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道这还不算完, 盛灵渊刚一脱困, 几道强光就冲他扫了过来,警笛叫唤了两声:“不许动!举起手来!”

    原来陛下被关在地库的这会功夫,宣玑他们已经完成了一拨“民宿拆迁”, 带着“大风筝”阿洛津往南边转移了,留下了一个鸡飞狗跳的现场……以及三位欲哭无泪的善后科人员——善后科的临时工领导还被临时征调成外勤了。

    旅游旺季, 东川各大安全部门本来就绷着神经,听说民宿一条街上有人半夜拆房,丧心病狂的“歹徒”居然还入室行凶, 打晕了一名游客,非常震惊, 立刻出了警。刚到案发地点,警车都还没停稳, 旁边酒店的地下车库就炸了。

    好, 还有没跑干净的“同党”。

    就这样,盛灵渊在闹市区的大综合体门口,被一圈闪着红蓝光的警车团团围在了中间。

    行动负责人借着同事的手电光, 探头看了一眼“落网嫌疑人”, 见这位穿着一条空荡荡的“裙子”,材质有点像草绳编的,也不知道是什么行为艺术,一头“假发”打着绺,笔杆条直地戳在一堆瓶瓶罐罐中间,仪态还颇佳——被他敲碎玻璃的铺面是个卖香水化妆品的。

    “嫌疑人这个……可能精神有点问题, ”这位警官迟疑着对旁边人说,“不知道有没有武器,来点支援。”

    盛灵渊:“……”

    平倩如、杨潮和罗翠翠躲在旁边,不敢冒头,已经不知道应该先联系谁。

    因为异控局属于秘密部门,他们请求公安部门合作,要走“自上而下”的正规流程才行,跟基层民警亮工作证,人家肯定不会认。而他们的正经部门领导正处于“飞行模式”,一时半会指望不上。

    罗翠翠眼看自己头上两根宝贵的头发岌岌可危,欲哭无泪地摸出电话,打给肖征,电话接通,刚响半声就挂断了——

    肖征那边,白雾凝成的剑颤颤巍巍地指向了人群中的一个外勤,但还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那外勤就狠狠地哆嗦了一下,腿一软跪在地上,嘴里大叫:“什么东西!”

    他话音没落,指向他的剑尖微动,又转向了他旁边的人。第二个外勤僵直了一下,直到剑尖再次指向别人,他才惊恐地跳了起来:“刚才有东西从我身上过去了!”

    众外勤一片哗然,人群里就像有一个看不见的幽灵,正拿外勤们的身体当跳板,跟那白雾凝成的剑捉迷藏。

    而那把白雾凝成的剑上,缭绕的火花越来越大,天上的雷鸣声也越来越近,几道闪电接连划破夜空,一道长似一道,好像马上就要跟“剑”上的电光相接,在场外勤们惊悚的发现,自己简直像在玩一场致命的“击鼓传花”,不知道哪个倒霉蛋会跟着那看不见的敌人一起遭雷劈。

    肖征一咬牙:“除了雷电系特能,其他人快散……呃……”

    话没说完,他身上就漫过一阵冰凉的感觉,肖征觉得自己整个人像是浸入了凉水里,一下没了顶,七窍和五官似乎都被什么蒙住了,他无法控制自己的四肢,可能感觉到手上的汗毛集体竖了起来,好死不死,就在这时候,遭瘟的罗翠翠打了他的电话!

    肖征只来得及在心里问候了善后科的祖宗十八代,整个人就被电光淹没了,周围一圈没来得及跑远的特能全都给电弧打了出去,在炸裂似的雷声里,夹杂着一声惨烈的咆哮,一道白影灰飞烟灭了。

    罗翠翠不是故意的,他也不知道自己一通电话,把能给他们结拆迁赔款的“爸爸”劈了,找不着肖征,只好六神无主地冲平倩如挤眼睛,无声地问:“怎么办?”

    平倩如比他还慌,她怕那个长发的男人。

    虽然他们宣主任声称这“人”只是“剑灵”,但出于某种直觉,她一看见那男人的样子,立刻就想起同一张脸谈笑间杀人抛尸的情景。

    到目前为止,虽然一团乱,但还没出人身伤亡事件,那所有的情况就都还有余地。可万一这位来历成谜的大佬一个不高兴,大开杀戒,那……

    然而出乎她意料的,盛灵渊并没有什么很残暴的反应,他只是往两个善后科人员的方向瞥了一眼,随后还居然配合地举起了手——虽然动作不标准,人家让他举手,他就给人举了一只。

    警队负责人气坏了,这神经病大半夜破坏公物就算了,被当场抓住,居然还敢嘲讽警察!

    “我让你举起手,谁让你上课回答问题了!”

    平倩如简直想扑过去捂住那位警察同志的嘴。

    就在这时,她耳边传来了盛灵渊的声音:“这种情况,你们一般怎么办?”

    那声音像一根极细的线,从远处飞过来,直接穿进了她的耳膜,平倩如一激灵。

    “传音入室。”盛灵渊用生疏的普通话说,“你有话小声说就是,我听得见。”

    平倩如探头看了一眼,她藏身的地方跟盛灵渊至少有五十米远,欲哭无泪,心说这得雷达才能听见吧?

    可是都已经这样了,她没别的招,也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耳语似的压低声音说:“以前要是有人看见不该看见的东西,我们都是用‘回响音’处理的,就是一种特殊的音波,能快速修改人的记忆。”

    盛灵渊看着几个警察上来,铐住了他的手腕,没反抗:“那为何不用?”

    “不行啊,”平倩如小声说,“要先通过谈话勾起当事人的记忆,然后再放‘回响音’,回响音的原理是大脑共振,削弱当事人和这段记忆有关的神经突触,再刺激海马体,把修改过的记忆输入进去。很复杂的,因为要修改的记忆一般带着好多强烈情绪,当事人回忆起这些事的时候,还会有其他的生理反应——杏仁核活跃,hpa轴持续亢进什么的,有时候即使修改了一段记忆,人其他的神经活动不能一起协调过来,当事人之后会产生不明原因的惊厥和恐惧,弄不好会崩溃的,想处理好,就算是最有经验的人,也得返工很多次……唉,其实毕姐——毕春生来了以后,用她的特能就方便多了,可是……”

    盛灵渊:“……”

    这小姑娘到底是哪里人?她们老家的“方言”怎么这么难懂?

    盛灵渊:“你简单点说,差什么?”

    “没时间了,再说我们人手不够。”平倩如说,“小杨共情能力太强,总被当事人带过去,以前从来没上过‘回响机’,就我跟罗叔……”

    盛灵渊打断她:“无妨。”

    平倩如:“而且回响音得在封闭的环境里才能放,要不然声波辐射范围太大了,随便一个路人的大脑都会被共振进来,操作人员也受不了。”

    盛灵渊:“我来就是。”

    平倩如也没别的主意,只好听他的,从包里翻出了一个巴掌大的小圆盒,戳在地上,小圆盒四角立刻伸出几根天线一样的“触角”,平倩如把特制的耳塞分给罗翠翠和杨潮,然后揭开圆盒盖子,从里面取取出一副长得很像无线耳机的仪器:“我只带了一副十倍的增幅器,怎么给你?”

    盛灵渊戴着手铐,被一个警察推了一把,踉跄了半步,声音和语气却依然十分平静:“那是什么?”

    平倩如:“简单说,就是让你的意识在回响音影响范围内占主导地位的道具。”

    盛灵渊:“不必,放吧。”

    平倩如犹豫了一下,只好戴上耳塞,输入了播放指令。

    特殊的声波“呜”地一下,朝四面八方辐射开,迅速笼罩了整片区域。

    “回响音”是什么玩意,盛灵渊到底也没听明白,但他知道,平倩如提到了毕春生有一点“魇兽”的血统。

    毕春生的血脉已经相当稀薄了,真正的“魇族”可难缠极了,族中高手能单枪匹马地把一整支精兵困在他捏造的梦境里,直到分不清真实与幻觉,活活困死在里面。当年为了对付魇,人族修士与巫人族联手做了一种“防风石”——用特殊的方法炼制后,切成两半,一半随身带着,另一半交给其他军中同僚,其中任何一方被困魇阵中时,另一方能通过“防风石”感应到,从外面破阵。

    防风石被激起时,拿着同一块石头的两人能同喜同悲,与平倩如说的“回响音”异曲同工。

    只不过“回响音”精巧多了。

    盛灵渊耳畔响起了无数杂音,音波所到处,所有的仍在活动的脑电波都被捕捉了进来,有醒着的,也有睡着的。

    扣着盛灵渊的民警只见被他们抓住的人抬起头来,无声地念了句什么,他脑子里随即“嗡”一声,呆立在了原地,那“犯人”手腕轻轻抖了抖,手铐就像大了三号的手镯,轻飘飘地从他手上滑了下去。

    所有人都听到有个人说:“方才,都看见什么了?”

    那声音好像带着强大的蛊惑力,像浮士德里蛊惑垂死者的恶魔,一时间,听见这个声音的人都跟着回忆起方才发生过的事。

    盛灵渊屈指掐了个手诀,无声的幻术与回响音波交叠在一起,飞散出去,人们同时被拉进了幻术里,幻术里夜色平静,像是要强行把那些起伏的心虚镇定下来。

    不甘心被蒙蔽的意识开始本能地挣扎,通过回响音反噬了回来。盛灵渊轻轻一皱眉,脸上的血色又稀缺了几分,他像平静的大海一样,接纳、随后吞噬了无数惊恐的思绪。

    不知过了多久,反抗越来越微弱,“回响音”像一条细线,刺着盛灵渊的太阳穴,与此同时,周围人们先是茫然、呆滞,随后神色渐次平静下来。

    离盛灵渊最近的民警第一个一头栽倒,盛灵渊顺手接住,轻拿轻放地把他靠在旁边的车上,紧接着,人们像被传染了瞌睡病一样接二连三地倒了下去,回响音范围里终于一片静默。

    堵住耳朵的善后科们看得目瞪口呆,盛灵渊背对着他们摆摆手,示意平倩如关了回响音。罗翠翠一脚踩上了播放回响音的小盒子,猛地把耳塞扯下来:“牛逼啊!主任他们家的剑到底是什么牌的?这功能也太强大了!”

    话音没落,就见盛灵渊晃了一下,勉强撑住了旁边的车前盖才没跪下。

    杨潮这个“感应器”同时痛苦地按住了自己的头。

    平倩如连忙上前:“哎,你没事……”

    她话没说完,盛灵渊已经动了,人影瞬间挪到了十米开外,只撂下一句:“其他事有劳了。”

    话音未散,人已经不见了。

    平倩如一愣,她以前工作中,不是没接触过有类人意识的“非人类”,那些东西或强大、或古怪,智商也有高有低,可是无一例外,都不太尊重人类社会法则——有些甚至根本理解不了。

    这把“剑”却不一样,她有种奇怪的感觉,仿佛他对异控局的保密条理非常熟悉似的。

    “这么有灵性吗?”

    “别感慨了,快快快!”罗翠翠叫道,“我收拾现场,小杨你给事故现场编个故事,倩如,你负责处理监控和各种行车记录什么的!”

    他说着,十多根绿萝藤从他身上脱落下来,落地迅速生根,长成了茂盛的一大团绿萝,滚进了警车驾驶座里,老罗和杨潮一起动手,把警察同志们塞回警车,然后一拍车屁股:“慢点开,别超速。”

    绿萝们平平稳稳地把警车从哪来开回了哪去。

    善后科这边得到了神一样的队友,工作顺利得超乎预期,相比起来,宣主任那里就差点意思了。

    宣玑轻信了王队这个蹩脚的导航,一路往南离开市区,结果发现南边是一大片森林公园。

    东川市的生态环境真是没得说,唯一的问题是——

    “王泽队长,哈喽?您还记得我是火系吗?把我往森林公园里带,您怎么不干脆把我五花大绑直接送人头啊?”宣玑忍无可忍地质问,“你到底哪边的!”

    “不是啊,”王队惨叫,“上北下南左西右东——地图上说南边是个内陆湖啊,宣主任,你是不是也找不着北?”

    谷月汐凝神于眼,目光穿透王队,看见了他手机地图,无言以对:“老大,是你看错咱们初始位置了。”

    王队:“不可能,实时位置有标志的!”

    张昭:“酒店那边信号不好,实时位置有延迟。”

    宣玑:“……”

    然而他想带着阿洛津飞出这一片森林已经是不可能了,阿洛津虽然有点轴,但毕竟是乱世长大的,十几岁就跟着人皇征战四方,第一次交手就发现宣玑会被环境掣肘,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他感觉得出,宣玑不敢在森林公园里放火,当机立断:“此地甚好。”

    阿洛津脚下的白骨蝴蝶蓦地分崩离析,像一大把乱箭,射向宣玑平展的翅膀。

    宣玑这才看清那些骨头的形状——都是人骨,不用想也知道是哪来的,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猛地往下俯冲,“骨头箭”就跟巡航导/弹似的,跟着他拐了个弯,穷追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