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严重超载, 宣玑到底还是坠机了, 挥不动的双翅沿途挂了无数假枝枯叶,一伙人着陆的方式“硬”得不能再“硬”,不但撞碎了好几块石板, 个别弹性比较大的同志还在地上弹了几下。

    什么“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统统滚作了一团。

    “啊!我手机新换的, 又碎屏了!”

    “车钥匙飞哪去了,那是公车。”

    “谁把那钥匙扣上挂一铁球的?有病吧你们,脑壳都砸成爱你们的形状了……嘶, 这头发怎么又缠住了!”

    盛灵渊身上枯藤凑合编的袍子被平倩如的拉链勾了个口子,差点走光, 好在又从罗翠翠那粘了一打绿萝叶,勉强遮体, 他的头发搅在了宣玑的翅膀上, 打了个复杂的中国结,一时间,这俩人一个翅膀收不回去, 一个头发解不下来。

    陛下可能已经没脾气了, 穿着奇装异服,环保大使似的坐在地上,他面无表情地等着宣玑解头发……背对着被秘银炸得雪亮的群山。

    秘银巨大的能量与燃烧的真火互相碰撞,山脊忽然发出恐怖的碎裂声,继而引发了局部地震。

    随后,“轰隆”一声, 祭坛所在的半个山坡整体滑落,无数白骨随着那些精巧的石头梁柱一同化为齑粉,呼啸的风声里夹杂着凄厉的呼号。

    山上纸糊的假树成片地倒伏,朝着几个人砸下来,众人抱头鼠窜,宣玑还没能把盛灵渊解下来,情急之下,只好一展翅膀,把两人都盖在下面。

    周遭一下就安静下来,宣玑听见盛灵渊心里有很多杂音,但听不出来内容,他像是在拼命压制着千头万绪,露在外面的意识只在机械单调地数着数。

    这会他俩姿势别扭得很,宣玑翅膀一展,被扯了头发的陛下就得被迫偏头,又差点撞在一起。

    盛灵渊的嘴唇干涩,白得近乎透明,没有血色,却有血痕,让人想起远古传说中的“鲛人灯”,阴郁的鲛脂被火烤化,半透明的灯油中映出灯芯清冷的焰火,将灭未灭,但据说能烧上千万年。

    两人心神连着,宣玑这念头才一动,盛灵渊就感觉到了。饶是陛下有一张能把人骗得死去活来的嘴,这话他也没法接,只好默默地把嘴唇和下巴上沾的血擦了。

    尴尬……

    宣玑连忙收回视线:“都是这姿势太别扭了,那个……撞我眼里了。”

    盛灵渊顿了顿,并指为刀,把缠在宣玑翅膀上的那一小撮头发划断了。

    宣玑猝不及防地解放了翅膀,略微往后一仰,同时,心里又不由自主地想:“不是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古人都忌讳断发吗?”

    “父母”这词在盛灵渊心里一闪而过,勾起了一个模糊的冷笑,随即,又被他以强大的控制力压了下去。

    这时,震动声暂时停了,盛灵渊抬手掀开宣玑的翅膀,拂开周遭的假树,回头看了一眼巫人族的祭坛,他虽然没弄清这事是谁干的,但这些藏在暗处的鼠辈们误打误撞的一通乱炸,似乎也不是完全没好处。

    至少随着巫人族祭坛倾覆,里面那些危险的咒术也跟着一起被炸飞了。

    “所以……”“风神一”的谷月汐艰难地从旁边爬出来,惊魂未定地打破了沉默,“宣主任,那山底下埋的到底是什么?”

    劫后余生的众人面面相觑,宣玑却看了盛灵渊一眼,盘算着把巫人族的事说出来合不合适。

    他知道盛灵渊“听”得见,可是对方却全无回应,依旧是不慌不忙地往前数着,已经数到了一万三千多。

    宣玑是个很会“听话听音”的人精,愣了一下后,他立刻反应过来,盛灵渊这种“漠不关心”的态度,应该算是默许……他甚至有种感觉,盛灵渊其实是想把东川和巫人族的历史公之于众的,否则不会任凭他看到阿洛津那么多记忆。

    依照这位大佬的尿性,要是不想泄露秘密,在巫人塚里就得把他灭口了。

    但……既然这样,为什么当年巫人族被人从历史上抹去了呢?

    谷月汐又指了指杨潮:“还有,他没事吗?这哭得也太惨了,我看都快脱水了……这位小哥,你到底怎么了?”

    “我不……不知道……”杨潮半死不活地趴在地上抽噎,气如游丝地挤出一句话,“我好难过……难受……”

    “各位,我心里现在也有十万个为什么,但我感觉这些事还是先放一放,咱可以回去再讨论,”王队摘下头上掉的一根火红的羽毛,“鸟……宣主任?这是你抓的嫌疑人吗?”

    他伸手一指盛灵渊,盛灵渊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王队莫名其妙地哆嗦了一下,不由自主地蜷起了手指。

    刚数到一万四的盛灵渊中断了一下,心想:“鲤。”

    宣玑:“……”

    万万没想到,这位面如套马杆硬汉的老兄,居然有这么吉祥如意的血统。

    “不是嫌疑人,出了点意外,嫌疑人死地底下了,这事说来话长。”宣玑摆摆手,又转头看了一眼盛灵渊,“至于他……”

    盛灵渊垂下眉眼,似笑非笑地负手而立。

    他身上分明是件枯藤扎的衣服,遮体都得靠绿萝叶补充,往那一站,却好像依然是冕袍在身、弹指间号令九州的气场。

    “他是……”宣玑心思急转,不知道为什么,阿洛津临死时的祝词一直在他脑子里挥之不去,接着,他又莫名想起那个雷电交加的楼顶,阴沉祭文铺得满地都是,看得人胆战心惊,那人却全不在意,一句“朕平生最忌束缚”,宁可天雷加身也没有半步妥协。

    宣玑话到嘴边,来了个大转弯:“我的剑灵。”

    盛灵渊有些讶异地看向他。

    王队:“你的什么玩意?”

    这位宣主任怕不是个沉迷游戏和动漫的“死宅”吧?

    “剑灵。”宣玑迅速组织好了一段鬼话,毫不磕绊地说,“我那剑是家传的,古董嘛,本来还想哪天实在揭不开锅就把它挂网上卖了呢,结果没想到上次在赤渊碰上阴沉祭,本人……那个,太过于身先士卒,离雷有点近,也不知道那八十多道雷跟我那古董剑起了什么能量反应……反正那以后就多了个剑灵。”

    众人听得一愣一愣的。

    “别提了,”宣玑唉声叹气,“你说他照着谁长不好,非得照那个被天打雷劈的大魔头长,也不知道要吓死谁。”

    盛灵渊深深地看着他:“你在帮朕遮掩?”

    “嘘,”宣玑迅速跟他交换了一个眼神,“您不怕被关在实验室里二十四小时监控,我还怕您大开杀戒呢,配合点,别惹事。”

    “他什么都知道,古代史尤其好,”宣玑又对王队等人说,“还记得好多失传的大招,不过现在普通话不太行……还有就是性格稀烂,大家都尽量别招他,古董嘛,是吧,体谅一下。”

    “全自动的?牛逼!”八百年前跟锦鲤是一家的王队好奇地看了看盛灵渊,虽然少见,但总局里也不是没有特能家族来的,有家底的“特能”都有特殊的家族传承,有些还挺忌讳别人打听,于是他赞叹了一句,就很自觉地移开了视线,自我介绍,“我是风神一的负责人,老王——王泽,按肖主任指示,过来捞你们……准是一下飞机就让月德那老兔子盯上了,真他妈见了鬼了,他们居然有秘银!我都没摸过秘银呢!”

    宣玑:“秘银的事别忘了跟老肖说一声。断人财路如挖人祖坟,那嫌疑人说的要是真的,咱现在查的这事不但是断人财路,还得让人身败名裂,狗急跳墙也正常。”

    王泽拿出手机,正要联系肖征,发现手机屏幕已经在刚才的“坠机”中碎成了蜘蛛网,心疼得直抽气,磨着牙抬起头:“我说,咱们现在先把别的事放一放,一块去把那老东西干死,宣主任,你觉得怎么样?”

    “秘银”与“真火”撞在一起,叠加出的炸山效果,不但把异控局的外勤精英逼得跳崖,也把那些躲在暗处偷偷开炮的人镇住了,有几个跑得慢的甚至给埋在了山上。

    “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么大动静?”

    “山塌了,快跑!”

    领头的灰唐装老头根本没上山,一见事情不对,当即就要坐上车溜。

    “师、师师父,咱们刚刚是把‘禁地’给炸了吧?”开车的徒弟把油门踩得一蹦一跳的,惊恐地说,“不、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灰唐装其实一后背冷汗,老头毕竟吃过见过得多,比底下半瓶水的徒弟们更敏感,方才,他其实隐约听到了那山崩塌时那古怪的风声,以及里面含着的、仿佛浓稠到化不开的仇恨与愤怒。

    那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有时候自己装神弄鬼的人心虚,反而更容易被这些东西影响。

    灰唐装色厉内荏地瞪了徒弟一眼:“闭嘴,能有什么问题?那可是秘银,山都炸塌了,就算山底下压着个孙悟空,也得跟着一起熟!我就不信了,厉鬼也得怕原子/弹!再说世界上哪有鬼神?作孽的多了,就算有因果报应,也轮不到咱们头上,手机给我!”

    灰唐装说着,劈手夺过一个手机,给蓬莱的月德公发信:“师父,清理干净了。”

    月德公没有回——

    此时,吵到僵持的蓬莱会议室里,一伙全副武装的异控局外勤突然闯了进来——黄局是个普通人,万一被人在身上搞点小动作,他自己都感觉不出来,所以身边带了一整支外勤精英做护卫。

    护卫是没资格进会议室的,玉婆婆柳叶眉一竖:“黄局,你们异控局这是什么意思?”

    “奉命执法,”闯进来的外勤负责人挡在黄局面前,“不好意思打扰了,玉婆婆,这事过去我们登门致歉。方才我局在东川的外勤人员收到举报,有人指认月德公及其门下利用不法手段,欺诈普通居民牟取利益,还在当地大搞个人/崇拜……”

    月德公刚收到徒弟的信息,还没来得及看,立刻拍案而起:“你血口喷人!”

    外勤负责人冷冷地说:“我复述举报内容,没给您定罪,烦请您配合调查。”

    月德公的座次就在玉婆婆旁边,自觉是大佬中的大佬,哪受得了这种气,暴跳如雷:“你敢……”

    玉婆婆伸手一拦,端坐主位,这慈眉善目的老婆婆,目光却像刀子一样:“这位同志,举报归举报,但你们直接闯进蓬莱会议不合适吧?过去皇帝的朝廷鹰犬都还没这么嚣张跋扈——说抓人就抓人,没这个规矩,未免太不把人放在眼里了。”

    会议室里的气氛陡然一紧。

    有人说:“异控局这一届班子是不是也太儿戏了,找个普通人当一把手,底下副手办事也像个活榔头,从蓬莱会议室里抓人,明天是不是要闯进诸位家里了?”

    月德公在桌子底下点开了徒弟的传信,心里大定,顺手删了聊天记录:“我这张老脸没得可惜,你们要抓我,那就抓好了呀,可是当着这么多老前辈的面,是要杀谁给谁看啊?有证据吗?”

    就在这时,东川城郊的盘山路上,灰唐装还没等到师父的回复,就突然被急刹车用力一搡。

    灰唐装怒道:“作死吗?”

    “师父……”司机惊恐地转过头来,“那……那……”

    只见大路中间,站着一排树枝草木扎的假人,手拉手并排站着,正好挡住了行车道。

    两侧的路灯早不亮了,假人们眼睛的位置闪着微微的火光,在夜色深沉处格外瘆人。隔着几百米,还能听见它们七嘴八舌地叽咕说笑。

    司机不由自主地想起关于“禁地”的种种传说,一阵尿意上涌。

    紧接着,那些假人好像“看”见了他们,突然不吭声了,周遭一片寂静。

    下一刻,不知哪里传来一声猫头鹰的笑声,那些假人倏地动了——它们不是走动跳动,而是凭空往前“瞬移”了几米,就像鬼故事里的经典镜头!

    “小张掐点的时候,他们时间停一秒,咱们就把假人往前推。”宣玑冒着坏水,悄悄地场外指导,“后面两倍速的时候就停,时间得配合好了,要不然特效就假了。”

    盛灵渊不明所以:“特效是什么?”

    “听我的,我恐怖片的阅片量可大了。”

    盛灵渊其实没太听懂,这位古董陛下不熟悉当代恐怖片的套路,也不明白这么干的用意是什么。但他在小问题上意外地好说话……也可能是方才合作一场,宣玑又替他遮掩身份,因此这会十分配合。

    沾着人气的几个假人就这么一闪一闪地往前挪,越来越近,灰唐装的司机已经快吓尿了,挂上倒档疯狂后退,空荡荡的盘山路上,正好同后面赶上来的徒弟们撞做一团。

    灰唐装的老腰差点被颠断了,大骂一声:“废物!跑什么跑!秘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