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灵渊愣了好一会, 猛地想起了什么, 暗叫一声“不好”,转身追了出去。

    可是充满现代化的豪华酒店,不少土生土长的当代路痴尚且五迷三道, 岂是区区一个远古人能走明白的?

    盛灵渊先被弯弯绕绕的走廊绕得眼花,被迫听了一大圈墙角, 好不容易摸进了电梯,复杂的楼层又给他看得一头雾水——这宾馆坐落在一个城市综合体上,四层以下全叫“某某大厅”, 阿拉伯数字和英文他又不认识,只好依着直觉按了最底下的一层。

    一般来说, 一个人要是心机太深,什么事都琢磨, 直觉通常不准。

    盛灵渊先被一碰就亮的电梯按键吓了一跳, 然后直接被拉到了漆黑一片的地下停车场里。

    扑鼻的汽油味把陛下熏得头疼,一时更茫然了,正好这时值班保安起夜, 顺便例行巡视一圈, 老远看见有个人影,就举起手电光来晃。

    这可要了亲命了,保安这一晃,一眼晃见个披头散发的形象,半夜三更站在空无一人的停车场,身上还有血!

    保安给吓得魂飞魄散, 还不等盛灵渊开口问路,他就怪叫一声,四肢在空中扑腾出了狗刨的姿势,一边嚎,一边鱼/雷似的“游”走了。

    盛灵渊:“……”

    宣玑没去前台——酒店里信号不太好,肖征一通电话说得断断续续,他跑六楼的观景吸烟区去了。

    此时,肖征正在灯火通明的巫人塚上。

    山脊坍了一半,掩人耳目用的假树和假草几乎都已经被烧秃了,祭坛里涌上来的潭水流向低洼处,冲进被秘银狂轰滥炸出来的几处凹陷,积水临时形成了“湖”。

    六个水系外勤分别站在三架直升机上,盘旋在巫人塚上方,同时“拉扯”起地面的水,潭水就像一整块布,被他们几个“拽”上了天。

    地面上,外勤们分了几组,在“水帘”两侧地毯式搜索。

    肖征应黄局命令,紧急把附近几个省市里能调的外勤都征召来了,一半去抓捕月德公的徒子徒孙们,剩下的都聚集在巫人塚,封锁了整个区域。

    他们得尽快排查现场、处理危险的巫人族遗物,确保再有人来时,这里不会留下任何安全隐患,以及最重要的——找到那个被震到水下的青铜棺。

    又是一个被阴沉祭文唤醒的魔头,比之前那位还诡异、精神状态还不稳定,这事细想起来瘆人。

    首先,阴沉祭文不是什么烂大街的东西,就连异控局的绝密档案里,也只有寥寥数语,连王博士都是一知半解,那毕春生、小胡子季清晨他们,不是成年后才觉醒特能,就是混混人渣盗墓贼,他们又是从哪接触到这种东西的呢?

    而所谓“巫人族”也好,之前在赤渊出现的那一位也好,除了极端危险,还都来历成谜。如果阴沉祭文是被人在后面操纵的,那这人绝对有资格当个考古系的博导。

    异控局众人百思不得其解——他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些大魔头都埋哪的?

    而现在最要命的问题是,根据宣玑的描述,现场调查小组计算出了青铜棺可能滚落的位置,肖征已经带人在附近来回搜了八圈,连块铜锈都没找着!

    “你确定吗?”肖征举着电话,深一脚浅一脚地迈过碎石和白骨,“我现在就在石台的遗迹附近,这些碎石块上还有祭文的痕迹,可棺材呢?”

    “应该吧,”宣玑含着根烟,口齿不清地说,“要么你再好好找找?”

    “应该”就算了,还“吧”!这不负责任的混蛋玩意儿,到底谁是后勤!

    肖征现在快让他训练出来了,一听见这货的声音,又恨不能化作一把喷枪:“我现在是丢了串钥匙掉了个手机吗?你……”

    “肖主任!”忽然,不远处的一个外勤举起手里的探灯,“您快看!”

    异控局的外勤配备的是“第四代探灯”——家用手电那么大,能打出柔和的白色光束,如果碰到异常能量物体,光就会由白转红,这东西灵敏度相当高,据说从地面上往下照,能检测到地下百米处的一株变异草。

    肖征一抬头,只见几个探灯的光束集中在一块空地上,白光下,地面上有一块长方形,突兀地变成了血红色,看尺寸,正好像口棺材。

    “这是不是就是那棺材留下的印?”提灯的外勤凑过去,“可是主任,这不对啊!”

    这当然不对,“探灯”是检测异常能量反应的,就算那青铜棺是一团火,挪开这么半天了,也早该凉了,怎么会是这个颜色?

    而且那么大的一口青铜棺,不管是被水冲走,还是被人挪走,地面总该留下点拖拽的痕迹,这也太整齐、太方正了。

    “小心,地面上可能有东西。”

    肖征话音刚落,山巅的乌云正好被风吹开,微弱的月光从云缝里漏了下来,不偏不倚地落在那棺材印上,地面像起了什么反应一样,倏地生出一层白雾,外勤们集体往后退了两米。

    只见那些白雾一开始像舞台上喷的干冰,随即可能是搅进了更多的水汽,质地变得浓稠起来,翻滚片刻,白雾开始凝出人和物的形象。

    像立体的沙画。

    白雾先是凝结出棺材的形状,严丝合缝地对上了地面的痕迹,紧接着,更多的白雾在“棺材”旁边聚集,凝出一个人形的影子。

    “还有音效!”

    “嘘……这说的是什么,不会是宣主任提到过的巫人语吧?”

    那白影伏在棺材上,念叨着一种未知的语言,声音在缭绕的森森雾气中盘旋,听着让人起鸡皮疙瘩,越来越高、越来越尖锐,虽然听不懂内容,但其中似乎承载着巨大的愤怒。

    声音快要崩裂时,棺材骤然分崩离析,人影跟着消散,棺材里露出另一个白雾凝结的人形——从剪影上能看出这人是长发,额角鼓起来一块,像是戴着个小面具,应该就是宣玑描述过的阿洛津。

    原来那棺材是这么没的,怪不得地面上一点痕迹都没有!

    异控局的外勤们集体目瞪口呆:“诈尸现场吗?”

    白雾凝出的阿洛津仰起头,似乎是面朝巫人塚的方向,突然,他做了一个仰天长啸的姿势,但并没有发出声音,随后腾空而起。

    众外勤先是看得一愣,随后又想起来——阿洛津当时应该是在水下,他不是会飞,是游上去了,人在水里当然没法吼。

    但……方才那个唤醒了大魔头的白影怎么能出声?

    还没等肖征等人想明白,就见那代表阿洛津的白影似乎是到达了水面,飞掠而去——往东川市区的方向!

    与此同时,白雾盘旋而下,落回地面,原地搅动片刻后,再一次凝出了那唤醒大魔头的罪魁祸首。

    只见那白影站在原来放青铜棺的地方,站姿闲适,双手抱在胸前,像是在等待着什么,跟众外勤们大眼瞪小眼。

    肖征蓦地转头:“你们有人把刚才的画面拍下来了吗?”

    好几个外勤应声举起手机——可见拍照和录像已经成为一小撮人遇到突发事件时的本能反应。

    “给我。”肖征挑了一个拍得最清楚的,发给了总部的王博士,随即又转给宣玑,问他,“你干的吗?这是什么?”

    王博士在总部待命,接到视频以后,老头很快打了电话过来。

    “这叫‘显影’,”王博士拖着老旦似的长腔,絮絮叨叨地说,“是一种古老的技术,古人经常拿来防盗用。施术的人事先留下‘记号’,之后一段时间里,那记号附近发生的所有事都能被‘显影’记下来——你们刚才看见的就是。就像那个……叫什么玩意来着?哦,摄像头!现在知道这个的人不多啦,这个对施术人的要求特别高,可不是一般的‘特能’办得到的,再说现在电话机不都能录像了么……”

    老王博士还没说完,雾的范围就开始扩大,把半个山头都笼罩进来,接着,边缘处传来嘈杂的人声,白雾里凝结出了直升机和吊车,然后是一队一队的人。

    “是我们,”肖征轻轻地说,“我们刚到这里的情景。”

    “等等,也就是说,我们在旁边收拾现场,这个……这个……”另一个外勤指着那抱臂而立的白影,惊恐地说,“这不知道是人是鬼的……就在旁边看着我们?!”

    一阵恶寒流过,外勤们集体绷紧了后背,就在这时,只见一团应该是代表某个现场外勤的白雾人走了过来,来到那唤醒了阿洛津的白影身边,白影熟稔地用普通话说:“你来了。”

    那不明身份的外勤没吭声,只是隐晦地朝白影伸出一只手,白影倏地一闪,没入那外勤身体,两个人影合二为一了!

    “不是……这几个意思?”

    肖征的脸色青里泛白,一字一顿地说:“意思是,那个用阴沉祭文搞事的罪魁祸首,就附在我们当中某个人的身上!”

    宣玑同步接到肖征在现场传回来的视频,看完以后,他随手把烟头拧在旁边的垃圾桶里,脸上露出了一个很古怪的神色,像是有点恼羞成怒的自嘲:“我说呢。”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根筋搭错,认为盛灵渊是“不舍得”毁掉阿洛津的尸体,才仅仅是把入魔的巫人族长钉回棺材里。

    狗屁,他老人家什么不舍得?

    巫人一族如逝水东去,死后又不能复生,还假惺惺地保护什么尸体?那老魔头哪有这种凡夫俗子的多愁善感?

    盛灵渊分明是算准了,用阴沉祭文的人一见他“不忍心”毁掉阿洛津的尸体,等他们一离开,一定会按捺不住,再来搞一次小动作。

    毕竟,谁会舍得放弃巫人族的力量呢?

    一阵夜风吹来,卷起了宣玑半干的头发,风里飘来了一股花香——甜得过了头,隐约带了点腐臭的腥气。

    “扶棺吐血,我居然还以为他是伤心。啧,我怎么想的?这他妈自作多情劲的。”宣玑冷笑一声,插着兜,转过身——不远处有个高架桥,一个单薄的身影风筝似的立在桥上的路灯上,视线正好和宣玑齐平……清秀的眉目间,有个可怕的血洞。

    阿洛津,就是个鱼饵。

    “我也是鱼饵。”宣玑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将心比心地想一想,阿洛津再次被钉进棺材,心里的怨恨值一定爆表了,一定会追着他们的踪迹找过来。

    在幕后做阴沉祭文的人,大概率会混在异控局的外勤队伍里,否则不会对异控局的内/幕那么熟悉。幕后黑手知道他们回东川市区休整,会放松警惕。

    盛灵渊方才突然翻他记忆也是故意的,就为了把他气跑。

    他身负离火,与诸邪相克,半夜三更往路边一站,相当于一个显眼的大火堆,对各路幺蛾子有极大的吸引力,阿洛津百分之百会被他引过去。

    这样一来,一方面,盛灵渊能腾出手去对付幕后做阴沉祭的人,另一方面,有他牵制阿洛津,能让阿洛津暂时顾不上去祸害人间。

    “还给我留了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宣玑心里磨了磨牙,“行,我今天才算知道什么叫‘无所不用其极’。”

    “我澄清过了,族长,我真不是那个丹离。”宣玑朝阿洛津一摊手,无奈极了,“您看看本人这张充满了胶原蛋白的脸,我长得像有那么老的吗?”

    阿洛津不为所动,冷冷地看着他。

    据说因为一个念头入魔的人,此后躯壳里就不再是原来的人了,他会变成被那个“念头”驱使的行尸走肉。

    宣玑不知道这种生前被自己族里恶咒千刀万剐,眼看着族人在离火中灰飞烟灭的魔又是什么情况。阿洛津明显是有记忆的,按理说也应该保存了一部分他作为人时的思想,只是成魔之后思维方式不能用常理度量。

    宣玑只希望他能有点逻辑,讲点道理。

    “当然,您要是想来跟我组成‘反诈骗’联盟,我还是很欢迎的,”宣玑说,“咱俩同属于受害人,确实有话聊……”

    “朱雀。”阿洛津字正腔圆地吐出了人族的古语,声音顺着凉如水的夜色掠过大街,灌进了宣玑的耳朵,“你身上……跟他一样,有朱雀一族的气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