑脚的衣料摩擦声,冰冷的墙面和真实的头疼……

    “有一得必有一失,”盛灵渊抽了口气,勉强挤出个微笑,朝一步以外手足无措的宣玑摆摆手,“拜你……和你家先祖所赐,不过反正这躯壳能找回来已是我没想到的,欠你族一个人情……其他的……你们叫什么?副作用……不打紧。”

    宣玑一愣——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一得一失”?

    他发现盛灵渊一方面记得天魔剑,一方面又对自己种种或有意、或无意露出的“破绽”视若不见,宣玑一开始以为那是因为天魔剑在他心里毫无分量。

    可……分明不是的。

    为什么他不多追问一句?

    盛灵渊是被阴沉祭文唤醒的,他一直把这当做“惊扰”,只想躺回赤渊伸出入土为安,宣玑直觉,他说的“找回躯壳”不是指“活过来”这件事。

    找回躯壳是找回什么?

    他最后为什么会从赤渊上一跃而下?

    还不等他追问,那木偶突然停止了说笑,恭恭敬敬地站了起来:“婆婆。”

    一时间,所有人都是一震。

    那木偶停顿了一会,应该是在听别人说话,然后它似乎吃了一惊:“燕秋山今天就回永安?俞阳那个姓杜的母海龟小心得很,我们一直插不进手去。消息来源准吗?”

    燕秋山回永安是肖征亲自批的,听到这,他脸色一变。

    木偶停顿了更长时间:“明白,不能让他活着回来,您放心。您先回老宅避一避风头,交给我们来解决。”

    “留两个人,随时收集木偶透露的信息,其他人跟我走!”肖征一跃而起,“联系王泽,还有距离燕队他们最近的分局外勤,让他们先去接应……可恶,到底是哪个环节泄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