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灵渊的话音落下, 狭窄的盗洞里就闪烁起微光, 跟那些开在山壁上的花一样。

    然后“影子”里的人从黑暗处走了出来。

    那人个子不矮,但身量单薄,连喉咙处也只是略有起伏, 因此看起来有些雌雄莫辨的少年气,长发绑了一头的细辫, 又在脑后束成一把,形貌昳丽。他左半张脸上带着个鬼脸面具,面具笑盈盈的, 人也笑盈盈的,葡萄似的眼睛又大又灵, 露出来一只,黑白分明, 讨人喜欢极了。

    如果不是眉心有一个血洞, 这个人就像电视上那些颇有异域风情的少年偶像。

    宣玑皱着眉看了看面具人,又看了看盛灵渊——来的这位是谁,他不知道, “阿洛津”这个名字他以前没听说过。但那个山羊胡说, 棺材里的“尸体”眉心被钉在棺材上,而这位的眉心又恰好有个血窟窿,十有八/九,水潭里的棺材就是这位的寝室了。

    这里是巫人塚,外面有四万多具尸体睡大通铺,就他自己有“单间”, 可见是个万恶的统治阶级。

    盛灵渊刚才提起过,巫人族里管事的叫什么来着?

    宣玑问:“你是巫人族的首领……还是那个什么‘圣’。”

    面具人既是古人,又是外族人,大概属于连他那时代的“普通话”都说不好的,更别提宣玑这种现代风格。他明显没太明白,一歪头,睁大眼,脸上露出疑问神色,这是个十分孩子气的动作,成年人做出孩子气的动作,要么会很做作,要么会有点神经兮兮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在他身上却很自然。

    他天真无邪得很有说服力。

    “首领。”盛灵渊替那人回答,“巫人族的最后一任首领,阿洛津。”

    阿洛津听懂了自己的名字,眉开眼笑,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

    宣玑脑子里的疑问成串地往外冒:“你认识他?不是,你刚才不是说巫人族是你灭的吗,怎么他见你跟见亲人似的?还有,他到底是活人还是死人……”

    “你说呢?”盛灵渊瞥向他,宣玑的翅膀展不开,只能委屈地合在背上,盛灵渊的目光从合拢的翅膀上扫过,目光冷淡,像是一眼也不愿意多看一样,“阴沉祭召唤出来的,你说是什么。”

    阿洛津高高兴兴地说:“见到我高不高兴呀,灵渊哥哥。”

    “恍如惊梦。”盛灵渊喃喃地说,他叹了口气,朝那影子伸出手,有些虚弱的声音更像情人的耳语了,“阿洛津,过来,我看看你。”

    宣玑可能是被他坑太多次了,一听魔头这千回百转的温声细语,下意识地往旁边退了半步,感觉这位又没憋好屁。

    阿洛津却没有他这么机警,听了盛灵渊的鬼话,他呆呆地望向裹着枯草袍的男人,半张面具上浮起了红晕。

    接着,他脸上的红晕上浮,泛到了眼圈处,面具也变成了哭脸:“我一个人被关在这里,不知道过了多久,被那些人用阴沉祭文强行唤醒。我想出去看看……可这是哪啊?这是东川吗?为什么东川会有这么多人?他们说什么,我一个字也听不懂。”

    盛灵渊柔声说:“嗯,我知道。”

    “我跟在那个人身后,感觉到了你在,所以一把把你拉了过来……灵渊,我好想你啊。”

    盛灵渊头没动,眼皮缓缓地往下一点,又睁开,就像用眼睛“点头”:“我知道。”

    阿洛津一步一步地朝他走过来:“灵渊哥哥,跳进赤渊里,疼不疼?”

    “疼。”盛灵渊轻轻地说,“我应该受的。”

    阿洛津看着他,受到了什么蛊惑,握住了盛灵渊伸出的手,他用一种哀怨的目光抬起头:“外面多了好多好玩的东西,他们在干什么,我都看不懂,但墙上的画会动,路上跑的铁虫子嗡嗡作响,到了晚上,到处都是五颜六色的灯,满街都是甜味,好像天天都有集市,比年节还热闹,他们都好快活啊,灵渊哥哥。”

    盛灵渊握紧了他的手。

    他俩说的是巫人语,宣玑从头到尾,一句没听明白,但直觉已经先一步向他示了警:“小心!”

    阿洛津面具上委屈的表情陡然变得狰狞起来:“可他们凭什么这么快活,我好恨……”

    话音没落,他背后涌出一大团花藤——就是山壁上会“流血”的品种,挟着不祥的香风,扑向盛灵渊。

    而与此同时,盛灵渊猛地把阿洛津拽了过去,闪电似的扣住了他的喉咙,阿洛津比他矮半头,被他重重地抵在墙上,双脚离了地。

    花藤卷上他的手,所经之处立刻皮开肉绽,盛灵渊不躲不闪,嘴里无声地念了一句什么,身后响起了蜂鸣似的动静,接着,漆黑的长钉从潭水中飞了出来,每一根都足足有半尺长,盛灵渊抄手接住一根,迅雷不及掩耳地直接楔进了阿洛津的眉心,把那面具人怨毒的表情楔在了原地!

    血溅在他下巴和脖颈,接触到的地方像是给烫伤了,“呲啦”一下落一个血痕,接着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盛灵渊的表情纹丝不动,依旧带着点怜爱似的:“不开心就闭上眼,别看了。”

    宣玑:“……”

    他刚才到底在提醒谁小心?

    这分明是两个狼人互相撕咬!

    阿洛津面具上的五官放平了,目光悠远地看着近在咫尺的盛灵渊:“我一睁眼看到你,还以为这是梦,可原来不是梦。”

    盛灵渊没回答,手脚麻利地将几根长钉分别楔进了阿洛津的四肢。

    “你是真的,陛下。”阿洛津换成了那种远古的雅音,“除了你,谁还能这样没有心肝?谁配为人皇?”

    宣玑敏锐地捕捉到了他的称谓,难以置信地抬头看向盛灵渊的背影。

    他古语听力过不了四级,但……没听错的话,这小子方才说了“人皇”?那不就是……

    最后一枚钢钉穿过阿洛津的身体,“呛”一声楔进了石头,人不动了,然而紧接着,山洞却震颤起来,一阵癫狂的大笑从四面八方响起来,分明是阿洛津的声音,听起来却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狭小的盗洞两头塌,两人躲都没地方躲,一下被扣在了里头。

    杨潮盘膝坐在车后座,入定似的闭着眼,手里捏着宣玑的电子烟,开车的老罗跟平倩如都不敢吱声,唯恐打扰他“沟通宇宙”。谁知杨潮跟“宇宙”他老人家聊起来没完没了,眼看过了饭点,平倩如实在饿得心慌,小心地从兜里捏出一颗坚果,飞快地往嘴里一扔,杨潮忽然睁开眼,朝她看过来,一脸严肃的不满意。

    平倩如立刻不敢嚼了。

    杨潮:“给我一个行吗?”

    平倩如:“……”

    她连忙把一整袋坚果都塞到杨潮怀里:“怎么样?感觉到什么了?我们近了吗?”

    “不知道,我说了,我时灵时不灵的,刚才突然什么感觉都没有了。”杨潮愁眉苦脸地说,“要不是咱们开过了,要不就是……”

    “呸呸呸,”平倩如打断他,伸手用力拍老罗的座椅背,“肯定是开过了,罗哥,调头调头!”

    “调什么头!高速公路不能调头!增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罗翠翠很有自知之明地抱怨,“靠我们几个……我们要是能靠得住,还在善后科混什么混?”

    话音没落,他电话就响了。

    “来了来了,”平倩如从后座探过身,拿起老罗的电话,“肖主任把‘风神一’派来了,让咱们发定位!”

    这时,蓬莱会议室里,上蹿下跳的月德公手机忽然震了一下,穿黑中山装的老头借着喝水的功夫拿起来看了一眼,见有人给他发了一条微信:“异控局要搞小动作,‘风神一’的人来了,刚在机场落地。”

    月德公脸上阴沉神色一闪而过:“那又怎么样,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

    过了一会,那边很快换成了语音:“师父,他们好像直奔咱们的‘矿场’去了,怎么办?”

    “矿场”是一个古墓,他们老祖宗留下来的,只挖到了最上层,下面是禁地——据说凡是下去的,没有一个能活着上来。

    “特能”都比普通人敏锐,不用叮嘱也能感觉得到禁地危险,因此月德公从小就没有动过去一探究竟的念头。仅仅是最外围的一点东西,已经足够他们受益好几辈人了。

    那里有无数古籍,其中很小一部分是古文写的,更多的,则是一种让人毫无头绪的鬼画符,月德公他们专门组织了一些人,主攻语言学,试图破译这些鬼画符。至今只破译了一小部分,还不足以让他们看懂那些艰涩的文字。

    然而仅仅只是能看懂的部分,就已经让他们在无数同行中鹤立鸡群了。

    除了古籍,更珍贵的,是一些古老的“咒术”。

    “咒”这个概念,是他们那些用古文写的典籍里记载的,具体是干什么用的,目前还不太清楚,但这东西的强大之处在于,只要有道具,连普通人都能用,其中有一些杀伤力非常强,但神奇的是都有对应的解法,解咒之后,一点后遗症也不会留下。

    这才是他们这一支人真正的“不传之秘”。

    自古人们求神拜佛,都是有事才去。风调雨顺时,河伯土地的神庙总要荒草丛生。猫要是把老鼠都抓了,离被请出家门也不远了,小孩子的动画片都明白这道理。【注】

    七十多年没有战事、没有大天灾,大多数人都安居乐业了。有个别人搞些“养小/鬼”“请狐妖”之类的封建迷信活动,也都是听信江湖骗子,跟着瞎捣乱,除了让自己更神经之外,没有任何用处。

    偶尔出点什么事,异控局那些人还老以“安全部门”的姿态出来插手,他们敢情吃皇粮,有公家开工资,站着说话不腰疼,可月德公们得自给自足。

    座下一呼百应,门徒万千,那不是靠西北风能养活的。

    太平盛世,“大师”没有用武之地,让又神秘又高高在上的“大师们”上班挣钱,那当然万万不行。

    讨生活不容易,月德公们只好“能者多劳”,一人分饰两角——把害人的坏胚跟普度众生的“救世主”一起演了。

    这事不是孤例,月德公的目光在会议桌上一扫,隐晦地跟不少人交换了眼神——实在周转不开的时候,手段“灵活”一点,不算辱没祖宗,这差不多已经是业内潜规则了。

    真翻出来,谁也甭想跑。

    月德公把搪瓷杯子轻轻地放在桌上,回道:“那就留下他们。”

    可是他这条信息还没来得及发出去,手机上突然弹出了一条新闻:“长宁省于11:19分发生4.2级地震,震源在东川,震源深度0公里。”

    “师父,”徒弟的信息先一步发了进来,“‘矿场’刚才地震了!”

    宣玑的脚就踩在震中上,盗洞坍塌的瞬间,他就做好了被砸个满头包的打算,谁知脚下一空,他不知道摔到了哪里,周围一片漆黑。

    微风卷过,泥土的芬芳扑面而来,夹杂着细碎的鸟鸣和蝉鸣声。

    还不等宣玑捏一个火苗出来照亮,不远处就有人提着火把匆匆跑了过来,穿着打扮和那个诡异的阿洛津很像,一口吱哇乱叫的巫人语。

    宣玑伸手拦他:“哎,您等……”

    那人却从他身上“穿”了过去,径直奔向小路尽头的木屋。

    宣玑:“……”

    这什么恐怖片情景,是他死了还是对方死了。

    这时,一只手忽然按在了他的肩膀上,宣玑本能地缩肩转身,挟着火光的手指抵在对方脖子上,火光照亮了盛灵渊沾着血迹的脸。

    “这是什么地方?幻境?你……”宣玑想起方才阿洛津说的疑似“人皇”的词,下意识地改了称谓,“您到底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