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玑已经听见了山洞外面传来的喊杀声, 周遭岩壁上, 砂砾被震得扑簌簌直落。

    盛灵渊用力按着太阳穴:“如果是你,你打算怎么办呢?”

    他说话的时候没睁眼,似乎是在问宣玑, 又像是在问虚空中某个不肯现身、但一直注视着他们的人。

    宣玑朝着山洞口望去。在盛灵渊的记忆里,这山洞还不是后来的巫人塚, 也没有被埋到地下。

    洞口映出微弱的光,把他的脸打得半明半暗,露出皮肉下清晰又流畅的骨骼痕迹, 营造出石雕般的质地,恍然不似血肉之躯了。

    “不怎么办。”宣玑一耸肩, 冷漠地说,“陛下, 我跟您不一样, 您接受的是封建帝王精英教育,我呢,从小念公立小学, 长大上‘功利大学’, 现阶段最大目标是买房买车,争取当个五讲四美的利己主义,如果还能尊老爱幼,那基本已经算是素质标兵了。我凭什么要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预言,就得从幼儿园开始摸爬滚打、承担那么大的责任?凭什么爸爸是族长,我就得在初中毕业的年纪接他的班?讲道理, 这爸爸又不是我自愿指定的。”

    古今价值观碰撞了一下,盛灵渊被他这“离经叛道”的个人主义说得愣了片刻,随即缓缓地问:“哦,是吗,那你现在搀和进这些事里,又是为了什么?”

    不等宣玑回答,洞口突然传来脚步声。他听见有人用撕心裂肺的巫人语喊了句话。

    盛灵渊的头像是更疼了,低吟了一声,他用力把额角抵在冰冷的岩石壁上。

    宣玑:“他说什么?”

    盛灵渊几不可闻地回答:“祭坛……已经打开了,老人和小孩先进去。”

    “祭坛?”

    “是巫人族的禁地,”盛灵渊的声音要被嘈杂的人声和脚步声湮灭了,“历任族长和大圣觉得危险的东西,没有对应解咒的咒、古老的秘术……都在这里封存,祭坛里有比东川屏障复杂得多的封印。其中供奉的是他们的山神,他们觉得山神像母亲,能妥善保管人的恶念,包容自己子民的一切。”

    洞口又传来凄厉的喊声,这一次,不用翻译,宣玑也能猜出那人是在催促族人快逃进祭坛,随后,他的喊声终止在惨叫里,血腥味涌了进来。妖兽的咆哮仿佛近在咫尺,桃花源里的妇孺们惊慌失措。

    一个巫人族小孩扑倒在宣玑脚下,他下意识地伸手一捞,手从孩子的肩头穿了过去,才想起自己只是个几千年后的旁观者。

    宣玑抬起头:“东川被围困,屏障又破了,巫人眼看顶不住,所以他们是想撤到一个地方躲起来吗?等……”

    “等我。”盛灵渊低声说。

    因为每一次,阿洛津和别人起冲突的时候,盛灵渊不管怎么生气,最后还是会不忍心跟他计较,帮他把事情圆过去。

    久而久之,他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

    只要撑过去,灵渊就会来的。

    只要灵渊来了,与他反目的人族会撤走,他就能腾出手,料理那些趁火打劫的妖族畜生。

    灵渊就如同祭坛的山神一样,是他的信仰。

    “等我来救他。”

    阿洛津带着巫人族的勇士,拼死给族人们争出逃进祭坛的时间,宁静的东川被战火点燃,火舌掠过山野,圆滚滚的木屋、成片的树林、载歌载舞的广场与浩瀚渺远的星空……一同被那大火吞噬了。

    “族长,小心!”

    断后的阿洛津闻声,头也不回地从马背上滚了下来,一条巨蟒随即追至,张开足有半个山洞那么大的血盆大口,腥风扑面而来,一口把阿洛津的马从腰腹咬断,马的内脏流了一地,两条前蹄却还在往前冲。

    阿洛津咬破自己的食指,飞快地在半空画了个古怪的符号,猛地往前一推,那带血的咒文和大蛇头撞在一起,大蛇与阿洛津同时弹开。

    大蛇往后仰,砸断了一棵合抱粗的树,阿洛津横着飞进了洞口,守候在那的巫人立刻催动机关,洞口轰鸣着往下沉。

    “快!快!关上山门!”

    宣玑这才知道,原来“巫人塚”不是因为地壳运动被埋进地里的,这是一个可以从里面封口的机关!

    大蛇不甘心地撞着山岩,砸墙的声音听得人心惊胆战,几个巫人一拥而上,扶起脱力的阿洛津:“族长,这里不宜久留!”

    阿洛津:“族人……”

    “四万多人都在这了。”他的一个侍卫说着,弯腰把他背了起来,往里跑去。

    一道接一道的石门在他们身后落下,外面的喊杀声听不见了,劫后余生的巫人族面面相觑。

    祭坛的核心——也就是后来阿洛津陈棺的那个山洞,应该是不能擅入的,族人们都在外圈的山洞里休息,小声哭泣或者互相安慰。

    阿洛津缓过一口气来,独自来到那山洞口,山洞口被那种会“流血”的小白花封着,只有花藤的缝隙里,能看见一点粼粼的水光。

    阿洛津膝盖一软,颓然跪下。

    他茫然,也后悔,隐约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又不知道怎么走到的这一步。

    父亲被人害死了,大圣也老了,次年便随之而去,没有留下只言片语指引他,因为他已经背弃先祖遗训,走上了一条布满荆棘的歧路。

    “那是‘生死花’,”盛灵渊说,“水潭象征母亲,巫人族认为自己生于此间,死后也会回到这里,得到保护和安息。”

    “好像不灵啊。”宣玑想起那位一打棺材钉钉不住的阿洛津,咂了下舌,他凑到洞口,从花藤空隙中往里张望片刻,又问,“这里头有很多禁咒吗?可以拿出来用吗?”

    “没到走投无路的时候,他不敢,那是渎神。”盛灵渊说,“再说很多秘术杀伤力越大,付出的代价就越大,老族长走得太仓促,巫人族的咒术,很多东西阿洛津一知半解,他也怕弄巧成拙。”

    他弄巧成拙的事太多了。

    “倒是,”宣玑抬头打量了一下周遭,“但这地方躲一两天我看还不成问题——您是路上被什么耽搁了,没赶到吗?”

    “不……我没耽搁,”盛灵渊沉默了良久,“我来得正好。”

    为围困了三天三夜的东川勇士们疲惫不堪,简单休整后,除了几个守夜人,其他的带着一身伤,躺得横七竖八,不省人事,连阿洛津也蜷在祭坛旁边睡着了。

    山神在侧,生死花的微光照在他身上,他大概是感觉到了安全,睡得像婴儿一样。

    宣玑眼看几个守夜人越来越困倦,然后他闻到了一股有点甜的香味,很轻,掠过鼻尖时,像是百米外的花园被微风泄露的春色。

    宣玑捏住鼻子,震惊地问:“不是,等会,巫人族里难道也有‘带路党’?”

    他话音没落,就看见几个守夜人摇摇欲坠了一会,都倒下了。随后,一个阿洛津贴身的侍卫睁开毫无睡意的眼,缓缓地站了起来,宣玑对上他死气沉沉的眼睛,蓦地反应过来:“等一下,他不是叛徒——之前说老族长是被人皮傀儡伪装的信使害死的,那这个……”

    “也是。”盛灵渊“嗯”了一声,“丹离那么个周道人,怎么会让什么东西脱离自己的掌控呢?

    “人皮傀儡”悄无声息地走到阿洛津身边,低头看了看一无所知的少年族长,无机质似的眼睛后面仿佛有另一个灵魂。

    接着,他朝阿洛津弯下腰。

    宣玑:“……”

    这要是恐怖电影,他应该开启“用眼角瞄”模式了。

    可是出乎意料的,那人皮傀儡只是拉起一条斗篷,轻柔地盖在阿洛津身上,又把他蹭在脸上的脏辫拂开,动作像个温柔的父亲。

    阿洛津感觉到了温暖,在斗篷里腻了一下,嘴里用巫人族语嘟囔了一句什么。

    人皮傀儡小心地同他腿上迈过去,朝祭坛走去。从怀里摸出一根火折,他手指在上面轻轻一弹,火折倏地着了,但那火看着很奇怪,不是普通的火焰色,近乎于鲜红,像是快要落地的夕阳,分明是暖色,却又透着凉意。

    封着祭坛的花藤好像碰到了天敌,那火折一逼近,它们就飞快地退开,很快出现了一个能供一人通过的入口。整个祭坛的全貌露了出来——水潭沉静,石台封存了大大小小的瓦罐和书写树叶。

    这时,阿洛津可能是感觉到了光,迷糊地睁开了惺忪的睡眼,他整个人懵了一瞬,震惊地看着自己朝夕相处的兄弟:“你干什么?”

    人皮傀儡回头看了他一眼,笑了,一弯腰,把火折甩到了潭水中,那火非但不怕水,还把水潭像汽油一样点着了!

    阿洛津一跃而起,可还不等他抓住放火的人,那人的皮肤就迅速干瘪下去,贴着骨头,里头是一个木雕的傀儡娃娃。

    阿洛津愣住了。

    一时间,他的家书、被人害死的老族长,神不知鬼不觉地调包的贴身侍卫……一切好像连成了一条线,隐约指向一个真相。

    阿洛津大叫一声,扑进了祭坛。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背叛祖训的人,不再受山神的庇佑。神明将与泥塑共朽,也或者,人们所信奉的,本来就是一场痴妄。

    谎言终于浮起,水在烧。

    祭坛上封存的瓦罐一个一个崩裂,浮起的黑影像放出的恶灵,它们在祭坛里横冲直撞,阿洛津别无办法,情急之下只能用自己的身体堵住洞口,回头朝惊呆的族人喊:“快走!离开祭坛!走!”

    那些被恶毒的火焰催动的禁咒闻到了血肉的味道,贪婪地向他扑过来,阿洛津的声音陡然变了调——他的身体被一条禁咒撕裂,又被下一个禁咒拼起,生死花又白转红,血似的流了他一身,他被不同的毒咒来回撕扯,不过片刻,已经不成人形。

    巫人们最初的震惊过后,哭喊着往外逃去,紧闭的山门挨个打开,祭坛重新浮到地面,可是很快,冲在最前面的人就惊叫一声退了回来——洞口着着火!

    那是强大的妖火,竟烧成了纯白色,第一个上前的巫人族勇士咬了咬牙,竟然试着从大火里冲出去,可是才一碰到那火,立刻就成了灰,火舌很快又朝山洞里卷来,见物即焚,连石头洞口都似乎要融入其中。

    慌张的巫人们连忙又将祭坛沉入地下。

    这时,堵在祭坛入口的阿洛津已经在“四分五裂”和“重新被缝在一起”中间来往了不知多少回,而折磨仍未结束,血顺着他的脚下流出来,凝聚在地面上一个洼陷的小坑里,接着,血上浮起芝麻大的蝴蝶幼虫,它飞快地长大,展开翅膀——和镜花水月蝶不同,这只沾着血的蝴蝶竟然在离开人体之后翩翩飞起,翅膀上闪着祭坛上邪火一样的红光。

    朝人群飞去!

    “你不是想知道,那些不一样的人面蝶,到底是什么吗?”宣玑觉得盛灵渊的声音在很远的地方响起,“喏,是一种妖火烧不尽的恶咒。”

    宣玑眼前猛地大亮,晃得他差点掉眼泪,半晌才发现自己到了山洞外面,整个东川都被惨白的妖火包裹着,有人大喊了一声什么,就要往里冲。

    宣玑循声回过头去,见一大群人七手八脚地按住了年轻时的盛灵渊。

    他其实只慢了一天……一个晚上。

    “这场火烧了七天七夜,”宣玑听见身边的盛灵渊说,“没人能扑灭,你知道为什么吗?”

    宣玑后脊上突然蹿起一层凉意。

    不等他回答,情景再次崩塌,他们两人被迫随着踉踉跄跄的少年天子走进祭坛。

    这里已经被烧透了,像个巨大的烤箱,四处泛着焦糊的肉香,里面的人早该熟了,可那些被烧得骨肉模糊的人们却一个个都站着!

    没事人一样地谈笑风生,像盛灵渊记忆里,傍晚后的山顶广场一样。

    完好无损的阿洛津在山洞尽头的祭坛门口,透过人群,意味不明地朝他望过来,像是在笑,又像是嘲讽,一歪头,头就掉在了地上。

    阿洛津叹了口气,朝自己的头招了招手,那少年雌雄莫辨的大好头颅就滚了回去,被他拾起来抱在怀里。

    头张开嘴,声音在山洞里回响,叫道:“灵渊。”

    年轻的人皇疯了,猛地甩脱随从,左右正要跟上,突然被一个声音喝止。

    “站住!”来人说,“你们也想跟里面人一样吗?”

    那是丹离的声音,宣玑蓦地扭过头去,见一个男人走出来,全身裹在长袍里,脸上蒙着面具。

    一瞬间,宣玑脑子里串起了前因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