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玑当时的心情……大概也就是感觉有一千来只尖叫鸡放声嚎叫吧。

    他脑浆瞬间就沸腾了, 顺着头骨缝隙往外蒸发:“非礼!怎么还能有这么耍流氓的!天理何在!快住手……不是……住口!报警了!”

    然后他反应过来, 耍流氓的是“他自己”,而他还控制不了。

    宣玑一时间更绝望了,就想拎着盛灵渊的领子, 把这位倒过来抖三抖:“说好的明察秋毫呢陛下?您不是吹牛逼说站在电梯间,能听一整层楼的墙角吗?这是提前入土为安了吗, 还睡个头啊睡,这样都睡得着,安眠药厂不请你当代言人真是瞎了他们狗眼啊!”

    这时, 盛灵渊突然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不适地略微侧了一下头, 睁开了眼睛。

    宣玑:“……”

    脑子里那一千多只嚎叫“他怎么还不醒”的尖叫鸡瞬间哑巴了,方才的沸反盈天也跟着“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他大脑死机了足足十秒, 一个念头才蹦出来:“他怎么又这时候醒了?太没眼力劲儿了, 我尴尬癌要扩散了!”

    男人……男鸟人,可能是一种反复无常的小生物。

    盛灵渊的眼睛掀开了一条缝,里面零零星星的, 有困倦又茫然的水光, 他大概没做什么好梦,睁眼时眉头皱得更深了一点,心事重重的,睫毛的阴影像是沉入了瞳孔的最深处,孤独极了——因为那瞳孔深处,只有床幔与彻夜不熄的烛火, 空无一人。

    宣玑一愣,他看不见自己。

    盛灵渊不知是醒着,还是无意识地睁着眼,他的眼神凝固不动,在幽幽的烛光下对着床帐发呆,宣玑就屏息凝神地伏在他身上,两个人的视线在咫尺间交叉在一起,却并无瓜葛似的,又匆忙擦肩而过。

    宣玑——或者说梦里那个人,盯着那双看不见自己的眼睛,心绪突然动荡起来。他近乎恶狠狠地扣住了盛灵渊的脖子,想要夺走他的呼吸。

    然而盛灵渊的呼吸就像窗外的落雪一样,平稳而寂寞。

    宣玑突然有种自己被撕裂的感觉,外间忽然响起了遥远的报时声……子时三更到了。

    盛灵渊的眼睫飞快地忽闪了一下,一瞬间,宣玑以为他看见了自己。

    他看着盛灵渊,心里有种强烈的感觉:“我再也见不到他了。”

    这将他胸口的悲意点燃了,无处发泄的愤怒与不甘撕心裂肺地翻腾起来,盛灵渊的气息、嘴唇的触感……与领口缭绕的浅淡熏香也被放大了无数倍,烙印似的刻在了灵魂上,他忘乎所以地亲吻着那个人,像是想把他嚼碎了再一口吞下。

    随后身后无从抗拒的黑暗把他吸了进去,他被那无尽黑暗吞没。

    “当”一声钟响,有人在黑暗中长喝:“成——”

    强光刺进他的视野,宣玑猛地从床上弹坐起来,绝望到恍惚的痛楚依然在。

    他心里一时空空如也,只剩下一个念头:“我不能再失去他一次。”

    旁边的床铺空荡荡的,被子整齐地叠着,没人睡过——盛灵渊昨天就潇洒地跟他挥手告别了。

    宣玑冲出了房间,近乎惶急地到处找人,鞋也没穿,就这么光着脚跑到了楼道里,听见身后的房间门“咣当”一下拍上,他才激灵一下,神魂归位。

    “等等,”他头上两撮毛翘着,一脸茫然,“我是不是没带房卡?”

    他们这一族有古训,只有拿到了圣火戒指,才能离开赤渊,那是不是戒指碎了他就应该立刻回去,否则容易脑残?

    酒店楼道的监控正对着他房门口,宣玑跟镜头大眼瞪小眼一会,决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按人类的办法解决——五分钟以后,他来到酒店大堂里,谢过服务员拿来的一次性拖鞋,等着前台核实身份给他开门。

    因为形象过于“不凡”,来来往往的路人都得多看他一眼,宣玑在众人围观中思考起了人生。

    梦里,寝殿外的仆从和侍卫都对他视而不见,他坐过的床铺没有一点凹痕,别人都看不见他。

    所以他在梦里是什么身份?鬼吗?

    “鬼”,其实是一种笼统的民间说法,古人认为**像件“衣服”,穿衣服的是魂魄,**死了以后,魂魄裸奔,还得摇号排队,再去领取一具新的,也就是所谓“转世投胎”什么的……不过这其实大多是无稽之谈。

    异控局内部的研究院对这个课题有详细解释,所谓“鬼”“灵”“魂”等等诸如此类的说法,其实都是某种生命物质,被特殊能量聚合。很多修真传说中,“元神离体”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像人皇这样生命能量无法估量的,甚至能在身体不在的情况下,凝结出一个与常人别无二致的躯体——比如赤渊里那个被阴沉祭文召唤出来的那个,虽然记忆缺失了很多,与本尊相比缺失缺了许多活气,但已经足够逼真了。

    至于那些生前就不怎么健康,随便爬个三层楼都能喘成狗的凡人,也就不要奢望自己这具不中用的**腐朽后还有“灵魂转生”了,“灵魂”早在中枢神经系统受损的时候就凉了,比**烂得还早。

    也就是说,即便是所谓的“鬼”,用相应的能量仪器也能检查出来,像他梦里那种有意识有知觉的,能量反应一定非常高。

    普通人看不见就算了,但盛灵渊那双眼睛比异控局的能量扫描仪还厉害,只要不是特别稀有的物种,大部分沾一点远古妖族血脉的“特能”,他都能一眼看出来。

    为什么连他也看不见?

    还有最后那个钟声,宣玑觉得那钟声他在哪听过,应该在他庞杂的传承记忆中的最深处……

    就在宣玑把自己锁在房门外的时候,他遗落在床头的手机开始疯狂地震动。

    肖征用私人手机连着给他打了十通电话,联系不上人,处于快要燃烧的边缘了。

    他的公用电话已经被打爆了,不同的电话和信息没完没了地跳,热得烫手。

    他把宣玑给他的那张咒做成水印下发之后下发,值得欣慰的是,大部分人都没什么反应,但有一小撮人身上闪过红光后,突然就不明原因地晕倒了!

    这些人大部分是核心安全部门的外勤,不乏位高权重的,各地分局都有类似的情况出现。

    肖征这边接到消息,也是措手不及——他本以为宣玑给他的就是个“检测咒”,下发以后就能看出谁非法动用过镜花水月蝶,这样他就可以有针对性地向上级要求彻查。

    宣玑这小子,烧过他眉毛,招呼都不打一声,一道引雷符把他劈成了光头,这种在检测咒里做手脚的事太符合他的尿性了。

    酒店大堂的宣玑连打了一串喷嚏,无辜地揉了揉鼻子,还不知道自己身后又骂名滚滚来了。

    肖征愤怒地摔了手机——想不明白自己怎么还能相信这货靠谱!

    这时,来电显示赫然跳出了黄局的大名,这电话不能不接,肖征只好缓了口气,拿起滚烫的手机。

    黄局那边劈头盖脸地问:“怎么回事?小肖,你在搞什么?紧急通知谁让下发的?看完就晕倒又是什么情况?”

    “我……”肖征刚要说话,一只冰凉的手突然从后面伸出来 ,捂住了他的嘴,肖征吓得一哆嗦,身上“呲啦”一下起了微小的电流,手机屏幕紧接着灭了。

    那扣住他的手像被静电打了一下,指尖微缩,随后,肖征听见一个人“嘘”了一声。他蓦地挣开那只手,转过身,看清来人以后,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接连往后退了三步,后背弓了起来,声音变了调:“你是谁!”

    来人顶着一张跟赤渊魔头一模一样的脸,不知道怎么进来的,好整以暇地冲他微笑:“莫怕。”

    肖征这时才看清,对方身上穿着一套白色的运动服,应该是定做的,胸口还写着“东川分局第四十七届秋季运动会”的字样,身上也没有文件里描述的那股“腐朽”的味道,他抽了抽鼻子,倒是闻出了酒店洗发水的味。

    “你是……那个剑灵?”

    盛灵渊很细心地给病号关上窗户,泰然自若地搬了把椅子坐下,又和颜悦色地指了指肖征的伤腿:“你腿脚不好,坐下说话吧。”

    肖征:“……”

    这也太不见外了,到底谁才是主人?

    肖征问:“宣玑让你来的?他人呢?”

    盛灵渊没回答,指了指肖征的私人电话——黄局方才刚说两句话,电话就断了,立刻又把电话打到了他的私人号上:“想必是上峰传音,不要承认。”

    不要承认?

    盛灵渊的普通话发音虽然还算听得懂,但用词怪怪的,肖征十分不习惯,满半拍才反应过来:“你是说,让我不要承认那封紧急通知是我发的?不是……等等,那咒又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有些人碰了会晕倒?什么原理?中招的还能醒吗?有没有后遗症?姓宣的那小子告诉我这是检测用的我才同意发的,你们这些不着四六的玩意,这是人身伤害知道吗……”

    肖主任脾气急起来,那语速就跟灌口似的,盛灵渊有一半没听懂,见他急赤白脸那样挺有意思,被他逗笑了。

    肖征出离愤怒了:“还有脸笑!记过!处分!停职!扣工资!”

    盛灵渊长这么大,也没被人这么吼过,一时觉得有点新鲜,心说:“小雷兽好大的嗓门,果然天赋异禀。”

    他于是指了指旁边的保温杯,保温杯就悠悠地飘起来,自动倒了半杯水递到肖征面前:“润润喉,稍安勿躁。”

    肖征:“……”

    这是宣玑的剑没错了,可恶样像一个妈生的。

    “你们在明,别人在暗,”把肖主任气了个七窍生烟,盛灵渊才慢条斯理地说,“心眼不要太实在了,倘若有人动过人面……镜花水月蝶,却恰好没碰你发的那份通知呢?或是有人位高权重,指使他人去做这种勾当,自己的手反而是干净的呢?”

    肖征义正言辞回答:“所以要严查,有这个证据,我就可以向上级请示,先从直接接触过蝴蝶的人开始,不信拔出萝卜带不出泥……你又笑什么?”

    肖征发现这“剑灵”的气质比宣玑还欠抽,因为他一笑起来,眼角眉梢都挂着“你可真是个缺心眼的小可爱”的潜台词。

    “这位小……”盛灵渊看见了肖征额角的青筋,把后面的称呼吞了回去,继续说,“若你用过那蝴蝶,你会坐以待毙吗?”

    肖征一愣。

    “我说过,你们在明,他们在暗,这些人若是狗急跳墙,联手勾结外人——那些像东川这些人一样谋财害命之徒——一起叛乱,你待要如何收场?”盛灵渊敲了敲椅子把手,“就说那‘紧急通知’是有人冒你名发的,里面有恶咒,报给上峰,再广而告之,警醒所有人不要打开。以防止传给别人为名义,将那些‘中招’者单独隔开,严密控制,暗中翻查其所有私物财产,看他们与何人联系。近来蝴蝶一事沸沸扬扬,贵司……贵局想必也是人心惶惶,密谋者们私下里联系一定十分密切,必有马脚。”

    肖征飞快地消化了一下他的话:“你到底……”

    “平日里要不动声色,出手便要打蛇七寸,否则一击不中,必遭反噬。有时做事太正派了,反而坏事,嗯?”盛灵渊站起来,瞥了一眼窗外早高峰的车水马龙,忽然问,“你知道何为‘人烛’吗?”

    肖征听说过这个词,赤渊毕春生一案的结案报告里提到,赤渊里召唤出来的魔头说毕春生是“人烛”。

    “天生万物,本无所谓‘魔族’,‘魔’都是生灵痛不欲生,抱一执念,舍弃一切、斩断一切,自愿堕落,若是修为不够,连‘人魔’也当不成,只好化为不人不鬼的‘半魔’,便叫做‘人烛’。”盛灵渊看了肖征一眼,眼角卷起一点温润的笑意,与他擦肩而过,离开了病房,只留下一句,“分明是清平盛世,何至于此啊。”

    肖征架着拐追出去的时候,那人影已经不见了。

    肖征突然想起了什么——不对,他病房的门窗都贴着驱魔辟邪的符咒,门口还有个异常能量检测仪,怎么人都进来这么半天了,都跟死了一样?

    他连忙一瘸一拐地仔细查看,发现异常能量检测仪上的指示灯全灭……这玩意过载了!

    这时,才被放回房间的宣玑终于拿回了自己的手机,把电话打了回来。

    一看那一串未接来电和肖征愤怒的语音信息,宣玑立刻就猜到怎么回事了,他此时对那位陛下已经没脾气了。

    别人是“打一棒子给一甜枣”,盛灵渊天天给甜枣,每颗甜枣里都掺着耗子药。

    “老肖你听我说,”电话一接通,宣玑就飞快地说,“别承认那通知是你发的,再发一封邮件,就说刚才那封是病毒,让大家不要打开,然后把中招的……”

    “以预防传染的名义隔离调查!刚说完又说一遍,知道了,烦不烦!你给我等着,回头再找你算自作主张的账!”肖征怒气冲冲地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