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族。”盛灵渊低笑了一声, 火舌趁机朝他扑过来, 一下冲散了他周身的黑雾。

    宣玑:“笑什么笑,你当心点!”

    盛灵渊一抬袖子,用臂膀挡住怀里的婴儿, 烈火于是在他手背上留下了一道触目惊心的烧伤。

    他看也没看那伤口一眼,猛地掀开棺材盖, 一身火星随着他从密道里喷了出来,燎着了棺材里的尸体。

    陈太后发出一声嘶哑的惨叫,想扑上去, 又被几个侍卫联手按下。

    盛灵渊弹走身上的火星,垂目看着和棺材一起烧起来的尸体:“敢问母后, 人族高贵在什么地方了?”

    宣玑一愣,下意识地去看盛灵渊带来的那些侍卫, 不知道这些侍卫是有多心腹, 听了这么大逆不道的话,一个个也全是无动于衷的样子。

    等等……不对。

    宣玑忍不住又多看了一眼,忽然发现, 这些侍卫们或多或少都有些非人的血统。

    他心里一动, 隐约明白了什么。

    “等烧完,就把宁王的骨灰收拾好,入土为安,不得不敬。”婴儿的哭声回响在诡异的灵堂,盛灵渊把那小东西从头到尾检查一遍,见没什么实质的伤害, 便一只手揽在胳膊上,任他哭,也不哄,“他活得没尊严没自由,别让他死都不得安宁。”

    “他是我的儿子!他是我的!”

    “他是你生的,”盛灵渊居高临下地瞥了陈太后一眼,“不是你的。”

    冰殿终年不见光,阴森极了,烧着的棺材烤出了水汽,那水汽氤氲地落在人皇的脸上,将他的脸渲染成近乎于死者的苍白颜色,他的笑容里带着妖异的残酷:“母后,您真当宁王……只是儿子吗?”

    陈太后瞪向他:“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他活着的时候,您一天要召见好几次,一日见不到人就大发雷霆,现在人没了,您又叫人把棺材偷出来,放在自己寝殿的冰窖里,怎么,见不得他和我嫂子合葬吗?”

    “你皇嫂活得好好的,唯……是被巫人余孽迷惑!”

    “您说宁王府里那位啊,我倒忘了,冒犯,母后勿怪,我总想不起来那位,有时候恍惚见了,还以为她是您照着自己的模样削的木偶呢。”盛灵渊注视着她的目光像某种冷血的毒物,“我还听说,我哥和先帝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您藏棺于此,这算什么,生不能同居,死定要同穴么?”

    陈太后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他说得是什么混账话,狼狈又难以置信的目光射向他:“你说什么?你这猪狗不如的东西,你……”

    盛灵渊大笑起来。

    那笑一时让宣玑不寒而栗,但凡还有一点人性的人,都不会发出这种笑声。

    他在几步以外呆呆地凝视着那个人,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盛灵渊。

    “人族当然高贵,”陈太后直不起腰,然而就着这样被羞辱的姿势,她的表情居然还能很高傲,“我们是这世上,唯一不靠什么,就能自然生长壮大的种族,那些妖要靠先天血脉、要靠天材地宝修炼,巫人族的懦夫们躲在山川庇护下。只有人族,山川日月、万物性灵,皆不能入七窍。但我人族有逆天修行的高手,有因势利导的符文,甚至那些开荒种地的乡野村夫,也是凭自己的双手活着!如今大陆上灵气枯竭,那些赖此以为生的劣种本就该灭,人族就是天地诸神之选。不是我们觊觎赤渊的魔气,九州混战也并非我族挑起!”

    陈太后作为一个前任女政治家,虽然现在看来疯疯癫癫的,即兴演讲的基本功也没丢下,听前半段,宣玑几乎被她带跑了,差点跟着点头,直到最后一句,才有点觉得她胡扯——九州混战是平帝挑起的,众所周知,人族自己都这么承认,要不,他死后怎么会得那么个倒霉谥号?

    虽然不是“幽”“厉”之类的著名昏君号,但考虑到继位的是他儿子,在“子不言父过”的大背景下,谥号里放一个暧昧不明的“平”字,基本等于“你懂的”。

    “你那下贱的生母,放着妖族公主不做,潜入先帝宫中,祸乱朝纲,欺君魅主,挑唆两族矛盾,这样,那些妖族就能名正言顺地越过赤渊!” 陈太后一嗓子几乎要震碎殿内冰块,“放开我!你们这些杂种!知道他为什么想保你们吗?因为他自己也是个杂种!”

    盛灵渊朝一个侍卫招了招手,把怀里的小婴儿塞给他,嫌弃道:“别叫他哭了,这还没完了。”

    说完,他走到陈太后面前,朝旁边的几个侍卫摆摆手,示意他们退下。

    然后他半跪下来,扶起狼狈地伏在地上的女人,柔声问:“我生母不是母后您么?”

    “你也配!”陈太后啐了他一口,盛灵渊一侧头躲开,神色冷了下来。

    陈太后狠狠地瞪着他,似乎要用目光剜他的肉:“你是那妖女用妖法放入我腹中的孽种!你一出生我就知道,你同那母妖一模一样!”

    宣玑:“……”

    还有这种操作!

    “你本就是天生的杂种,后来又被炼制成魔……可笑啊,那些人还说什么你心智大变,是被那魔剑影响,这不就是你的本性么?那些冲你顶礼膜拜的文武百官,要是知道你出身的秘密……”

    盛灵渊抬起一只手,陈太后的话音陡然止住,一瞬间,就连疯女人也在天魔凑近的气息下瑟瑟发抖。

    然而盛灵渊只是扶正了她碰歪的簪,又仔细地将她一缕花白长发挽到耳后:“母后,您怎么说起胡话来了?”

    他像小儿子撒娇似的,凑近她耳边,耳语道:“母后,世间男子多可悲,因为孩子出生的时候,都不肯把生父的名字写在头上,一不小心就认错了,可女人就不一样了,是不是自己的孩子,孩子的父亲是谁,女人们都心知肚明——既然你说我是被强塞给你的,你当年为何不说,为何要把我生下来?堂堂帝后,就算败家亡国了,难不成还会沦为借腹生子的工具吗?”

    陈皇后微微一哽。

    “因为那个孩子,本来就是你偷来的。”盛灵渊笑了起来,“我这里也有个故事,母后,你要不要听听看?”

    他手指尖带着黑雾,若有若无地扫过陈太后的皮肤,没有伤她,陈皇后却好像被毒蛇的信扫着,不由自主地战栗着。

    “当年,妖都地震,灵气枯竭,大批妖族被迫外逃,妖王动了吞并人族的心。他有个妹妹,同父异母,因母族高贵,一直备受宠爱,这个被宠坏的公主同样野心勃勃,而且非常自以为是、不知轻重。受妖王蛊惑,力挺他登上王位后,又亲自潜入人族。纵情声色之余,她还把人族贵族们玩弄于掌中,成功挑起战火,逼迫神鸟一族施放赤渊火。”

    “她得意极了,觉得自己智计无双。”

    “可是这个愚蠢的女人没想到,妖王恨她,因为从小就活在她的阴影下。妖王也比她想象得还要贪婪,他想要的不单单只有天下,还有赤渊下封存的神魔之力。为了这个,他居然借机诛灭神鸟全族……也就是公主的母族。公主这才发现,自己筹谋一场,原来是场笑话。”

    “于是她将自己奉为牺牲,以身上的一半朱雀血,写下朱雀一族的禁术,大阴沉祭,将神鸟灭族之怨怒引入人族的朱雀神像里。那千万人膜拜过的神像本就有灵,落地成魔,为灭赤渊之火而生。可惜,大阴沉祭出了岔子。”

    “人族与妖族互不通婚,即便通婚也极不易有子嗣,所以公主没想到,自己肚子里居然有了个累赘,不知道怎么想的,可能是没别的胎好投,死皮赖脸,非要留在她身上。因为这个累赘,她拼了命的大阴沉祭差一点没成,只得到了一个没有面孔、没有力量、也见不得光的残品。”

    “怎么有这样的累赘啊,像是专程来克她,专程和她作对一样。世上万般命数,悉数与她相害,她修为全废、面目全非,恨不能把它剖出来生吃了。”盛灵渊古怪地笑了一下,“可是大妖子嗣不易,为了种族延续,母体天性护子。她难违天性,试了几次无法下手,那不如……干脆给它安排个好‘差事’,于是悄悄放出了那个预言……那个成为人族救命稻草似的预言,弥留之际,故意把奄奄一息的自己留给了流亡的母后您。”

    “母后当年身怀父皇的遗腹子,可惜年纪太大了,乍逢噩耗,一不小心,那孩子没了,所以您听到了那个预言之后,第一时间想出了一条妙计——用秘术‘移花接木’,把女妖生剖取子,将那先天不足的胎儿转移到自己身上,然后在这偷来的孩子出生后,转头把他‘献’了出来……那八十一个傻子感佩于您大义无私,恨不能肝脑涂地,于是慷慨赴死,把一个不人不妖的废物炼成了……你盛家的最利的剑。”

    陈太后发起抖来。

    “可是母后啊,您还记得自己生剖女妖取子时,她脸上的表情么?她是不是笑了?”盛灵渊几不可闻地在她耳边说,“因为您上当啦。还有,您不想想,自己的孩子是怎么巧,刚好那时候没么?”

    陈太后发出一生不似人声的尖叫,宁王的棺椁已经烧成了焦炭。

    “啧,你们这些自以为能掐会算的傻子。”盛灵渊一弹衣袖,站了起来,“来人,太后痛失长子,哀毁过矣,竟有癫狂之相。朕看着啊,心里实在难受得很。快请下去,好好着专人照看,别让闲杂人等打扰她。”

    这漆黑的世道里,何人能不癫狂?

    “你站住,你站住!你……唔……”侍卫应声上前,捂住了陈太后的嘴。

    盛灵渊一字一顿地说:“母后放心,儿臣定当寻访名医,觅得良药,早日还您清静。”

    陈太后忽然安静了,听懂了他的言外之意。

    “只是江山初定,诸事繁多,怕是还需要一些时日。烦请母后容我,再多许我些耐心。”

    混战结束了,但该杀的人还没杀完。

    等他足够强大,等他能一手遮天的时候——

    盛灵渊说完,冲她一躬身,转身朝着冰殿外走去:“不是说让那小崽子别哭了吗,怎么还不消停?”

    殿外是青天白日,朗朗乾坤,柳芽已是新绿,可度陵宫的雪仍像从未化开过。

    宣玑猛地晃了一下,手一哆嗦,一个装剩饭的瓷碗滑落,摔了稀碎。

    永安的暖气热力十足,却蒸不透他身上的冷汗。

    盛灵渊听见动静,过来看了一眼,见一地干成渣的剩饭与碎瓷,摇头道:“这么笨手笨脚,自己怎么活下来的。”

    他说着,冲阳台上的一盆花打了个指响,那花是房东留下的,长得不好看,房东懒得搬了。因为俩礼拜没浇水,已经蔫了,被盛灵渊一点,它却仿佛焕发了青春似的,肉眼可见地飞快抽条,长出长藤,风卷残云,把地上的碎瓷和饭渣收拾了。

    收拾完,那些叶片就像是透支完了生命,迅速地脱水枯萎,转眼成了一把干,死得不能再死了。

    盛灵渊看也没看那花,好奇地往冰箱里张望了一眼,问他:“这些琐事为何要亲手做?”

    宣玑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想不出启正之后二十多年,他是五毒加身,一步一步走过来的。

    “雇人太贵了,”他说,“再说也没那么容易雇到合适的,来个不靠谱的还不够添堵……”

    盛灵渊被他逗乐了,心说这小妖扮人扮得好入戏,连细节想法都模仿到位了。

    “你们妖族不是最讲等级压制吗,你这样的大妖,使唤些低等灵物有什么难的?”

    宣玑沉默了。

    盛灵渊:“唉,不会连这都失传了吧?”

    “陛下,”宣玑说,“大道苍苍,众生……凡有灵,皆有容身之地,这不是你一生所求么?不要再试探我了。”

    盛灵渊方才灌了一耳朵“历史学说”,听得脑壳疼,揉着太阳穴问:“朕一生所求什么?你这又是哪一派的歪理邪说?”

    那不要当着他面说啊,他不计较,不代表他听见这些揣测不尴尬。

    “巫人族没留下一点记录,所有被迫提到阿洛津他们那一支势力的,官方史料里都用归顺的‘民间武装’语焉不详地一带而过,高山人也只剩下清平司里一些模糊的记载和民间传说,还有妖族……当年归降的妖族、混血的半妖,全都销声匿迹,有一些被收入清平司,后来连清平司也被人遗忘了。”宣玑说,“我一直觉得很奇怪,你连杀母弑师都不加掩饰,任后人说,甚至懒得给这些事包装一个道德上说得过去的故事,为什么这些史实反而成了不可说?”

    盛灵渊愣了愣,脸上虚假的和煦消失了。

    “陛下,”宣玑觉得心肺翻搅成一团,喘气都疼,因此声音放得很低,“阿洛津说,赤渊火重新烧起来,巫人族就能回来,按照他的逻辑反推,是不是当年要灭赤渊火,这些能力逆天的类人族……妖族,都必须得死绝才行?”

    阿洛津负气从战场上出走东川,不一定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他既然肯负气,那就一定还是有感情的。而且当时仗没打完,按照常理说,难道不是应该先团结一切能团结的力量么?卸磨杀驴有点太着急了。

    为什么丹离会做得那么绝?

    因为灭巫人族,本来就是他的目标之一。

    “可是巫人族血脉其实没有绝,对不对?”宣玑说,“微煜王说,高山人血脉不绝,人魔不死,那么以此类推,阿洛津既然能被阴沉祭唤醒,说明巫人族的血脉也没有断绝,是吗?你把他们都藏起来了。”

    三千年后,各族血脉融合,只留下一些摸不着头脑的特能,谁也不再知道自己的祖先是谁,哪个特能也不觉得自己是“非人类”。

    “可是赤渊火还是灭了,你付出了什么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