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头雨点似的往下砸, “笃笃”地钉了一地, 宣玑差点就被钉成标本。可是把阿洛津钉在棺材板上好几千年的又不是他,这跟谁说理去!

    落地点正好还有点下坡,宣玑收了翅膀, 因为惯性,往前又足足滚出了二十来米, 一道风刃紧跟着打了过来,合抱粗的大树树冠被一刀劈开,当头砸向他。

    王队:“看车!”

    三个“风神一”的队员开着一辆面包车冲了过来, 张昭踩下刹车,猛打方向盘, 车尾横扫出去,正好撞开了那掉落的树冠, 谷月汐扒开车门, 把宣玑拉了上去:“坐稳了!”

    宣玑余光扫见车身上“某某海鲜供货”几个大字,心里顿时生出不祥的预感:“等会,你们几个哪弄的车?”

    “路边征用的, 情况紧急嘛, ”王队给他看自己的脚丫子,他一只脚上有鞋,另一只脚上挂着酒店的一次性拖鞋,“我连鞋都没穿好。”

    宣玑震惊了:“现在异控局的外勤还得会溜门撬锁?

    “她,”王队冲谷月汐一抬下巴,“透视眼, 撬锁神器。”

    宣玑先是无言以对,随后,他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大惊失色,一把捂住裤/裆,嗓音变了调:“什么,你透视眼?”

    谷月汐:“……您可真是那位‘不毛之地’的亲领导。”

    面包车狠狠地晃了一下,一侧的车窗被白骨洞穿,白骨上还连着半根指骨,瘆人地乱动,王队一肘子把它撞了出去,偏头见阿洛津也落了下来,就在飞驰的面包车旁边,他双脚略微离开地面,身如鬼魅,仿佛感觉到了王队的目光,扭过头来,面具和脸上同时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

    王队被他笑得心肝乱颤,连腿毛都立起来了。

    谷月汐飞快地说:“他身上那几处有血洞的地方就是能量核心。”

    王队冲她一伸手,谷月汐默契地递过一把枪。王队直接把枪口怼进了车窗破口处,稳准狠的照着阿洛津连开三枪。

    他虽然找不着北,但射击技术绝对是国手级别的,特殊的子弹闪着灼眼的白光,没入阿洛津的身体,其中一枚正中他眉心那个钉子钉出来的血洞。

    宣玑:“十环选手啊,兄弟!”

    可他还没来得及笑出来,就见子弹炸出来的血窟窿飞快地愈合了,那些特殊处理过的子弹就像是投进大海里的沙子,连个涟漪都打不起来就被吸了进去,阿洛津速度不减,又一道风刃在他手上成型!

    “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啊我的妈!”王队扯着嗓子叫,“宣主任,你除了放火,还有别的大招吗?实在不行你烧他一把试试,要是不小心把森林点着了,我给你灭!”

    宣玑:“扯淡!”

    不是他素质高讲究环保,连棵树也舍不得烧,实在是这片森林公园离城区太近了。像阿洛津这种离火里炼出来的魔头,耐火程度大概要远高于石棉,能赶得上炼丹炉里滚过一圈的猴哥,普通的火喷他身上,基本就是给他暖个手。

    能伤到他的火,也够把整个东川烧成烤箱了,那哪是王队一条杂交鲤鱼灭得了的。

    与此同时,一个疑问飞快地从宣玑心头闪过——他看盛灵渊用棺材钉钉魔头,几乎不比楔几根钉子往墙上挂油画难,简直到了轻而易举的地步,以至于一度让宣玑产生错觉,好像这个阿洛津只会玩弄一些风声大、雨点小的咒术。

    为什么?

    只是因为他和阿洛津属性相克吗?

    可是这事他现在来不及细想,阿洛津手上的风刃快要成型时,气流卷过会发出类似金属摩擦的声音,宣玑目测,他这一“刀”能把小面包削成吐司片。

    “枪给我一把。”宣玑说完,一抬手按在张昭肩上,“刹车!”

    张昭下意识地一脚把刹车踩到底,阿洛津没提防,仍然往前冲去,飞过来的风刃擦着前挡风玻璃掠过。

    宣玑手掌抚过谷月汐给他的枪,那枪身上刻满了铭文,随着他手指掠过,铭文被激活似的,爆发出火焰色的光。

    “帮个忙,”宣玑沉声对王泽说,“用水流裹住我打出去的子弹,千万不能漏火星,东川一年gdp将近两万个亿,咱俩可赔不起。”

    王队应了一声,“水火不容”二人组同时从面包车两侧滚下车,宣玑一抬头,眉心露出了火焰色的纹路,那是已经流传了三千年的古老图腾,从烈火与枯骨中诞生,又悲伤、又肃穆。于是当他不说不笑、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时,那妖异、古怪又矛盾的神性,就再次穿透时光,浮现出来。

    阿洛津伸手勾住一棵大树,以树为轴,把自己转了一圈,面朝他们。曾经的巫人族长脸上尚且有几分稚拙,长发与袍袖跳跃着,穿花绕树的蝴蝶一般,几乎显出几分天真烂漫的美感。

    然后他森然一笑,推着一把风刃,整个人朝宣玑压了下来。

    宣玑一跃而起,脚尖点过风刃——太轻了,他像能在风上行走似的,抬手扣动了扳机:“王泽!”

    子弹带着火光,弹出去的瞬间,周围的空气里就凝出了一层水膜,牢牢地将迸起的火花裹在了中间,可是火焰温度太高了,水不断地蒸发,王队只能不停地攫取着周围的水汽,脸都憋红了。

    谷月汐往四下看了看,透视眼落在了面包车后面的货箱里,她利索地撬开货箱,从里面翻出了一箱矿泉水,挨个拧开盖,往天上扔:“水来了,接着!”

    只可惜这一枪没打中,充足的水源裹着那枚流星似的子弹与阿洛津擦肩而过,射进了地里,可不知为什么,子弹里的火不灭。火不灭,王队也不敢撤回隔离的水球,只好对谷月汐说:“水别停!”

    宣玑一脚踩在阿洛津的肩膀上,阿洛津狠狠地攥住了他的脚踝,想把他抡下去,宣玑居高临下地朝他开了第二枪,随后另一条腿狠狠一别阿洛津的手腕,脱身后,惯性仍带着他旋转了大半圈,姿势优美得像花样滑冰……除了准头略差——还是没打着,子弹再一次是镶进了地里。

    不等王队抗议,宣玑又紧接着开了第三枪、第四枪……王队都快崩溃了,因为每克“入土”的子弹里火星都不灭,每多一颗子弹,他的压力就大一分,他快带不动了!

    谷月汐:“老大,矿泉水没了!”

    “想办法!”王泽嚎道,“宣主任,兄弟!您是负十环选手吧?我求您了,去得个帕金森治疗一下手抖吧!你……怎么还来!”

    说话间,宣玑已经打出了第六枚子弹,王队恨不能连自己身上的冷汗都抹下来用:“谷月汐,水!”

    谷月汐突然想起了什么,冒着满天飞的风刃,从车里爬了出来,三下五除二拆了发动机,翻出了车里的水箱:“凑合用。”

    第六枚子弹差一点就把地面上的树藤燎着,王队匆忙地从水箱里汲出水流,险而又险地裹住了它。

    宣玑被阿洛津和风刃追得天上地下一通乱窜,几次都是在千钧一发间惊险地闪过,游走在风口刀尖上,突然,他没注意脚下,被一根树藤绊了一下,虽然没摔,但整个人一踉跄,节奏立刻乱了。

    “再烧一次吧,”阿洛津狠狠地盯着他,喃喃地用巫人语说,“再烧一次吧!”

    发音温柔又低沉的巫人语在他的嗓子里破了音,听起来让人遍体生寒,他双手凝出了一把三米来长的风刃,像座小山似的朝着宣玑推了下去,宣玑狼狈地滚开,脖子上刮破了一个破口,正好跟盛灵渊在巫人塚里用钉子划的那个对称。

    而下一道风刃在上一道没有完全推出去之前就已经成型,随即追至,这回宣玑像是实在没地方躲了,王队变了脸色,谷月汐忍不住别过头去,张昭情急之下,掐了一秒的表。

    时间暂停,可宣玑却没有躲,他居然用这宝贵的逃生一秒向阿洛津脚下开了一枪。

    王泽:“你疯……”

    第七颗子弹落地的瞬间,跟其他六颗埋在地里的子弹产生了某种联系,一张火焰色的大网浮了出来,阿洛津正好在网中心。

    宣玑断喝一声:“收!”

    阿洛津此时惊觉,已经来不及躲了,镇守赤渊的守火人世世代代同渴望破土而出的邪灵打交道,纵然传承有断层,也有的是对付魔头的阵法。

    那张“大网”以七枚真火作基,分别对应了阿洛津几个被钉子钉出来的血洞,火光像细线,从阿洛津身上穿过去,把他“缝”在了地面。

    凶险的风刃烟消云散,只在宣玑衣服上留了一道浅浅的痕迹。

    阿洛津狠狠一挣,却挣不开,那些“线”纹丝不动,先是他身边乱蹦的白骨都落下来,随后,“细线”一收,把他的腰压弯了,阿洛津痛苦地嘶吼了一声,身上开始僵直起来。

    王队愣愣地看着被网困住的魔头,本打算偏头跟宣玑说句什么,一眼看见他眉心的图腾,心里无端生出一点畏惧,居然忘词了。

    森林公园上空的星月不知什么时候退场了,夜空中只剩下一颗启明星,东方隐约亮了起来。

    这兵荒马乱的一宿终于就要过去了。

    宣玑神色一闪,眉心的纹路消失了,光洁的额头一亮出来,他整个人的气质变得年轻又明亮起来。

    他脱力似的,往后退了半步,筋疲力尽地往身后的大树上一靠:“王兄,你可真是大自然的搬运工啊,非得有现成水源才行吗?好,现在水箱放空了,咱们几个怎么回去?”

    王队欲言又止地看了看他。

    宣玑一眼看穿了他在想什么:“做梦,滚蛋!我又不是客机!”

    谷月汐和张昭下车,没敢靠近阵中的阿洛津,远远地看了一眼,问:“这怎么处理?”

    “不知道。”宣玑头疼地叹了口气,“先困着吧,回去问问那个……那个……”

    还要跟那位打交道。

    一想起这事,宣玑就跟十天半个月没睡觉一样累。他吐出口闷气,不知道现在辞职,异控局能不能先把他第一个月工资结了。

    “真是厉害,阵法是您自己研究的,还是家传的?”谷月汐仔细研究着他的阵法,越看越觉得精致——在她眼里,地上的七枚子弹形成了一个闭环,巧妙地把阿洛津穿在了中间,这样一来,就算他有搬山移海的力量,也只是自己在跟自己较劲。

    阿洛津越是挣扎,就越是自我消耗。他脸上的面具表情狰狞,内外眼角不断渗出血,顺着脸颊流下来。

    谷月汐无心一问,宣玑的神色间却掠过一层阴影,没回答。

    这阵法是千妖图谱上的,宣玑本以为那本古书残卷是本科普读物,从巫人塚里走一圈出来,才知道它和那个神秘的帝师丹离有关系。

    可是丹离的东西,为什么会落在他们手里?

    难不成祖上真的和那个人有关系?

    一想起这个,宣玑就说不出地闹心。

    被困住的阿洛津突然撕心裂肺地咆哮起来,那些“细线”勒进了他的皮肉里,可是东川的群山在晨雾中沉默着,从他第一次带着年轻的族人们出走的那一刻,故乡的山水就再也没有回应过他的声音。

    人的一生,总会有遗恨与后悔,很多人都做过“假如一切能重来”的白日梦,然而梦醒了,知道不可能,也就算了。

    于阿洛津,他幼年被人间浮华的大梦吸引,少年叛逆,是热血燃烧下生出的妄念,他在花团锦簇之地长大,不知寒暑、不知疾苦,游走在无数不切实际的梦想中。然后那些梦一个接一个的破碎,只有最后这个有毒的不会醒。

    “只要赤渊火烧起来,东川会恢复原样,只要……”

    因此他走火入魔,不得善终。

    谷月汐被他吓了一跳,往后退了几步:“还是尽快联系总局,叫人想办法处理吧……哦,对了,宣主任,他是棺材里封的那个人吗?怎么会跑出来?肖主任他们那边什么情况?我联系一下……”

    还不等她解锁手机,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陌生号码,但看前缀,是总局的内线电话。

    谷月汐连忙接通:“喂,‘风神一’外勤谷月汐,我们这里正好有情况要向上级汇报……喂?”

    电话里只有“沙沙”的风声。

    “喂?听得见吗?”谷月汐皱眉,“可能信号不太……啊!”

    她手心突然传来剧痛,那手机忽地冒出漆黑的火光,把谷月汐的手心腐蚀掉了一层皮,手机滚落在地,里面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念着听不懂的词。

    那是……

    “阴沉祭文,让开!”宣玑先是一愣,随后一把推开身边的王队,一枚硬币从他指尖飞了出去,砸烂了谷月汐的手机,但已经来不及了——

    七颗子弹中的一颗被震出了地面半截,阿洛津怒吼一声,抵死一挣,把它薅了出来,精巧的阵法顿时破了,那些火焰色的“细线”带着魔的愤怒,加倍地朝着宣玑反噬过来,他心里甚至没时间琢磨第一个月工资没拿到就殉职亏不亏……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掠过,挡在了他面前。

    宣玑的瞳孔突然放大,那些火焰色的细线全都穿进了那人身上,来人微微颤动了一下,却一声没吭。

    直到这时,他带来的微风才迟到半拍地掠过宣玑的头发。

    风里有那股陈旧又奢靡的味道。

    阿洛津看清挡在他和宣玑中间的盛灵渊,忽地一愣。

    盛灵渊缓缓抬起手,攥住了扎进自己胸口的“细线”,血忽地顺着“细线”涌了出去,疯狂的阿洛津忽然像是碰到了天敌似的,连忙往后退去。

    可是宣玑的阵法太复杂,那些细线还打着结地捆在他身上,盛灵渊的血像是有生命一样,迅速盖过了细线上的火光,随之穿透了阿洛津。

    黑气顺着阿洛津的眉心、四肢、胸腹弥漫开,在他脸上留下蛛网似的裂痕。

    他愣愣地看着盛灵渊,忽然一笑,用巫人语说:“灵渊哥,其实你也一样吧?”

    盛灵渊的眼神毫无波动。

    阿洛津轻轻地说:“要不然,阴沉祭文为什么能唤醒你?其实你也和我一样吧。你这一辈子,痛快过一天吗……”

    他话没说完,人就像干裂的泥胚,顺着那些黑色的纹路裂开,随即连同宣玑的阵法,倏地化作灰烬。

    那一刻,东川的森林公园里,所有沉默的鸟雀一起哀叫着冲上天空,山间的晨雾忽地飞散了,露出清晰的山脊。

    盛灵渊面不改色地扯下扎进他胸口的几条“细线”,伤口和撕裂的衣服一起飞快愈合,他淡淡地说:“我留下的雷符被人触动了,但看来引出来的只是个分/身,抱歉,失策了。”

    宣玑嘴唇动了动:“你……”

    没事吗?

    盛灵渊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说:“年纪不大,好大的脾气。”

    说完,他看也不看阿洛津化为飞灰的地方,抬腿往来路走去,走了几步,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扶着一棵树站住了,宣玑正以为他有什么话要说,就见盛灵渊膝盖一弯,顺着树软了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刚登陆不上后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