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泽和燕秋山太熟了, 熟到燕秋山才动第一刀, 他就已经看出了后面的走势——那是一个只有金属系的特能才能用的符咒,能瞬间抽空一个人身上所有的能量,让他手上的金属制品中自由电子重新分布, 产生足够大的电势差,电弧会在很小的范围内击穿空气, 一般用于引爆危险物品。

    尤其在密闭空间里!

    电光石火间,王泽明白了他想干什么,惊骇得瞪大了眼, 瞪向那涂了满墙的“血色颜料”。

    这种叫做“鸩”的颜料质地油润,喜欢新鲜血肉, 即使隔着纸巾,也能迅速渗透, 攀附而上, 它畏光、畏火,因为其中的油性物质容易引燃,而含有毒素的鲛人血能量密度非常高, 一旦被引燃, 立刻会发生爆炸。

    此时,阴沉祭产生的密闭结界牢不可破,在这里引爆满墙的“鸩”,能把高山王子炸成渣!

    这样,就再也没人能复活这些早该入土的上古人魔了吧。

    知春中了海毒以后,燕秋山疯狂地查过无数资料——关于海毒、关于蜃岛。

    可是他越查, 心里的犹疑越重。因为他发现,历史上从未有蜃岛出现在大陆架范围内的先例。

    蜃岛是由蜃虫构成的,而蜃虫虽然看着恶心,却是一种非常敏感的生物,很怕“活气”,沿海多渔场、多游船,人类与各种海洋生物活动频繁,蜃岛根本不可能靠近。因为还不等靠近人类活动区,蜃虫就会因为恐惧而四散奔逃,蜃岛自然会解体。

    别说是人口密集的本国,就算那些地广人稀的大陆,蜃岛也从来没有靠近过。

    那么……那个几乎逼近陆地的蜃岛,到底是从哪来的?

    燕秋山本来不是一个容易阴谋论的人,因为他知道自己没什么可图谋的。他家的血脉太稀薄,家里的亲戚也大多是普通人,走动得很少了。他一穷二白,只有知春。但知春于他是无价之宝,对别人来说,其实不算什么。他既不像十大名刀那样声名远播,也不像那些传世的魔刀、妖刀一样锋利无双,作为一把“古刀”,知春过于温和,缺少锋锐,甚至不算上品。

    人是微不足道的人,刀是微不足道的刀,到底有什么值得别人绞尽脑汁算计的呢?

    直到有人找上门来,问他想不想修复知春。

    他才明白,原来那些人缺一个写祭文的。

    燕秋山想,像他一样的外勤,异控局有成千上万个,铁打的部门流水的兵,就算这一批死了,以后还会有新人加入。可这个所谓“高山王子”是上古人魔,“上古人魔”就不一样了,一只手能数过来,死一个少一个,宝贝得很。

    他相当于是用满街跑的出租车换限量版老爷车,稳赚不赔。

    这些年,他查到的事都已经封存好,王泽那小子还算有良心,既然能顺着他留下的微小线索找过来,说明还没忘了自己……那他也应该能找到自己留下的东西。

    “可惜,”燕秋山冷静地想,因为血脉太稀薄的缘故,对方始终把他当成一次性的工具,没有太重视,他接触不到核心,“我‘血统’再纯一点就好了,没能探到他们的老底。”

    人死后,会有魂吗?

    早知道,去皈依个信仰就好了,随便什么都行。这样,死到临头,他就能说服自己,**之后仍有灵魂,灵魂能上天入地,把失去的都找回来,把不圆满的东西都终结。

    “燕秋山!”匕首在那封存着高山王子的石壁上留下熟悉的符咒,王泽爆出一声比方才还要撕心裂肺的吼声,他的眼睛红了,“你是傻逼吗!”

    燕秋山面壁而立,刀刃划开鲛人血,从锋利的缝隙里,他与高山王子那张死后仍哭丧的脸隔墙相对,嘴角掠过笑意:“王泽,我看你是皮紧了。”

    匕首划过优美而精确的弧线,即将收尾相连。

    那一刹那,张昭启动了暂停一秒。

    宣玑一把揪起王泽的后颈:“闪开!”

    他指尖爆出一簇火光,火苗颜色几变后,最后成了一片诡异的雪白色,气泡里的氧气顷刻间就被烧空了,让海底水压挤得贴在他身上,于是他整个人就像发起光来一样。

    那雪白的火光一接触到阴沉祭结界,结界立刻“呲啦”一声,被火苗燎过的地方流血似的,滴下暗红近黑的浓稠液体。

    宣玑耳畔突然有无数惨叫声响起——就像他刚出生时候听过的、赤渊底部回荡不休的痛呼。

    戒指不在了,那些他以为早就淡忘的记忆突然又清晰起来。

    宣玑眼前有无数纷乱的画面闪过,然而他已经来不及细看。

    一秒暂停结束,时间加倍流动。

    燕秋山的匕首“呛”一下断在他掌心,那石壁上爆出了一串触目惊心的火花。

    “轰”一声,阴沉祭的结界将将只在鲛人血爆炸前一刹那破了,王泽一辈子没使过这么强的水系术法,结界破裂瞬间,十几个气泡同时飞出去,加在燕秋山身上,也不知道套稳没套稳,就被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层层震碎。

    接着,整个墓道都塌了,巨浪把里面所有人都甩了出去,不分是神是魔。

    宣玑那气泡里的氧气本来就被他自己烧完了,这会正好直面爆炸,气泡干脆碎成了渣——他既是火系,又是鸟人,海底作战简直是客场得不能再“客”。

    这种场合他不是应该当拉拉队吗,怎么又莫名其妙地临场变成了先锋?!

    横冲直撞的水流直撞在他胸口,撞出了他肺部仅剩的一点空气,宣玑眼前一黑。

    与此同时,可能是肺部的灼痛提醒了他什么,一个场景骤然闪回——他被一群人围着,置身火中。

    围着他的人形容枯槁,个个都已经是灯枯油尽的样子,脸皮盖不住颅骨,眼睛里却闪着狂热的光。

    八十一张嘴里,一张一合地念着打开人间地狱的咒文,“嗡嗡”地响作一团。

    那些人高大得不正常,宣玑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才意识到,不是他们太“高”了,是他自己太小了。

    他大概只有那些成人男子的巴掌大。

    宣玑还没反应过来自己这会是个什么形象,就觉得头顶、双目、咽喉、两翼、胸口、丹田八处同时剧痛,接着,他腾空而起,以一个扭曲的姿势,被钉在了什么东西上,那“东西”柔软而温暖,还有微弱的起伏……听得见心跳。

    是活人的身体!

    宣玑没来得及惊骇,遥远的雷声已经落下,四角的铜镜被照得雪亮,他双眼分明被洞穿,但诡异的是,他依然能看见东西,就像……他在和谁共感,用了别人的眼睛一样!

    他看见闪电黯淡的片刻光景中,铜镜里反射的情景——

    一个两三岁大的男孩被吊在朱雀神像座下,悬在青铜鼎上,鼎中烧着熊熊烈火,胸前钉着一只巴掌大的雏鸟。

    周遭散落着宝石一样流光溢彩的蛋壳,小鸟似乎是被人从蛋里直接剖出来的,毛还没长全,丑巴巴的一团,根本看不出是什么品种,男孩心口的血浸出来,流遍了那雏鸟的全身,把它染成了血红色。

    第二道天雷轰鸣而至,把周遭照得雪亮,也将那些人脸照得恍如鬼魅。

    一尊巨大的朱雀神像在闪电里剪影雪白,神像是个身着羽衣的男子形象,他背生双翼,人面人身,后脑像鸟雀那样,长着华美的长翎。

    电闪雷鸣里,神像的嘴角露出狰狞诡异的笑容。

    青铜鼎里的火倏地蹿了起来,火焰变得雪白,男孩和小鸟一起被吞了下去,活活烧成了灰,周围疯了一样的人们也被火舌卷了进来,然而他们就像不知道死活、也不知道痛苦一样,手舞足蹈,齐声喝道:“天魔成!天魔剑成!”

    雷一道接一道地落下,那些疯子被烧成了焦尸,神庙分崩离析。而铜鼎中的男孩尸骨却像重新从尸体身上吸走了活气一样,又再一次长出新的血肉,雏鸟消失了,落到他身边,成了一把佩剑。

    剑柄上阴刻着复杂的纹路,中间簇拥着一个图案——正好是宣玑身上被钉出来的痕迹。

    无数次的,他在圣火戒指的梦里见过这把剑。

    这也是万年仪里,盛潇斩妖王时用过的那把剑。

    “我是……”一个念头从宣玑缺氧的大脑里冒出来,“那把剑吗?”

    下一刻,有人一把攥住了他的肩膀,将他的头掰了过去。宣玑涣散的意识波动了一下,感觉自己好像看到了盛灵渊的脸。

    他想起赤渊附近的小县城里,那人轻描淡写地说:“我是人的妄念。”

    忽然之间,遍体生寒。

    盛灵渊到的时候,正赶上燕秋山炸翻了高山王子墓。

    整个墓穴都塌了,那些封存了古今中外各种尸体的水晶墙集体碎成了渣,不管是陪葬的高山人童尸,还是当了好多年“橱窗模特”的盗墓贼——凡是有幸在爆炸中保持了“器形完整”的,全都你推我搡地漂了起来。

    这帮尸体们也不知道排个队,寂静的海底一时拥挤混乱得好似春运现场。

    盛灵渊眼疾手快地从死物里捞出“活鸟”一只,实在没弄明白,宣玑这种鸟雀一族……对,他还不是水鸟,为什么要跟着那条黑鲤鱼往海底扎?

    这只平时看着挺机灵的,不像缺心眼啊!

    宣玑不知道是有意识,还是单纯的求生欲,一碰到他,就死死地攥住了他,手劲大得像是要掐到他骨头里。

    大团的气泡从他口鼻中冒出,盛灵渊估计他坚持不到海面。

    赤渊第三十六个守火人能耐得上天入地,谁都不放在眼里,要是最后淹死在海里那就太好笑了。

    盛灵渊不由得想起前两天在店里听别人说的一句话,当时没太明白,因为觉得好像不合语法,现在他无师自通地明白了那句话怎么用——

    “看把你能的!”

    他捏起宣玑的下巴,嫌弃地想:“啧,咸。”

    盛灵渊本想暴力掰开他的唇齿,然而宣玑较着劲的牙关在他碰到的瞬间就松了。他飞快地度了口气过去,随即察觉到对方那种近乎毫无保留的信任,心里忽然有点异样,寻思道:“呛水呛糊涂了么?”

    盛灵渊一手拽住宣玑,无声地念了句鲛人语。

    海底墓穴中,积攒了三千年的阴冷尸气与他同源共振,一个巨大的漩涡盘旋而上,搅动起周遭的海水,恍如飓风,将所有的活人与尸体一股脑地往上喷去。

    幸亏高山王子墓第一次震动的时候,俞阳沿海的有关部门就紧急启动了应对突发自然灾害的措施,所有工作船都去“避难”了,不然此情此景还不知道善后科怎么圆。

    宣玑他们在墓穴中被困了一天,善后科的几位就在快艇上等了一天,吃空了“移动食堂”平倩如兜里的所有食物,还不等消化,就等来了这场“群尸蹦迪”的奇景。

    快艇被撞得来回翻转,罗翠翠“妈呀”一声趴在船舷上,正好与一具尸体看了个对眼,尸体保持着死前惊诧的表情,大张的眼和嘴好像跟罗翠翠用了同一个建模。

    罗翠翠:“……”

    这时,一只苍白的手攀上船沿,把快艇掰得往一边倾斜,紧接着,一个**的人体从水里“飞”了出来,正好砸在罗翠翠的后背上。

    罗翠翠终于吓崩溃了,好像被压住了壳的乌龟,四脚乱划,嚎啕大哭。

    “阿弥陀佛、玉皇大帝……救命……观音菩萨、哈雷路亚……我要辞职……”

    “哎,不急哭,还有气呢。”盛灵渊被他这嘹亮的嚎声震得一偏头,又“嘶”了一声,宣玑手里像抓救命稻草一样,攥着他的一条手腕并一缕头发,“劳驾……你能让他先松个手吗?”

    王泽身上挂着一身气泡,爆炸发生的时候,他根本来不及分辨人和尸体,不管是什么一通乱捞,被冲到水面的时候已经筋疲力尽,“咕嘟”一下自己沉了下去,呛了几口水,张昭眼疾手快地又偷了一秒,跟谷月汐俩人一起,把他捞了出来。

    “我他妈……”王队上气不接下气,“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差点被淹死的水系吗……咳咳咳……燕队呢?燕队!”

    王泽凝结出来的大大小小的气泡都在海面漂着,像一个个大大小小的救生舱,他摸了一把脸上的水,在其中来回乱撞,终于翻到了燕秋山。

    燕秋山在一颗双层的气泡里,嘴角挂着血迹,左臂不自然地挂在身边,不知道是骨折还是脱臼,无声无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