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春的描述里其实没有太多情绪, 不流利, 表达也颠三倒四,可是很奇异的,宣玑听进心里去了。

    神魂颠倒着, 被全世界排斥,眼里只剩一个看不见自己的人, 心里只剩一个模糊不清的执念,如鲠在喉地勾着这一缕残魂,不算死, 也不算活着,这滋味说给不明白的人听, 说出花来,别人大抵也是唏嘘, 很难生出共鸣, 明白的,一个平静又绝望的眼神就够了。

    假如易地而处,当年那个无可依托的天魔剑灵也有这么个机会, 会不会做出一样的事?

    宣玑扪心自问, 知道自己的人性不堪一击,因此也愿意宽容别人的懦弱,就温声问:“你中蜃岛海毒的时候,跑过一次,还记得吧?我想局里应该不会那么不小心,当时应该是有人故意安排的。阴沉祭文肯定也不会无缘无故地留在你脑子里, 是不是有人趁你神志不清的时候……”

    “理由不必赘述,”这时,旁边的盛灵渊不近人情地打断他,问知春,“你写下阴沉祭文,把自己的百柄器身献给召唤出来的高山王了,是不是?”

    知春无可推卸:“是,我对不起……”

    他话没说完,眼前一道白影划过,盛灵渊已经踩着海水掠至他面前,他踏足过的海水结了薄冰,把知春困在其中,盛灵渊出手如电,一把扼住了知春的脖子。

    “住手!”

    “灵渊!”

    王泽和宣玑同时出声,燕秋山的五指抓紧了甲板里。

    知春先是本能地往后一仰,随即回过神来,大概是觉得自己罪有应得,他不躲不闪地抬起头,默默地看向人皇那双冰冷又多情的眼睛,等着自己的命运。

    盛灵渊碰到他的目光,忽然不明原因的一顿,扣紧的手指松了下来。

    “也是,阴沉祭成,覆水难收,杀你也没用。”盛灵渊叹了口气,原本扼住知春脖子的手指上抬,轻轻地勾起知春的下巴,“微云最后那点心血尽付,只成了你这么一个刀灵,不争气啊。”

    知春先前没觉得怎么样,听了这句话,平静的表情却瞬间崩塌,在冰冷的海水中发起抖来。

    盛灵渊不再理会他,余光扫见那些童尸们开始兵分两路——大队人马在向快艇周围聚集,做出战斗到底的姿势,四周却有七八具童尸悄悄地潜入水中,打算趁乱游走。

    像微煜王这种手下败将,盛灵渊一眼扫过去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微煜王通过阴沉祭“死而复生”,一念过去,能控制百十来把神兵利器,自以为厉害得不行,谁知道才刚一浮出人间,就先遭遇了他们,尤其那火系的小妖,天生辟邪,本来就是邪魔克星。

    方才那一次短兵相接,微煜王大概是被他烧清醒了,意识到自己太过贪心。这百十来把神兵是武器、也是掣肘,看着吓唬人,但其实碰上厉害的对手时,他的力量等于是被分散了,靶子还大,容易被攻击,看来他是打算给自己减负——抛弃大部分童尸拖住盛灵渊他们,精挑细选几具最合心的逃走。

    这里是海,东西无涯,南北无边,上面也没个盖,漏掉一具童尸,微煜王就会逃窜到人群。如果这世间真如那小妖所说,有多少……几十个亿的人口,那可就不太妙了。

    因为人魔们或癫狂、或丧心病狂,但大部分还都属于“法无可恕,情有可原”,微煜王是其中很特别的一位,他就是个单纯的坏胚。

    假如世上有神专门管“贪婪”,那么微煜王应该就是“贪神”下凡的样子。

    更不幸的是,这种人还生逢乱世。九州混战时,凡俗尚且血气上涌,何况是微煜王这种无风起浪的“恶蛟”。

    微煜王生前穷奢极欲,在东海有一座白玉宫,号称‘风雨不入、寒暑不侵’。因为他不知道什么毛病,不爱穿鞋,所以白玉宫里凡是能立足的地方,必要一尘不染,头顶必得有顶棚。为了不让近千亩的白玉宫变成个“白玉黑屋”,他找来族中最有本事的能工巧匠,给白玉宫打造了一座人造的“天”——在大块的水晶里镶满了“碧海珠”。

    这种深海明珠异常珍贵,盛灵渊贵为人皇,掐指算算,一辈子也只见过十万零一颗——其中一颗镶在登基礼服的头冠上,是他们家祖上传下来的,剩下十万颗都在微煜王的白玉宫里。

    碧海珠周围用水晶罩子吊起鲛人灯,位置都经过精确计算,鲛人灯那雪白的光通过无数碧海珠折射,正好能让白玉宫的天顶呈现出一片能以假乱真的蔚蓝。

    鲛人灯终年不灭,于是整个白玉宫里昼夜不分。

    鲛人一族,活生生是被这座宫殿烧没的。

    就因为一个人不想脏了他臭脚丫子上的足衣。

    微煜王是个有一点机会,就想把一切都吞到自己肚子里的人,贪婪到了极致,他还想要长生不老,最后被人皇兵临城下,居然是因为怕死而入魔。他和阿洛津那傻子不一样,要是任凭他遁入人间,几十亿人的贪欲都会变成他的养料,到时候就没法收拾了。

    除非……

    盛灵渊隐晦地看了知春一眼——这个写祭文的人愿意受八十一道雷刑,违了阴沉祭的誓约,收回自己那些器身。

    童尸为了掩护微煜王真身,开始疯狂地扑向快艇和水面上的盛灵渊。

    盛灵渊冷冷地说:“高山王微煜,朕允你告退了么?”

    他话音没落,以他为中心,脚下的海水居然开始在绵延不断的浪里结冰,热带与亚热带交汇的海面上,凭空浮起了一座冰山。

    不远处的快艇整个被冰层顶了起来搁浅了。

    那冰层不断地往外蔓延,追杀在那几个试图逃脱的童尸身后,温热的海水简直被他搞糊涂了,不断地冲刷着水中浮冰,丝丝缕缕的黑气从冰与水交汇的地方漏出来——盛灵渊束发的橡皮筋“啪”地一声崩断,长发飘散到空中。

    三千年前天魔露出爪牙,风雨雷电全被惊动,一时间,海面上电闪雷鸣,仿佛开始酝酿一场惊悚的风暴。

    悬在船边的瞎子半截身体被“速冻”进了冰山里,反应了一会,惨烈地尖叫起来。

    船上所有人目瞪口呆,张昭喃喃道:“他……他真是个剑灵?”

    围在快艇周围的童尸立刻企图脱困,阴沉祭文飞快地涌动,那些童尸就地化为刀剑,原地旋转起来,想把周身的冰钻开。

    几条冻得比较浅的童尸先一步脱困,呼啸着砍向海面上的盛灵渊,宣玑立刻提刀护在他身边,替他挡开刀剑,那位陛下却一点也不领情。

    “火系的小鬼,快闪开,”盛灵渊说,“不要帮倒忙。”

    “小鬼”两个字叫得宣玑眉目间掠过阴影。

    “你还想把太平洋都冻上吗?肯定不行,水温太高了,结冰速度追不上他们!”

    陛下作为前任封建王朝统治者,职业素养颇佳,从谏如流——

    “太平洋,名字怪吉利的。”盛灵渊一笑,“有理。”

    话音落下,成串的鲛人语从他嘴里流出。

    盛灵渊的鲛人语造诣远不是宣玑那“三句半”的水平。因为水火不容,宣玑有先天劣势,他学鲛人语只能学个音,效果往往事倍功半,久而久之,他自己也懒得用心了。

    但听还是能大概听懂的。

    刹那间,宣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盛灵渊说的鲛人语大意是:天为棺、海为坟,血海深仇在前,百万怨灵列阵。

    如果魔头也有属性,那么微煜王是贪婪,武帝盛潇就是杀孽。

    三千年前灭绝的鲛人一族仿佛被他强行唤醒,海面上翻滚起浓重的黑云,涌动着,时而露出人头鱼身的影子,悠忽一闪,再次没入翻涌的云海间

    所有惨死的,都被他搅合得不得安息。

    最阴毒的鲛人语传到四方,竟起回响,像是有无数深海鲛人应和。

    一个游得最快的童尸突然猛地窜出水面,起跳几十米,他身下的海水像活了,漆黑的海水凝出一只鲛人的形状,海啸似的跟着飞了起来,一口咬住了童尸的脖子,童尸奋力挣扎,脖颈被海水咬断了半截。

    紧接着,黑云笼罩过来,里面的鲛人影一人一口,把那童尸嚼碎了。

    大海似乎被这逆天的邪术激怒了,海面浮起的冰山瑟瑟发抖,一道天雷直冲着这嚣张的魔头劈了下来。

    宣玑想也没想,一把搂住盛灵渊,展开翅膀,将他整个人卷了进来,手里那把弯刀裹着流火飞上天,在离地面不到二十米的地方生生架住了那道雷。

    雷与火相撞,刺得人眼一时失明。

    宣玑被巨大的压力冲得跪在地上,膝盖撞碎了一块浮冰,漏下的零碎雷电被他的翅膀挡住,火红的羽毛飞起,针扎似的刺进盛灵渊的视野,他脑子里那根乱跳的神经绞了起来,疼得他眼前一黑。

    宣玑的胳膊几乎镶进了他胸腹间,一口气差点没上来:“……这是让我戒网瘾吗?”

    微煜王怒吼着,快艇周围被冻在冰里的大批童尸已经把冰层钻穿,化作万千刀剑,不要命地朝盛灵渊砸过来。

    第二道天雷已经开始酝酿。

    盛灵渊几乎看不清他近在咫尺的脸,头太疼了,疼得他几乎失明,他可能是因此没看见电光与剑光,也可能看见了,但浑不在意,那张脸似乎也跟海水一起,给冻上了,平板而冰冷,他一把捏住宣玑的手腕,直接将他掀了下去:“乖乖躲远点,别多事。”

    “盛、灵、渊!”宣玑眉心火焰型的图腾像是要刺破皮肤——

    就在那些刀剑快要落下的时候,它们突然凝固在半空,不动了。

    宣玑一开始以为是张昭按了“暂停一秒”,可是几乎同时,一道极亮的光却划开了他的视野。

    雷……

    不对,时间没有停,不是张昭按的!

    宣玑反应过来了什么,蓦地扭过头去,落下的闪电晃得他睁不开眼,他不由得用手遮了一下。

    那道雷劈在了知春身上。

    雷霆之怒下,渺小的人们全都被吞没其中,一起销声匿迹。

    那些黑雾被驱散了,海上人为的冰山也难以为继,寸寸皲裂,搁浅的快艇重新滑落水中,冰冷的海水把人们都浇成了落汤鸡。

    尚未来得及脱困的童尸与半空中的刀剑一同定住,那些没来得及长大,就被困死鸩毒中的小小躯体瞠目结舌,似乎是茫然,又似乎还带着生前的困惑。

    知春违约了!

    海面上过涌动的阴沉祭文在雷电中成片地炸裂,击穿空气的雷电把周围活物都弹了出去,不分是神是魔。

    快艇很快翻了船,灭顶的海水遮蔽了燕秋山已经什么都看不见的视线,他胸前的金属残片飘起来,随即却发出微弱的光,形成了一个薄薄的保护层,轻拿轻放地包裹住他。

    像几千年前的愚蠢鲛人珍惜地将一颗明珠含进嘴里。

    八十一道天雷,连天魔化身都能给劈得灰飞烟灭,小小一个刀灵,大概连伴随而来的千刀万剐都省了。

    不知过了多久,一切才平静下来。

    刀剑与快艇的残片静静地漂了起来,乌云和风暴散去,露出漫天星河。

    海面上,既没有了阴沉祭,也没有了知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