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又是什么鬼!”

    宣玑也是走南闯北, 参观过几家植物园的, 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一言不合就血崩的奇行种。

    这剑自从“离家出走”,就格外命运坎坷,被魔头“上身”就算了, 魔头香喷喷的,看着还挺讲卫生, 可要是再沾一身小白花的“大姨妈”,以后让他怎么往后背里塞?

    一个男人的背需要背负这么多吗?

    然而宣玑拖着山羊胡这个大累赘,实在没手去捡剑了, 只好试图四肢并用——他伸脚把剑往天上一挑,然后拎着山羊胡, 追着剑飞了起来,打算用脚把剑夹住, 省得它泡进“血汤”里。

    可打算归打算, 还不等他的脚碰到剑,那些鲜血似的花汁顺着四壁流到一半,突然无视地球引力, 在半空中拐了个极不自然的弯, 横着喷了出来。

    横飞的血色花汁在半空中织就了一道红霞,碰到宣玑的翅膀,旋即化作飘渺的轻雾,几乎有点壮观。可是山羊胡却突然惨叫起来,只见几滴血色的花汁溅到了他手背上,他手上的皮就像溅上了强酸, 当场被腐蚀了!

    这么一晃神的功夫,不知道是宣玑的翅膀温度太高还是什么缘故,周遭的红雾已经越来越浓。飞快地上升到山洞顶,遇到冰冷的山岩后迅速凝结,继而下雨似的往下落。

    宣玑这鸟人,虽然不生产酸雨,但显然成了酸雨的搬运工。

    眼看他烧出来的酸雨要落在头上,他也只能先顾着活人,朝那剑喊了一声:“不好意思啊前辈,回去拿‘八四’给你消毒!”

    说着,他用力蜷缩起双腿,巨大的双翅往身上一笼,形成了一个水火不侵的护盾,勉强遮住两个人。

    与此同时,重剑伴随着“血雨腥风”,“咚”一声落进了潭水中。

    宣玑听了这动静一愣,连忙从翅膀缝隙中往脚下看去——因为这不是重物落水的声音,而是金属彼此互相撞击时特有的、一种清越的声音。

    这时,他这才发现,原来潭水下有一个石台,三米见方的样子,刚好被水面没过,所以从旁边看不见,得俯视才能发现。

    而石台上有什么东西……

    下一刻,宣玑看清楚了,陡然睁大了眼睛——

    那石台上是一口开了盖的空棺材,他的剑就笔直地砸进了棺材里!

    还不等他追过去捡,一阵心悸飞掠过胸口,像一根钢锥给捶进了心尖,寒冷、空洞与刺痛山呼海啸地涌上来,他一时竟然喘不上气来。

    而那感觉飞快地来,又飞快地走,像是某种遥远的共振,与此同时,血水一样的花汁倾盆涌入潭水,清澈的潭水转眼红得触目惊心。

    宣玑突然发现,那魔头好半天没动静了。

    盛灵渊觉得自己的七窍都被糊住了,感官变得异常麻木,有那么一时片刻,他心里无端生出侥幸,想象那些血一样的水会凝成茧,越来越厚,最后把他裹在其中,让他闭目塞听,一直躲到地老天荒。

    可是……躲是不行的。

    他在很年幼的时候就明白这个道理——这个世界对于他来说,没有方寸之地能供他躲藏。

    安眠、喘息、休憩……于他,全是妄念。

    他的记忆像被惊醒的怪兽,睁开眼,朝他张开了血盆大口。

    重剑“嗡”地一声响起来,整个山洞随之震颤,四壁所有的花都枯萎凋谢了,水潭中以棺材为中心,搅起了一个巨大的漩涡,随即,水面竟一点一点下沉,像被棺材中的什么东西吸了进去。

    及至潭水中的血色被棺材吸干净,潭水重新归于清澈时,已经是“水落石出”——

    棺材完全露出了水面,剑不见了,一个……“人”坐在其中。

    宣玑一时拿不准该不该用“人”来称呼。

    山羊胡的白眼在眼眶里乱窜,昏死过去又吓醒,吊在半空中“死去活来”,马上就要疯了,就连宣玑也不由得汗毛倒竖。他以为自己近距离地参观过一次“天打雷劈、挫骨扬灰”,以后就能百无禁忌、平趟古今中外各种恐怖片了。

    可那“人”还是超出了他的想象……因为实在是不成个人形。

    棺材里分明是一具烧焦的“尸体”,从中间强行折断,头脚不分,他没有一截骨头是完整的,完全靠焦糊的烂肉粘成一团。

    而那“尸体”竟还能动!

    他身上的骨头“咯咯”作响,接着,“噗嗤”一声,是白骨强行捅穿了焦糊的皮囊,那些白骨自动寻觅着自己的位置,很快拼接出了一副骨架,接着是经脉、血肉,很快……

    宣玑狠狠地打了个寒战,他觉得这情景十分残忍,皮肉一层一层地长,好像比被阴沉祭文一层一层地往下割还痛苦——被凌迟的时候,他记得那人一动不动地站在楼顶,一直含笑,到灰飞烟灭。

    可是此时,“焦尸”却不停地挣扎,双手紧紧扒住了棺材,寸余的青铜棺被他活生生地捏变了形。

    像在无声的惨叫。

    因为声带和舌头还没长出来。

    光是在旁边看着,宣玑已经觉得自己全身都跟着灼痛起来,不觉出了一身冷汗。

    足足超过一刻钟的功夫,“焦尸”身上的骨肉才长全,血淋淋的躯体上生出惨白的人皮,然后瀑布似的长发盖住了棺材,他紧紧抠在棺材上的手终于无力地垂下,发出一声轻响。

    此时,水潭的水面已经下降了将近两米,整个石台都暴露了出来,从高处往下看,那石台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纹路,纹路居然有两层,一层是阴刻在石头上的,宣玑从未见过,但依据经验判断,与其说是纹饰,更像是一种未知的文字。另一层是用颜料涂的,这个他眼熟——那是阴沉祭文。

    水面平静下来,宣玑犹豫片刻,终于小心翼翼地落在石台上,踮着脚避开地面的诡异文字,听见了紊乱又急促的呼吸声。

    “呃……那个……”宣玑试探着开口问,“你是那个……那个前辈吗?”

    棺材里的人似乎挣动了一下,没力气回答。

    宣玑四下踅摸片刻,好不容易在棺材旁边找了块没有祭文的空地,把舌头都已经伸出来的山羊胡放在一边,直到这时,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好像少了点什么。

    “等等,”宣玑想,“我剑呢?”

    宣玑回过神来,一串疑问从他脑子里排着队地往外挤。

    这是什么情况?

    怎么就大变活人了?从哪变出来的?

    这些算细枝末节,可以先放一边,最关键的是——魔头“出来”了,他的剑呢?

    他的剑在被魔头“上身”之前,就像他身体的一部分,是能随他心意动的,但他现在完全感应不到那把剑在哪!

    宣玑一步跨到棺材旁边,可还没等他找到剑,眼珠先被棺中人定住了。

    他是见过盛灵渊的,棺材里的人跟他在赤渊医院里短兵相接的那位长得一样,同一张面孔、同一具身体,但前后一对比,却能明显感觉出差异——赤渊医院的那个“盛灵渊”身上没有“活气”,让人觉得他不会疼、也没有喜怒哀乐的样子,就算是被雷劈成碎末,也只是让人觉得心惊胆战……就像看见雷劈到大树上那种心惊胆战。

    可是此时,棺材里的人却是“活”的,宣玑几乎能感觉到他的痛苦。

    他无声地伏在棺材里,可能是想把自己撑起来,嶙峋的肩胛骨像是要刺穿绷紧的皮,随着压抑的呼吸无声地颤抖。

    宣玑看清这个人的刹那,忽然被某种剧烈的情绪淹没了,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悲恸与欣喜若狂,两厢交织,灵魂都随之颤抖。

    好像绵亘了数千年的遗恨终于了结,又好像是在无边黑夜里困了不知多久,终于窥见一线曙光。

    他有生以来,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喜悲,灵魂出窍似的,宣玑足足愣了半晌,那没有来由的情绪才潮水似的褪去。

    他不由自主地按了按胸口,感觉有什么东西方才离开了他。

    棺材里的人白得像一千年没见过太阳,乌发如墨,一行触目惊心的血迹干涸地贴在他的侧脸上,与泛红的眼角相连,似乎是一行血泪。强烈的颜色对比刺人眼,竟构成了某种让人震撼的冲击力。

    以及……

    他没穿衣服。

    等一下!

    宣玑倏地回过神来,他在直勾勾地盯着一个裸/男发呆,持续时间够用“流氓罪”把他逮起来两回了!

    “哎,那什么……我不、不不是故意的啊,你突然冒出来也不说一声……”宣玑连忙移开视线,而他方才看见的情景好像还粘在视网膜上,他使劲眨了眨眼,慌慌张张地在自己身上摸了摸,可能是想扒件衣服给人家救个急,结果发现爱莫能助——他外套和毛衣被出来进去的翅膀烧成了露背乞丐装,又没有穿秋裤的习惯,裤子扒下来,自己就得变成海尔兄弟,未免太舍己为人。

    宣玑说:“要不……那个……我把那山羊胡的衣服扒了给你?有点骚气你介意么?”

    盛灵渊没理他,一只手探出来搭在棺材边上,他有气无力地招了招手。

    那些枯藤就窸窸窣窣地动了起来,彼此缠绕,仿照宣玑毛衣上的“双螺纹针”编出了一条长袍,落在男人身上。

    盛灵渊却好像连一件衣服的重量都承受不了,整个人被落下来的袍子压得往下一沉,宣玑下意识地伸手想扶他,伸到一半,又愣在原地,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有这样的冲动。

    这时,他听见盛灵渊在喃喃地说着什么。

    宣玑屏住呼吸:“什么?”

    那人一字一顿,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颤抖的声音带着血气。

    “是谁……是谁开了他的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