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人族不是个战斗民族, 族人的性格比较平和——看那些特能们从人家坟里挖出来的“咒”就知道。

    他们几乎所有的咒都有对应的解咒, 而且解完以后,没有后遗症。这不容易,就跟捅死人简单, 但把被捅的人救活很难是一个道理。如果不是远古的巫人先祖未卜先知,专门为几千年后的骗子们设计了一套咒术, 只能说明他们当年创造的这些术法只是为了自保。更不用说俩孩子本来就接触不到什么恶咒。

    盛灵渊顺手带出来的“咒”,基本就是族里的熊孩子们恶作剧玩的,两个少年被迫东躲西藏, 让凶残的妖族追杀得好不狼狈。

    途中村郭萧条,凡是有乌鸦聚集的地方, 必有缺头短腿的尸体。

    阿洛津觉得眼泪太懦弱了,不值钱, 更不值那个女孩的命, 可他忍不住,因此他一路都在用力地凝视着盛灵渊的背影,想要靠瞪眼把眼泪瞪回去。他见了有生以来没见过的血, 目睹了不如草芥命, 肝胆剧烈,他的恐惧成了愤怒的燃料,愤怒于恶毒的世道,也愤怒于自己的弱小无能。

    可宣玑不是八岁的阿洛津,他冷眼旁观了一阵,斟酌着开口问。

    “我问个不太尊重的问题, 陛下,你的记忆是真实的吗?”

    盛灵渊的目光仍然注视着两个走远的少年,耳朵朝他偏了偏——何出此言?

    “您刚才说了,下令追杀您的是妖王,妖族当时也知道您躲进了巫人的地盘,巫人非常不好对付,是吧?”宣玑说,“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目标——您,有一帮非常棘手的对手——巫人,我觉得正常的决策者,都会派最靠谱的人去执行。把您追杀进巫人族的,是三个大妖,我最近发觉自己历史不太行,不知道‘大妖’是个什么概念,但您说自己身边十二个侍卫都死在逃亡路上,那肯定是非常厉害的。您二位虽然都是大佬,但当年加一块不到法定结婚年龄,拿着一瓶恶作剧用的咒,就这么成功逃回去了?我觉得有点不合常理。”

    盛灵渊一顿,从几步以外回过头来,意味不明地端详着他:“什么意思?”

    宣玑穿着烧成破布条的“乞丐装”,牛仔裤腿挽着,沾了好多泥,像个非主流的朋克青年,一口一个“您”,语气很恭敬,内容却犀利得不留情面。

    “当然,我只是提出个疑点,”宣玑笑了一下,不躲不闪地回视着盛灵渊,面不改色地胡说八道,“也可能是大妖们那天正好吃坏了肚子,或者正好对巫人族咒术过敏什么的。”

    盛灵渊问:“你说你是族长?”

    宣玑一耸肩:“唉,是啊,按说轮不上我,这不是‘家道中落’么。”

    盛灵渊心不在焉地一点头,想:“这小鬼,面热心冷,一肚子贼心烂肺,有点火都在翅膀上烧完了。”

    挺好的。

    心太热的人长不大,像阿洛津,就没什么好下场。

    盛灵渊问:“我的老师在青史上留下名字了吗?”

    “留了,可显赫了,”宣玑说,“小时候都背过,‘帝师丹离,面若好女,不食谷,少事武帝,为其深谋数年,复国还都,以为相,又五年……’”

    斩首于市。

    最后一句本来是个考点,宣玑差点脱口而出时,突然看见了盛灵渊的眼睛,那双眼漆黑沉寂,周遭映进去的光,都像冰面上反射的火光,凛冽得仿佛有几分刺痛意味,“斩首于市”四个字蓦地从课文里立了起来,鲜血淋漓地走了一回心。

    宣玑猛地回过神来,一口把这四个字咽下去了,强行把话音一转:“啊……那个,话说回来,光是史书上‘面若好女’一句话,这ip就能再火五百年,演他的电视剧我都看过好几部了,分别娶了好几房玛丽苏,看到最后我都串了,到最后也没弄清他对象是谁。”

    “什么劈?”盛灵渊听得满头雾水,见宣玑那没正形的样,就知道又不是什么正经话,“他终身未娶,只有一位红颜知己随侍身边,女子闺名我不方便在背后说,不过不叫那个……那什么苏。等等,你们现在都喜欢给古人编排这种事吗?”

    盛灵渊说到这,欲言又止,脸色也忽然有点一言难尽,宣玑瞬间福至心灵,秒懂他在迟疑什么,连忙说:“放心,编绯闻的没拿您下毒手。”

    盛灵渊眼角跳了跳,表情更古怪了。

    “因为史书里说您这个……比较威武雄壮。”

    像托塔天王,砍人如切瓜。

    “嘶……一身正气,能屏蔽绯闻。”

    少女心一见您那张画像就得瘫痪,实在是蹦跶不起来。

    “你们……”盛灵渊少见地卡了下壳,无言以对了好一会,继而无奈地摇摇头,忍俊不禁,“行啊,多谢手下留情。”

    他这一笑,眼睛弯了起来,里面的冰就全碎了,提起被自己亲手处斩的老师,态度从从容容,就跟饭后闲聊自己高中班主任似的,让宣玑一瞬间有些怀疑起史书的真实性——既然武帝并没有长满脸横肉和大胡子,那……那些个什么“杀亲弑师”的传闻,是否也是后人为了哗众取宠瞎编的呢?

    “那是个什么样的人?”

    盛灵渊眯眼望向远方,听了这句问,眼角的笑纹忽然就平了。

    好一会,他几乎一字一顿地说:“惊才绝艳,文韬武略,我从小跟在他身边长大,是他一手教出来的。死后很多年,民间仍在给他立祠堂,百姓把他当神,被我下旨禁了,胆敢刻印、描绘丹离者,视同谋反,夷三族。”

    山谷的风倏地阴森起来,吹得人一激灵。

    盛灵渊负手而立,目光投向远处的山谷,那里开始崩塌,这说明他的记忆正往更黑暗的地方滑落:“如果我没猜错,他当时应该就在这附近,他不会让我死。”

    宣玑悚然一惊,忘了敬语:“你是说……”

    “我以为自己是走投无论,揣着十二个为我而死的侍卫名牌,被追杀到巫人族,其实所有的险象环生,都是精心设计。”盛灵渊说,“世界上没有巧合的事。”

    世界坍塌到了他们脚下,宣玑一把拉住盛灵渊,往更深的地方掉去。他在阴谋诡计方面颇有天赋,听到这,心里已经浮起了整个事件的轮廓。

    人族虽然人口远多于妖族,但没有核心战斗力,人族里的修士不知道要修炼多少年,再加上法宝,才能勉强跟妖族一战,普通百姓则基本只有任人宰割的份,一个小妖闹着玩似的就能屠灭整个村。

    当时,国都倾覆,皇族寥落,群龙无首,人们的全部希望居然寄托在一个虚无缥缈的预言上,预言的主角才是个十岁出头的孩子。他们唯一的机会就是尽可能地争取各种助力,巫人族至关重要。

    实力强大是一方面,还因为巫人族的咒,普通人也能使用。

    唯一的问题是,巫人族虽然友好,但从来不出东川。他们性情平和淡薄,没有争心,当年平帝高官厚禄都打动不了他们,更别说现在这帮亡国的丧家之犬了。

    而东川有群山、有天堑,有巫人族布下的大阵,与世隔绝,外面不管打得怎样腥风血雨,人家“躲进小楼成一统”,为什么要出来蹚浑水?

    威逼利诱都不行,那只能走第三条路——小皇子十岁,弱质孩童,穷途末路,巫人族再怎样也是人,不可能见死不救。

    只要这孩子踏上了巫人山坡,巫人族一只脚就被拉进了人族阵营。

    大人物们眼里只有利益,但少年还有真情,乱世里的真情是稀世利刃。

    原来史书上所有的一笔带过,都有机心万千。

    阿洛津选择了他要追随的背影,从那以后像变了个人。

    巫人族的年轻一代以他为核心,再也不能像先祖那样甘于平静,他们血气方刚,渴望在天地间留下自己的名字。

    六年后,人族终于“寻访”到了他们“走失”多年的小皇子,派人迎他回去。

    阿洛津和父亲大吵一架,义无反顾地带着反叛的年轻人们出走,奔赴一场平定四海的大梦。

    宣玑眼前闪过了不少乱七八糟的片段,都不太美好,他们刚开始应该挺难的。

    十六七岁的盛灵渊正式继位,那时候他已经长成大人的模样了,除了过得太苦瘦了点以外,五官、身量其实跟眼前的男人没什么差别,但乍一看,却又完全不像是同一个人。

    少年天子总是满身疲惫,除非见人,不然那脸可能就没洗干净过,他好像随时随地能拄着刀剑站着睡着,嘴唇上刚刚长出一圈绒毛,想起来就用刚砍完人的刀随便刮一刮,想不起来拉倒,也难怪在留下那么一张夜叉似的画像。

    但当他睁开眼的时候,那双眼睛里是有光的,坚如磐石地楔在风雨中,那是一双会吸引人追随的眼睛。

    宣玑问:“可是阿洛津这么个不靠谱的叛逆少年,怎么那么早就继任族长了?”

    他话音刚落,两人就落在了实地上。

    “啊……好问题。”盛灵渊轻轻地说。

    “让开!放开我!”阿洛津双目血红,三四个巫族青年一个没按住,被他冲了出去。

    “少族长,别冲动!”

    阿洛津刚冲出帐外,一匹快马就急刹在他面前,马停得太急,前腿高高抬起,差点把背上的人甩下去。

    马背上的骑士正是年轻的人族皇帝,胸口缠满了绷带,微微渗着血,跳下来时脚步踉跄了一下,死死地攥住马缰才没跪下。

    阿洛津一见他,满眼的红丝像是要滴下血来,艰难地挤出一句话:“哥,他们胡说八道……是不是?”

    盛灵渊发青的嘴唇动了动,没发出声音。

    “他们胡说的!他们看我不顺眼,编瞎话来骗我!是不是?”

    盛灵渊倏地一低头,俊秀的脸像是被尖锐的痛苦划破了,他强撑一口气,咬紧牙关,哑声说:“半月……前,你寄回族中的书信途径川西……被飞鼠一族截下,信使被制成人肉傀儡,送入族中,族长……族长一时不查……阿洛津!”

    阿洛津晃了晃,颓然跪下。

    几千年后的老鬼盛灵渊同当年的少年天子同时伸出手,一个轻轻按住阿洛津的头顶,一个颤抖着拢过少年的后脑勺。

    “那天是过年,”盛灵渊对宣玑说,“巫人族的年节其实不是这天,但他们好奇,也好热闹,就跟来一起吃酒,军中没什么好玩的,酒过三巡,摔跤比武的都累了,有人开始击筑唱歌,有个小兄弟唱起家乡小调,边唱边哭,因为父母兄弟都已经死于战乱,他无家可归了。阿洛津听了半天没言语,晚上回去,头一次写了家信,托最信得过的人悄悄送回族里……连我都瞒着,事发之后才知道,他不想让我觉得他很软弱。”

    宣玑追问:“那这个所谓最信得过的人是谁?”

    盛灵渊低叹一声,双手拢回枯草袍袖中:“你猜到了。”

    阿洛津带着族人跟盛灵渊跑了,但他连人族的官话也不会说,乍一到外面,生活习惯也大不相同,盛灵渊要拿主意的事太多了,不可能天天跟着他当保姆,照顾巫人族少族长的事,自然落到了细致周到的帝师——丹离身上。

    “阿洛津说,丹离身上有些东西跟大圣很像,看见他就觉得亲切,”盛灵渊说,“于是跟着我一起叫他师父。”

    宣玑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丹离”这个人应该非常重要,不管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可是直到现在,他还没在盛灵渊的记忆里看到过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