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玑脑子里, 一万个尴尬互相拉扯着呼啸而过, 他想解释,但被尴尬践踏过的脑子忘了词,一时间, “废话上车拉”的人设竟然岌岌可危,结结实实地体会了一回社交恐惧症患者的真实感受。

    谁知盛灵渊的反应异常平淡, 他醒过神来,轻轻吐出口气,放开宣玑, 又轻描淡写地摆摆手说:“不必伺候。”

    宣玑:“……”

    盛灵渊又有些吃力地坐了起来,不知牵动了哪里, 他起身时肩背一紧,手往上抬了半寸, 像是想捂住哪里, 但随即又忍住了,他默默地坐了一会,动作迟缓但沉稳地站了起来, 指了指床单, 吩咐:“叫人撤换了吧。”

    宣玑匪夷所思地瞪着他,见陛下脸上全是理所当然,一点也没有剥削劳动人民的羞愧。

    他于是半带嘲讽地问:“要不要小的服侍您沐浴更衣啊?”

    盛灵渊翻了翻扔在墙角的衣袋,被里头的几件衣裳寒碜得眼睛疼,这回连手都懒得摆,只是懒洋洋地弹了一下手指——不必, 你下去吧。

    宣玑:“……”

    这些万恶的封建统治阶级,什么狗态度!

    衣裳盛灵渊是会穿的,刚从赤渊醒来的时候,他正好碰上了那几个游客,那会他什么都不记得,见此地风土人情十分古怪,就暗中跟了那些人一段路,然后照着那几个人的装束,用树叶和简单的幻术给自己捏了一身——衣与裳的样式、颜色,往往有很复杂的讲究,初来乍到,要是犯了什么忌讳就不好了,盛灵渊是个仔细人,所以他研究了每个人穿着的特点,总结出了共性和他们身上几种最常用、看起来最安全的颜色。

    不过现在知道了,当时他谨慎过头了,这里的人简直百无禁忌。

    “活得真放肆啊。”他又艳羡又嫌弃地想,“就是自由了过头,有点不知美丑。”

    这两年正流行“大长腿”,人们都在想方设法地拉高所谓“腰线”,上衣要么短小,要么就塞进裤子里,这在陛下眼里简直就是“衣不遮体”,就算干苦力的穿“短衣”,那也没有这么短的!

    盛灵渊把一件电光蓝的“超人”背心丢在一边,骚气绿的那套他可能是怀疑有毒,碰都没碰,最后矬子里拔将军,他捏着鼻子,捡了一身白色运动服,凑合拿走了。

    卫生间的门有锁,但盛灵渊不会上,于是带上门后,他先是生疏地拧开了水龙头,手指将水流引出,回手点在卫生间的门上,水流迅速在门上爬出了一道禁制,继而在他手心凝结成冰,卫生间里的温度直线下降,整扇门都给冻住了,空调热风“嗡”地一声。

    盛灵渊被空调出风口的动静惊动,抬头看了一眼,虽然宣玑跟他说过那是什么,但这些当代人都能充耳不闻的环境噪音还是会让他紧张。

    几个简单的动作,盛灵渊额角已经冒出了冷汗,他伸手撑住水池。手抖得不成样子,衣带拽了几次才磕磕绊绊地解开。

    生死花藤织就的袍子一离开他,立刻萎顿成一把死气沉沉的枯草。

    盛灵渊死死地按住胸口,把一声闷哼锁进喉咙里——他的胸口上并没有血迹,而是黑气缭绕,几根火焰色的“线”若隐若现地卡在他的胸口里,周围的血肉不断被腐蚀,又不断自己愈合,反复拉锯,看起来格外触目惊心。

    盛灵渊的手指骤然发力,直接杵进了自己胸口,掏心似的揪住一根“线”,强行往外拽去。

    外面的宣玑百无聊赖地打开电视,随便挑了个台,当背景音放,然后拿出早餐菜单叫客房服务。

    放下电话,他就彻底没事干了,五脊六兽地在屋里晃了几圈,他拿出手机,把刚下的那本破历史读物……以及几本不知道怎么混进来的**小说删了。

    自然界里,但凡是长了翅膀的,大部分都好臭美、好色,宣玑虽不是什么真鸟,但因为后背上多了这么个不正经的器官,所以也没能免俗——男色女色各种色,他都有胃口欣赏。

    “可是好归好,”宣玑手里把手机翻来覆去地盘,语重心长地劝自己,“还是得有理智啊。”

    说着,“有理智”的宣主任竖起耳朵,听了听隔壁卫生间的声音。

    没动静。

    宣玑不由得“替古人担心”起来——听说这些**糜烂的封建统治阶级连饭都要别人喂,生活到底能不能自理?”

    “我说陛下,是不是忘了怎么开热水了?墙上那个不锈钢——就那个铁把手,抬起来,往红的那边拨一点!”

    盛灵渊没理他。

    宣玑翘起二郎腿,仰头靠在沙发上,盯着电视上又唱又跳的女团看了一会,这是他最喜欢的一个组合,但今天不知怎么的,半天也没听进去她们唱了什么。

    脑子闲下来,他把这兵荒马乱的几天里所有的事飞快地过了一遍,渐渐皱起眉。

    他能感觉到自己和盛灵渊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不单是沾了对方的血就会强行心神相连。持续了十年的梦,一直温养在后脊里的剑……还有巫人塚里初见盛灵渊时,千头万绪的情绪。

    直到这时,那种激烈又陌生的情绪仍徘徊不去,稍微一个念头,就立刻卷土重来。

    宣玑不适应的动了动空了的手指——对了,还有那枚碎了的圣火戒指。

    他正在盘算,近期有时间是不是要回一趟族中祭坛,手机忽然一震。有个人要加他微信,来自平倩如拉的那个群里的谷月汐。

    宣玑顺手点了接受,谷月汐那边很快敲来一大段话:“宣主任,这事可能是我多嘴,但我想了想,以防万一您不知道,还是跟您说一声——今天您剑灵给您挡了一下,您去扶的时候,我本打算过去帮忙,听见他说‘别碰有血’,有点担心,就用透视眼看了一眼。”

    宣玑怪别扭地拽了拽衣服,觉得以后还是离这位女同志远一点。

    谷月汐紧接着又发了一条信息:“我看见他的伤口其实已经愈合了,但是被您的阵法刺穿的部分一直被腐蚀,伤处有特殊的能量反应。我记得刚入职的时候安全部培训过,那好像属于某种不祥的邪恶力量。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提醒您小心一点,毕竟是剑,武器接触过的东西很多,有可能会被污染的。”

    盛灵渊又不是真的剑灵,自己就够邪的了,什么东西能污染他?

    不过……被腐蚀?

    宣玑沉思片刻,站起来走到卫生间门口:“您真不用帮忙吗?”

    说话间,他的手按在了门上,门那头传来的刺骨的寒意让他手指一缩。

    宣玑一眯眼,门上有禁制。

    就在这时,卫生间里突然爆出一阵压抑的低咳,宣玑明显感觉那禁制松动了片刻,他拍在门上的手掌立刻腾起火焰,火光下,酒店的卫生间门透明起来,清清楚楚地映出了那一边冰封的禁制,宣玑并指如刀,冰茬一下被他划开,禁制破了,门猛地向里面弹开——

    盛灵渊从自己胸口抽出了最后一根“线”,人仍站着。

    镜子、水池、地上,一串一串的血迹像凄艳的红梅。

    此情此景一下撞进宣玑眼里,他好像突然被吊在了万丈深渊上,心发抖似的狂跳起来。

    他眼前掠过一个画面——周围都是滚滚的岩浆,他的视线里一片死亡一样的灿烂,一个人影从空中落下,笔直地砸在他面前,被岩浆吞下又抛起。他惊慌失措地扑了上去,一把抱住那人,用尽全力想保护他,却反而将人往地火更深处拖去。

    最后一根“线”应该是扎在肺腑上的,伤口愈合之前,盛灵渊有点喘不过气来,声音都不对了:“出去……沾了血,我不好过,你就……你就舒坦吗?”

    宣玑倏地回过神来,一身冷汗地落回人间,下意识地抬起的腿僵住。

    好一会,盛灵渊才算攒够了一点力气,他伸手在空中虚虚地抓了一把,水龙头里的水流就随着他的手势开始冲刷周围溅上的血。

    “不用……咳,”宣玑发现自己声音很涩,连忙清了清喉咙,“不用这么费事,把那花洒摘下来冲一下就行。花洒就是……唉,算了。”

    他弹出一枚硬币,这回的硬币变成了一根很细的小铁链,缠住了花洒,摘了下来,又用另一枚硬币隔空撞开了淋浴热水,

    感谢便捷的当代科技,周围溅上的血珠很快冲干净了,并且不像盛灵渊预想的那样满地积水,而是自动顺着角落里的下水道流走了。

    盛灵渊忍不住赞叹了一句:“这倒方便。”

    他突然出声,不知道走什么神的宣玑吓了一跳,手一哆嗦,喷头里的水一多半喷在了陛下身上。

    盛灵渊的头发顿时被打湿成绺,原本能遮体的长发分开,露出半个肩膀。

    宣玑整个人都石化了。

    “啧,”陛下看起来倒不太介意,可能是战争年月不能太讲究,手比脚还笨的废物仆人经历过不少,“怎么毛手毛脚的——过来,小妖,帮朕沐浴。”

    宣玑像误食了自己的羽毛,一口气呛在嗓子里,咳成了狗。

    作者有话要说:  情人节快乐=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