棺材里的盛灵渊低低地冷笑了起来。

    肖征以为是宣玑, 喷道:“笑什么笑, 你少在旁边阴阳怪气的,一会再跟你算账!”

    宣玑:“……”

    好一口大锅。

    “老浪之前鬼迷心窍,不知道从哪搭上的关系, 搞到了一个小黑罐,说是血赚……钞票是他赚, 我……我就是帮他点小忙,拿点零头……真的!没我的事!”

    “少废话,”宣玑给了他一脚, “那这盗洞是怎么回事?”

    山羊胡眼珠乱转,这人的生命力活像蟑螂, 方才还吓得三魂七魄乱飞,一会的功夫, 居然好像有点适应了, 又开始准备编瞎话。

    也是个人才。

    就在这时,棺材里的盛灵渊缓过了一口气,忽然动了, 撑着青铜棺站了起来。

    山羊胡对上他的目光, 脸上闪过巨大的恐惧,几乎想往宣玑脚底下蜷:“我说我说!”

    “他那小黑罐里的咒用完了,尝到甜头,又找人要,摸到了一个门路,好、好像是……那个月德大师的关门弟子, 光请人吃饭花了好几万,求爷爷告奶奶,连皮条都拉,就是要不来东西,老浪急得抓耳挠腮。后来有个陪人睡觉的小丫头,说那老头喝醉说漏嘴,说他们的‘东西’是从地底下挖的,现在已经没有了,他们自己人都抢得很厉害……老浪鬼迷心窍啊,就让她去套在哪挖的……”

    宣玑:“然后你们就胆大包天,跑来挖万人坑了?”

    山羊胡:“我们就是碰运气……不知道这是……这是……”

    肖征:“什么万人坑?”

    “等会再跟你解释,”宣玑隐约嗅到了什么,蹲下来攥住山羊胡的领子,“那地上这些颜料谁涂的?”

    山羊胡的脸在手机屏幕的微光下有些扭曲,他动了动嘴唇:“是老浪……老浪不知道从哪弄来的……他说这是护身符,万一地下有什么,有备无患……我们雇了一帮‘土夫子’,就……就盗墓贼,拿着那女的偷出来的地图,一路……挖到了这里,看见这个……”

    他哆哆嗦嗦地抬起手,指着青铜棺。

    盛灵渊可能是冷,手冻得发青,手指轻轻地掠过那青铜棺上的纹路,他出了神,神色冷淡空旷,不知在想什么。

    “那帮盗墓的亡命徒,一看见棺材,就他妈跟吃药了似的,都疯了,有个老家伙让他们别动这里的东西,因为他看着这地方阴森森的,觉得风水不对,他说埋在这种地方肯定是不得好死,非得永世不得超生不可……老家伙还说,这棺椁四面环水,石台上阴刻的咒文笔锋严厉,虽然不知道什么意思,但很像镇压邪灵的意思……可他们不听啊,有人说这青铜棺看着像九州混战时期的老物件,好几千年了,地壳早就搬好几次家了,风水早变了,那棺材保存得这么好,里面肯定有宝贝……”

    宣玑能想象得到,这些人吵成一团,最后肯定是更贪财、更不要脸的赢了:“你们开的棺?”

    “不不不!不是‘我们’,是他们!我是让他们不要开的!”山羊胡矢口否认,“老浪说先把‘护身符’画上,求个心安,他们几个就在石台上画那……那个,然后给棺材上香磕头……”

    宣玑无言以对:“你们还挺讲究仪式感,怎么,要文明挖坟啊?”

    山羊胡眼睛里闪烁着鬼火似的光,幽幽的,瘆人得很:“他们开棺的时候,我跟老盗墓贼没敢过去,那帮人合伙撬开盖,就看见……看见里面有个……人的尸体……”

    宣玑莫名其妙:“废话,不然呢?”

    难道这么大一口棺材,里头还能装条狗吗?

    “一个……人……”山羊胡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嘶声道,“不是骨头!也不是干尸!浑身上下一点没烂,像、像睡着了一样……四肢……眉心用长钉子钉在棺材上……”

    宣玑听见“咯吱”一声,盛灵渊面无表情地扶棺而立,把青铜棺按得凹进去一块。

    “老盗墓贼当场就跪下了……可是那些人就好像中了邪,叫唤着‘宝贝’,全都拥上去,连尸体身上的钉子也薅……因为抢东西起了冲突,其中一个盗墓贼还突然摸出一把刀,当场把同伙捅死了……血流了一棺材都是……可是……可是我看见那棺材里……除了尸体,明明什么都没有啊!”

    阴冷的山壁上滚下凝结的水珠,“嘀嗒”一声落在水潭里,细细的涟漪滚了出去,宣玑裸/露的后背上蹿起凉意。

    “我吓疯了,那些盗墓的都红了眼,自相残杀起来,就跟互相有深仇大恨似的,老浪那个傻逼,不知道哪根神经不在家,不上去抢,也不跑,就在棺材旁边呆呆地站着,差点让杀红眼的盗墓贼一刀劈了。我一把揪住他,跟着老盗墓贼往外跑……差点就没跑出去!因为水潭里的水突然涨起来了,差点就把我们来时挖的洞淹了。我,老浪……还有那个老盗墓贼,我们仨连滚带爬地逃了出去,老盗墓贼连尾款都没要就跑了。”

    “我也觉得是做了一场噩梦,但是过……过了几天,老浪来找我,他说盗墓贼们内讧的时候,他偷偷从尸体胸口上摸到了一个小玉盒,上面雕着一只蝴蝶,那玉……那玉几乎是透明的,里面有几颗芝麻那么大的小黑籽,就跟小黑罐里的‘咒’一模一样……可是没有解咒……当时我们没在意嘛,因为之前的‘解咒’还剩一点……老浪说,这东西别看少,怎么也能赚大几百万,等解咒用完了,剩下的就卖给月德大师他们那帮人,转手又有一笔……”

    宣玑立刻追问:“你们用过吗?”

    “就、就一颗,”山羊胡哭丧着脸说,“可是不一样……那小孩吃了‘咒’,跟以前的肥羊不一样。以前那些人,吃了‘咒’以后,老浪让他们干什么他们就干什么,所以我们一‘算’一个准,家里人都信得不行,可这小孩我们根本控制不了……老浪说坏了,吃错了,出事了,于是他也不敢露面,就说要去外地躲。没说去哪,我俩不一起行动,不然让人看见就穿帮了,谁知道……”

    谁知道,季清晨不明不白地惨死在了赤渊大峡谷。

    可是季清晨为什么会去赤渊大峡谷?

    他被当成最后一个祭品,到底是注定的,还是巧合?

    赤渊大峡谷的献祭事件,差点掀翻了整个异控局,祭文与神秘的巫人塚地面的血色字符遥相呼应,似乎只是一个巨大阴谋的冰山一角——

    “我不敢露面,托人去找月德大师的那个所谓‘关门弟子’,找不着,那人没了,就跟蒸发了一样,我……我没办法,钱也花完了,正好看见你们在网上留的信,我以为是老浪以前骗完没来得及收网的肥羊……”

    “所以你这是想继承遗产了?”宣玑被他气乐了,随即他反应过来,“等等!不对,你说有几个盗墓贼围着一具尸体自相残杀,那尸体呢?血呢?盗墓贼呢?”

    宣玑话音刚落,就像回答他似的,水潭里突然“咕嘟咕嘟”地冒出气泡。

    有人“哈哈”一笑,那声音非常清亮,像没发育成熟的少年,在阴森古怪的山洞里回荡,诡异极了,接着,那声音他说了句什么,应该是巫人语,宣玑只听懂了其中一个词——

    “灵渊”。

    与此同时,宣玑的电话信号再次中断了。

    那声音笑嘻嘻地又说了句什么,盛灵渊脸色又白了几分,整个人晃了一下。

    少年哼起歌来,调子十分耳熟,但宣玑已经来不及细想了,因为山羊胡“嗷”一嗓子,原地起跳了三尺多,差点撞进宣玑怀里——水下冒泡的地方,几具被泡发了的尸体爬了上来。

    随即,喧闹声响起,有急促奔跑的脚步声,有人高声说话的声音,声音是从宣玑来时的那个山洞里传出来的。

    好像有一大帮人往这边走。

    可那条路……不是应该只有四万多具白骨吗?

    这事简直不能细想。

    宣玑飞起一脚,把一个泡发的尸体踹回水里,把山羊胡团一团拎在手里,转向盛灵渊:“喂,你走不走?”

    盛灵渊放空似的目光朝他望过来,神魂没归位似的,宣玑低骂了一句,冲上去一把拖起那魔头。

    “我吃饱撑的吗,管他干什么?”他一边这么匪夷所思地想,一边紧紧地攥着盛灵渊的手腕没松,飞到了盗洞口。

    还不等他站稳,说不出的危机感迎面袭来,宣玑再要躲已经来不及了,狭小的盗洞根本不够他展开翅膀,他手里一重,山羊胡已经一声不吭地到了下去。

    一根细线从山羊胡的眼珠里射进来,直接穿透到了后脑勺,脑浆和血崩了宣玑一手,随即那根险恶的细线不依不饶地向宣玑的胳膊缠上来,却在碰到他的瞬间烧着了。

    诡异的歌声被惊呼打断了,与此同时,盗洞里出现了一条颀长的影子,那声音用宣玑勉强能听懂的雅音说:“妖!”

    盛灵渊缓缓地推开宣玑,盗洞对他来说太矮了,他站不直,须得微微低头弓腰,他扶着石壁,像站不稳似的,低声叫出了一个名字:“阿洛津。”

    宣玑突然想起方才的歌声在哪听过了——那是一首童谣的调子,他跟盛灵渊互相掩饰想法的时候,在那人脑子里听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