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倩如说:“其实我觉得, 局里有时候挺能和稀泥的, 有时候又挺无情的,处理什么事,不是看对错和情理, 就只是看结果。不好收场的,就拉一条被子盖住, 等实在盖不住了再说。处理完也不会有什么后果的,销毁决定下得可麻利了——反正知春不就是一把刀么,燕队一条光棍, 也没有什么背景,销毁就销毁了, 这回蝴蝶的事万一捅出来伤筋动骨,所以就得‘大局为重, 慎重处理’。”

    说话间, 她看见盛灵渊瞄了旁边的小牛排好几眼,都快放凉了也不动一下,就知道他是嫌牛排块大, 于是端过来帮他切了。切完, 见盛灵渊有些惊诧地打量着她,脸又一下红了,小心翼翼地问:“您是要吃这个吗?我那个……顺手就……”

    平倩如怯懦又内向,长得也不好看,从小到大,她好像总是和周围的人格格不入, 如果不肯夹着尾巴小心做人,就有要沦为“怪胎”的风险。她不想显得不合群,所以总是小心翼翼地试图团在别人身边,默不作声地伺候一个又一个的公主病。

    本以为进了异控局就好了,反正这里都是怪胎,她可以回到“怪胎星”做自己了,没想到“怪胎们”的明暗规则也并不比普通人少。

    方才盛灵渊那个“我想要那个,但是我不说,你得领会意思,主动给我送过来”的矜持眼神太熟悉了,平倩如一不小心就把大佬当公主病对付了。

    盛灵渊眼角轻轻一弯,平倩如脸更红了,甚至有点耳鸣。

    “您……您有剑铭吗?”她结结巴巴地说,说完,又觉得“剑铭”这词的发音听着像骂人,又慌慌张张地改口,“不是,我、我是说您怎么称呼?”

    盛灵渊想了想,“灵渊”这名字,当时他在赤渊报过了,既然宣玑那小妖替他遮掩身份,他也没必要在后面拆台,于是说了自己的另一个名字:“吾名潇,你也是他们说的那个……‘特能’吗?”

    “是啊,但我也不知道我的特能是什么,有时候我觉得杨潮都比我像‘特能’,局里也检查不出来,只是显示我的能量水平超过了‘特能界定线’,就稀里糊涂地把我招进来了。” 平倩如苦笑,“搞不好是那天检测仪器坏了——要不然我现在应该留校做研究员了。对了,您不知道什么叫研究员吧……”

    盛灵渊好像从头到尾也没说几句话,但一顿饭以后,平倩如莫名其妙地把自己生平都交代了,连隔壁家狗的“个狗**”都没保住。

    她不是健谈的人,很少能跟别人聊得这么愉快,吃完饭去签单,整个人还晕晕乎乎的,怀疑自己有什么隐秘的花痴倾向,遇见个长得帅的就刹不住舌头。签单的时候,她无意中一回头,看见那个自称“潇”的剑灵若有所思地注视着自己,但目光并没有停留在她身上,而像是在透过她,看着别的什么。

    那眼神平静而欣慰,但似乎又含着一点渺远的悲意。

    平倩如一愣,再要仔细看的时候,他已经回过神来,冲她笑了一下,注意力被一个小孩手里的冰激凌球吸引走了,好像方才只是她的错觉。

    十分钟以后,盛灵渊终于在平倩如的指点下,明白了怎么从酒店正门出去,他举着个花花绿绿的冰激凌,坐在酒店楼下城市综合体前的小广场上,看人。

    商场拜他所赐,漏了个洞,关了一半,有紧急施工队在那抢修,但这天正值周末,广场上来来往往的市民还是络绎不绝。

    盛灵渊长发绑成一束,坐在喷泉旁边,模样太扎眼,弄得来来往往的人都忍不住回头看他,陛下是从小在众人视线焦点里长大,不怕人看,谁对上他的目光,他还会冲人家一笑。

    半个广场的路人都被他把脸笑红了,没一会功夫,好几个女孩走过来问他要“微信号”。盛灵渊不知道“微信号”是什么东西,但不妨碍他巧妙地跳过话题,照样跟人相谈甚欢。

    宣玑从医院回来,从停车场坐电梯上了露天吸烟区,靠着栏杆往下一看,一眼就看见了此情此景。

    他点了根从老王那薅来的烟,登陆了异控局的内网。

    总局的电子办公做得还不错,架构清晰,“器灵”备案登记可以直接在线填表,宣玑一目十行地看完了那个“全责协议”,看得胃疼。

    真是全责,事无巨细,连“出差时额外食宿费用由负责人自理”这种规定都写上去了。

    “什么鬼东西。”宣玑没骨头似的往栏杆上一趴。

    这玩意他是绝对不可能签的,“负责”,前提得是他能控制。

    控制人皇?想什么呢!

    再说盛灵渊又不是真剑灵。

    至于把陛下送到总局隔离室,那更是开玩笑,他老人家一个不满意,还不得把总部大楼掀个底朝天?

    这时,他看见盛灵渊冰激凌吃完了,有个小姑娘被朋友推出去,上前羞羞答答地问了句什么,盛灵渊欣然点头答应,那小姑娘就捂着脸,一阵风似的跑到附近的甜品摊上,点了一大杯热饮给他,又一阵风似的跑了。

    宣玑:“……”

    他感觉陛下也不用有什么身份了,以后在路边卖笑就够他活得挺好。

    宣玑退出了系统,把手机锁了屏,决定干脆不备这个案。

    备什么备?反正盛灵渊也不会老老实实地留下,到时候就说自己剑丢了就得了。

    他没问盛灵渊以后有什么打算——问也没用,那老鬼不可能说实话。

    他俩虽然一起进出巫人塚,又几次被迫战斗在同一阵营,但到目前为止,基本还是一搓就裂的塑料友谊。更麻烦的是,他俩一沾上对方的血,就会产生很麻烦的联系,混在一起本身也不方便,宣玑推己及人地想一想,如果他是盛灵渊,那巫人塚的事情一了结,他应该就准备走了。

    宣玑给那位陛下洗头发的时候,详细讲了自己的身份是怎么来的,以盛灵渊的聪明,应该听得出来,这是在隐晦地指导他怎么混进人群。

    这时,盛灵渊好像感觉到了他的目光,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宣玑耳边就响起那人的声音:“多谢款待。”

    宣玑趴在栏杆上,懒洋洋地冲他摆了摆手。

    “人面蝶的查验方法给你们留下了,记得快刀斩乱麻,以免夜长梦多。”盛灵渊站起来,“小妖,就此别过吧。”

    他说完,就端起那杯热巧克力,抿了一口品了品,转身汇入了茫茫人海,显眼的白色运动服和长发闪了几下,旋即不见了。

    宣玑没反应过来之前,已经先一步站了起来,下意识地就想追上去,可一条腿刚跨上栏杆,他又回过神来,心想:“这不是挺好的吗?”

    就在这时,肖征发来信息——被隔离了二十四小时的肖主任这会刚想起来问他剑灵的事,宣玑捻灭了烟,一边走一边把电话打了回去:“我正要跟你说这事呢老肖,本命兵器丢了需要备案吗?唉……可说的呢!一回来就找不着了,离家出走了吧……你说这事……我第一个月工资还没领,已经赔进去好几身衣服外加一把剑了!能不能报销?我看那个月德公他们偷出去的‘秘银’就不错,比我那破剑炫酷多了……”

    盛灵渊没走远,他不急着给自己找身份,阴沉祭文这事没解决,他不太放心离开这群不靠谱的后辈。

    他给宣玑的那张巫人族咒上做了手脚,趁着夜色,盛灵渊从高楼大厦的顶端掠过,快成了一道风,循着那张咒文的气息,来到了肖征的医院。

    肖征把宣玑带给他的咒扫描进了电脑——那鸟人说这东西的效力在上面的文字,是写的还是印的没关系——然后他把符咒做成透明的水印,打在一份紧急通知的文档里,没有请示黄局。

    第二天正好是周一,上午九点,各单位依照惯例,都在组织例行晨会。

    巫人族的符咒就在这时被压缩在邮件里,顺着内网,挂着“第一优先级”的重点标识,瞬间传到了全国各地的异控局分部,同一时间,几乎所有人看到了那封《关于违法使用镜花水月蝶瞒报伤亡人数的调查通知》。这是毕春生出事以来,官方第一次发声,无数心里有鬼的、好奇的、八卦的手点开了那份文件。

    电子文档展开的瞬间,每个人身上都亮起了或白或红的光。

    与此同时,宣玑从一场诡异的梦里惊醒——

    他不是普通人,通常是不做梦的,特别是圣火戒指碎了之后,连那个疑似盛灵渊的背影都没再出现过了。

    而且一般在梦里,他也只是一个视角,就像在屏幕外面看电影,本人是不在其中的,可是这一次的梦格外奇怪,宣玑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火焰色的长袍,捏了捏手掌——他居然有感觉!

    就在这时,他的脚突然自己动了起来,拖着他往一个方向走去。

    宣玑:“什么情况?”

    他发现自己赤着脚,悄无声息地走进了一个寝殿里,周围有仆从模样的人头一点一点地打瞌睡,突然惊醒,朝他看了一眼。

    宣玑吓了一跳,却见那仆从仿佛没看见他似的,又困倦地合上了眼睛。

    “我现在是个什么?幽灵?鬼?这一身红红火火的,不是厉鬼吧……怎么还往里走,这是哪?”

    他不由自主地进了那重重纱帐中,停下了脚步,远远地注视着帐中的人。

    那人平躺着,即使在睡梦中,似乎也在不安地皱着眉,眉目间戾气逼人。

    是盛灵渊。

    宣玑对着他发了好一会的呆,这具身体还是没有要动一动的意思,心想:“半夜三更摸进别人卧室里,这样很像变态啊……哎,刚说完就动了。”

    他脚步犹豫地走到那床边,侧身坐下,不知是他太轻还是床太硬,那床榻居然没有一点凹痕。

    宣玑听见他自己轻轻叹了口气:“今日就此诀别,往后怕是没有相见之日了。”

    盛灵渊的眉头似乎皱得更紧了些,宣玑看着他的脸,愣了愣,心里忽然涌起说不出的悲怆与眷恋。

    随后他发现自己的胳膊不受控制地抬起,火红的长袍下露出一只没有血色的手,轻轻地抚摸过盛灵渊的脸。

    宣玑猛地甩开那陌生又强烈的情绪:“这这这就不太文明了吧!醒醒,陛下,有人摸你!”

    床上的盛灵渊不知道怎么回事,睡得跟死鬼一样,被人这么摸都没醒。

    宣玑自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拼命想把胳膊往回抽。

    “真的像变态啊……喂!”

    然而他出了一脑门热汗,手没抽回来,身体却往前倾去。

    宣玑心里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灵渊……”

    他舌尖上迸出这两个字,轻轻地砸了下去。

    在宣玑心里大声的“卧槽”中,他梦里这个有感觉却不受控制的身体垂下头,轻而虔诚地含住了盛灵渊干涩裂口的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