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童尸们飞快地移动变换着位置, 冷不防地就会变成一道剑影, 从水下、船边、各种刁钻的地方冒出来,险恶地射向盛灵渊,好像一百零八个活动的暗箭机关。

    “天魔剑啊, 可并非凡铁。”那些原本齐声说话的童尸又变成了一人一句,有的清脆、有的绵软, 有的带着变声期的少年特有的沙哑,高低起伏,三百六十度环绕立体声似的, “它要浸在最浓稠的鲛人血里泡,然后在几处‘关窍’上打上钢钻。”

    说话间, 十七八条童尸同时化成刀剑,几乎织就了一张网, 压向船顶。

    张昭眼疾手快地按停了一秒, 杨潮要把快艇开飞了,从群尸中间撞出一条路,那“剑网”险伶伶地落空。

    “你知道吗?最有灵性的剑才有‘关窍’, 像人的七窍, 也是要害,代表它是活的,也得要最有经验的剑师才能找得到。想毁掉一把剑,就要把这些要害钉穿,打得透透的,再用高山人秘铁铸造的锤, 加上千斤的重量往下砸。越好的剑,砸出来的音色越好,有的清越,有的低回,我最爱那声……天魔剑是极品中的极品,秘铁锤砸上去的时候……啧,那声音又浑厚又缠绵,就跟带着悲声似的。陛下,听说您是音律大家,可惜当时没听见,要不然,还能请您品评一二。”

    丹离在酒里下的药叫“千岁”,取意“一梦千年”,不知光阴。据说只要一滴,滴在护城河里,顺着上游往下走,就能让全城的人醉上整整三天。

    相传,世上只剩三滴千岁,在人皇的三杯酒里。

    天魔剑被高山王用所谓“秘法”一寸一寸敲碎的时候,盛灵渊被困“千岁”梦魇中。

    但不代表他听不见。

    他从小与天魔剑心神相连,剑的五官六感就是他的五官六感。不过自从盛灵渊成年后,天魔剑似乎也长了些本事和脾气,一人一剑朝夕相处,拌嘴吵架总难免,有时半句话不对付,就谁也不理谁了,气得狠的那一边会单方面地“关上”自己的念头,不让对方听见自己在想什么。可是共享的感官一直“关”不上……盛灵渊不觉得是自己的毛病,他认为可能是天魔剑一直偷懒,不肯好好修炼的缘故。

    那是他的剑第一次完全切断了知觉,吝啬极了,不想把断剑之痛分给他一点。

    知觉没了,视力与听觉仍在,盛灵渊依然能“听见”,能“看见”,他像个被禁锢在累赘皮囊里的囚徒,拼命地挣扎,找不到出路。

    他感觉不到四分五裂是什么滋味,然而那秘铁锤断的,仿佛是他的肝肠和脊背。

    “别听……灵渊,别看……我跟你说点……说点别的……砸了剑身不一定是坏事……指不定我就此自由了呢……”

    “我想游历四方,不带你去……反正你日理万机……”

    “我还想自己尝尝世上的声色……再也不想用你的破舌头了,有一点滋味,你都要嫌东嫌西嫌古怪……你这人……你这人就配得吃干饭……喝白水……”

    天魔诞生的时候,以八十一条人族顶尖高手的命为祭,将第一次平渊之战中死在赤渊深处的不灭之怨封在了幼小的天魔身上。

    此后每一夜,从子夜之交到黎明破晓,幼童和他的剑都会受无限煎熬与焚烧之苦,他们必须保持清醒,必须不断地挣扎,才能维持一线清明,不至于被那些没有理智的阴灵们蚕食鲸吞。

    只有在这反复的磋磨和淬炼里活下来的,才能成为真正镇压群魔的人皇。

    这让盛灵渊的童年颠沛流离,也无比孱弱。上千个夜晚里,人和剑都是听着对方的声音和气息熬过的。

    而那熟悉的气息就要消失了。

    天魔剑从剑尖一直折到剑尾。

    盛灵渊在意识深处,第一次看见了他的剑灵。

    他被一双巨大的翅膀裹着,烈火加身,身形依旧是少年单薄稚拙的样子,面目模糊得辨认不出,就在盛灵渊眼前化为灰烬。

    那一瞬间,盛灵渊的神魂冲破了**的极限,竟从三滴“千岁”中挣扎起来,四肢不听使唤,无数侍从按着他。他眼睛里似乎着着能焚毁一切的业火,往寝殿外爬去。

    天魔剑似乎仍有话说:“灵渊,我……”

    然而没来得及,便就此没有了后文。

    剑身剧震,轰鸣不止,刹那间竟通红如火。

    手持秘铁的微煜王骇然,手一哆嗦,最后一片剑身飞溅起来,上有剑铭。

    剑铭为“彤”。

    毁天灭地的天魔剑,剑铭一点也不威风。

    共享的视野也黑下去了,盛灵渊的左眼再看不见天魔剑能看见的,他伸手去抓自己的眼睛,左右连忙大呼小叫地按住他的手,于是除了眼角一块血肉,他什么都没抓住。

    他的手空了,皮囊空了,连感官都空旷了。

    从此,人间万事万物、音色香味流经他的眼耳鼻喉,便也都是干巴巴、空荡荡的了。

    空荡荡的盛灵渊听完童尸们的话,“噗嗤”一笑:“朕算半个行伍出身,哪敢自称大家,不过会几首不知哪里听啦的乡野小调罢了,叫高山王见笑了。”

    一具藏在船尾的童尸化作刀光,在他说话间,猝不及防地从后面飞过来,直捅向他后背。

    平倩如一声惊叫:“小心!”

    盛灵渊头也不回,从兜里抽出那把路上随便削的竹笛,反手一架,竹笛被削成两半,那道刀光变回童尸,重重地落在甲板上,盛灵渊一气呵成地将削尖的竹笛钉上了童尸的天灵盖。

    “朕俗得很,非要品评,朕倒最爱听百姓家里烹羊宰牛的动静,”盛灵渊“手起笛落”,三言两语的功夫,已经在童尸身上戳了七个洞,“逢年过节,一刀下去便见了血,只是农家的刀总是不够快,一刀常常不毙命,那畜生还在嚎,热腾腾的血能直接入口,片下来炖上一锅,大伙分而食之,一看就是个喜庆的丰年。”

    竹笛“啪”一下折了,那童尸狠狠地一颤,不动了,小小的四肢开始萎缩,竟变成了一把模样古朴的弯刀,弹起来削断了木偶女一缕头发。

    木偶女惊叫一声:“这到底是人是刀?”

    旁边有人说:“是人,也是刀……这就是刀剑灵。”

    木偶女循声望去,见宣玑缓缓地站了起来——这个宣主任方才随快艇一摇晃,突然像什么病发作了似的,撑在船边半晌没言语。

    作为火系鸟雀,他在这风雨飘摇的快艇上终于扮演了自己应该领取的角色——拉拉队员。

    “刀剑灵”三个字让半昏迷的燕秋山拼命挣扎了一下,竟把眼睁开了一条缝。

    谷月汐惊疑不定地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说这些小孩是高山王子收养的孤儿吗,怎么会变成刀剑灵?”

    宣玑抬起眼,他的眼皮像有千斤重,沉沉地压住他的视线,让他近乡情怯似的,不敢看见那人的脸。

    天魔剑断,当年被强行封在其中做了剑灵的朱雀幼雏却没有跟着灰飞烟灭,他落到了一个妖不妖、鬼不鬼的境地,像只没了壳的小龟。

    一开始,他本能地跟着盛灵渊,浑浑噩噩地飘荡了不知多久,才渐渐恢复一点神智,却发现世上没有人能看见他、感觉到他了。

    他是灭族的朱雀神鸟最后的遗孤,没来得及出世就被强行扒出,不知道能不能算是“活”,因此也难说怎么样算“死”,他是一笔生死之外的糊涂账。

    天魔剑可能真的是惑人神智,砸断之后,人皇性情果然“平顺理智”了,对断剑的事也并未追究,甚至坦诚地承认,自己先前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曾因天魔剑一事被他获罪的,人皇一一安抚,政务勤勉有加,为人处世也井井有条,再没有像之前一样喜怒无常过,于是皆大欢喜,臣工们也觉得自己一片苦心没有错付。

    高山微煜王自觉立了大功,曾经的“英雄壮举”更是受群臣拥戴,得意极了。又或者是他觉得没了天魔剑的人皇真的没有了爪牙,于是胆大包天地袒露了自己的野心,想要趁机壮大高山人,几次三番狮子大开口,朝帝师要钱要地,日渐骄狂,甚至为了延年益寿,不知听信了哪里民间术士的蛊惑,居然还练起了邪术。

    “他用一种邪术,从这些被他扣为人质的孩子身上吸取精气,”宣玑说,“为了驻颜还是长寿的……不知道有用没用,也没见怎么青春靓丽了。这事不知怎么被微云听说了。”

    两年后,盛灵渊突然翻脸发难,以勾结妖族、堕入魔道、背信弃义等十大罪状为由,迅雷似的包围了高山人王城,长驱直入。

    “……那个帮着里应外合的‘带路党’好像就是微云。”宣玑说,“但没能救出那些孩子,微煜王迁怒人质,死也要拉垫背,最后把他们都毒死了——用的是提炼鲛人血,炼制‘鸩’的毒气室,所以每一具童尸身上都充斥着大量鸩。将活物用鸩填满,是他们这个古法炼刀剑灵的第一步。”

    “什么?!”在场风神一集体震惊了。

    “刀剑灵当然是活物炼的,”宣玑不知从哪摸出一根烟,叼进嘴里,有些漫不经心地一笑,“不然你们以为那是什么,人工智能?我说,咱局外勤是不是也该多读点书啊,三千年前就能通过图灵测试,诸位想什么呢,是不是还打算给这帮人颁一堆菲尔茨奖啊?”

    燕秋山用力挣动了一下,触动了伤口,整个人疼得缩了起来。

    他想:“知春也曾经是个活人吗?”

    他也曾经在绝望歹毒的鲛人血里挣扎,最后被囚禁在一把刀里吗?那么自己自以为待他好,甚至在他刀身销毁之后,千方百计地幻想修复他,到底算什么?

    木偶女:“所以……所以当年高山人被灭族之后,他们下落不明的最后一批神兵,一直是人形,一直在高山王子墓里?连清平司也一直被蒙在鼓里,还以为……”

    “防着你们监守自盗嘛,唔,果然防对了。”盛灵渊以为这些事是后世史书上记的,反正宣玑方才的话他基本没听懂,也没多想,切回普通话,还顺口夸了宣玑一句,“好记性——我运气不好,最使不惯弯刀,这把刀你们谁要?”

    快艇上,只有盛灵渊和宣玑能听懂古语,在其他人耳朵里,那就是时而和声、时而轮唱的一团“鸟语”。

    高山微煜王好像就没把其他人放在眼里,所有的童尸都冲着盛灵渊一个人,王泽作为风神一的现任队长,从来没遭到过这种“冷遇”,一方面因为燕秋山的伤而心急如焚,一方面又火冒三丈:“给我!妈个鸡的,这帮九年义务教育没毕业的孤儿,普通话都不会说,到底是瞧不起谁?”

    宣玑却朝那把弯刀一招手,刀身顺从地落到了他掌心里。

    “不好意思,”他含着烟,轻声说,“让我截胡讨个债吧。”

    盛灵渊以为宣玑是说他本命剑的事——因为自己征用了剑身,宣玑现在连个趁手的兵器都没有了,比赤手空拳就多一把钢镚,也是怪过意不去的。

    于是陛下大方地一摆手,顺口开了张空头支票:“理当如此,以后若有机会,再赔你一把好的。”

    宣玑背对着盛灵渊,无声地笑了一下,弯刀的刀身上突然长出繁复的火焰形纹路,刀锋“嗡”一声轻响,那些上蹿下跳的童尸倏地一顿。

    紧接着,刀刃上起了一层雪白的火光,一刀劈开了夜色和深海,那火光就同他在海底烧穿了阴沉祭结界的火一样,非但遇水不灭,还顺着海水一路扩散了出去。

    弥漫在深海中的阴沉祭文就像遭遇天敌,成片的后退,刀剑灵们牙齿“咯咯”作响,以快艇为中心,围成一圈,退了二十多米。

    “你们先走——研究生,你怎么又开始嚎了,别哭了,赶紧把伤员送医院,”宣玑背后伸出翅膀,从快艇上腾空而起,鼻子里喷出一口烟圈,“联系肖主任,明天我科要改名‘断后科’。”

    就在这时,重伤员燕秋山却挣扎着爬了起来。

    谷月汐忙叫道:“燕队,你别乱动!”

    下一刻,她发现燕秋山正直直地盯着某一处,眼睛里像是快要滴出血来。

    谷月汐顺着他的目光望去,被宣玑逼退的阴沉祭文收缩成一线,汇聚在不远处一个人影身上,将他凸显了出来。

    无数童尸刀剑灵中间,有一张同样毫无生气的熟悉面孔——知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