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有人说“我杀过人”,那这人肯定是个杀人犯。要是他说“我杀过三十六个人”,那这不但是个杀人犯,还是最丧心病狂的那种,会成为法制节目和犯罪心理专家的经典案例。

    但如果有人说,“我杀过四万一千六百三十六个人”,一般人听完,就不一定会有什么惊惧情绪了,因为这是个超出了常识范畴的数字,没什么真实感。

    宣玑先是茫然地“啊”了一声,随后他的重点不自觉地跑偏了:“你连你自己是谁都忘了,记得住这么长的数?”

    这魔头生前其实不是什么帝王,是个古代会计吧?

    盛灵渊没理他。

    宣玑想了想,又问:“还是你刚才想起了什么?”

    好一会,他听见剑里的人很含糊地“嗯”了一声。

    宣玑顿时好生扼腕:“亏了!”

    他感觉自己像个股市崩盘前夜高价满仓的大韭菜,这点踩得叫一个背!刚才他能把魔头的脑子当搜索引擎用的时候,魔头连自己叫什么都想不起来,好,这会掉线了,那货居然说记忆在恢复了!

    要不是他自己也有太多秘密,宣玑简直想往剑上吐血三升。

    “那……陛下,”宣玑转着肚子里的贼心烂肺,见缝插针地试探,“你们九州混战时期打仗屠城,人头都得计算得这么精准吗?数学不好的是不是不能加入你们的队伍啊?”

    盛灵渊沉默了一会:“不是打仗屠城。”

    他没有纠正“陛下”这个称呼,也没有否认他来自那个特殊的时期。

    “清平司”是九州混战结束之后、大一统时期才建立的,盛灵渊能脱口说出这三个字,那他就肯定不是平帝,如果宣玑在历史方面没有知识盲点的话,平帝之后葬身赤渊的,只有武帝盛潇。

    当然,宣玑反复想了想这种可能性,觉得不太像,因为这里只考虑了盛灵渊是人的情况。

    这个魔头从头发丝到脚趾甲,没一个地方像人,而且开口闭口“你们人”“你们妖”,宣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是个什么。

    混战时期,世界上到底有多少个种族在大一统之后灰飞烟灭,至今已经不可考,这些种族风俗习惯各异,生产力发展不均衡,文化水平也参差不齐,首脑的称呼更是乱得千奇百怪,有自称“王”的,有叫“什么什么祖宗”的,甚至还有个别人不知天高地厚到了一定程度,自称“什么什么神”。

    所以有些非人的种族把当年人族的制度全盘抄走也不稀奇。

    宣玑不动声色地问:“那这个什么……巫人族,打仗的时候算哪边的?”

    “人,”盛灵渊一时出神,没注意那小妖鸡零狗碎的试探,“巫人一直觉得自己是人……你看那些骨头的形状。”

    宣玑顺着他的话音,视线落在地面上,单靠肉眼判断,这些白骨就是如假包换的人骨,可以想象这些骨头活着的时候,大概也是人模人样的。

    宣玑又问:“不是屠城,那是什么呢?”

    这一次,盛灵渊不回答了。

    如果巫人族站在人族一边,魔头又说自己灭了巫族全族,那……按照这个推断,混战时期,这魔头属于反人类的一方吗?

    倒是还挺符合魔头设定的。

    宣玑握着重剑,感觉到冷铁上传来的丝丝缕缕的阴寒气息,心里一转念,又觉得这里头有疑点。

    首先,如果盛灵渊是反人类的一方,他为什么要学人族的帝制、姓当时人族的国姓?

    还有,他总觉得把数字记得这样具体,里面似乎包含着某种别样的感情。

    以及刚才盛灵渊教他说的那句巫人语言,虽然听不懂什么意思,但宣玑总觉得那语气很温和……就像一位远道而来的故人来访,弯腰对门口玩耍的孩子询问“带我去见你爸爸妈妈好不好”。

    “巫人到底是什么人?”

    “巫人居于东川,”盛灵渊用他自己的口音说,很难听懂,但他这么说话的时候,声音就像是染上了来自时空彼岸的风霜意味,显得遥远、沧桑又肃穆,“信奉山川土地、万物有灵,无论风调雨顺、还是天灾连年,他们都生死不离故土,因为这一族自古认为人如草木,离了故土就是离开了自己的根,会招致灾祸。他们善用‘咒’,人面蝶就是一种咒术,是他们的先圣用秘法炼制的,最早应该是在葬礼上用的。”

    “葬礼?”

    “他们认为人面蝶能沟通阴阳,”盛灵渊回答,“有一些死者走得仓促,家人有时意难平,总觉得他有什么话没说完,便会请族里的大圣——就是主持年节祭祀的人——来家里,操持一场仪式,把人面蝶放入死者口中,等上不到一天,死者就能重新睁眼,坐卧行走如常,同家人交谈,把该见的人见了、该说的话说了,再由大圣取出人面蝶,送死者入土为安。”

    宣玑愣了愣:“啊?我们一直以为这东西只是一种寄生虫……原来这么神奇吗?”

    “本来就是寄生虫,”盛灵渊凉薄地回答,“自古丧葬吊唁都是活人的痴心妄想,人死如灯灭,哪来那么多没完没了的鬼话?只是个仪式而已,就算是巫人族,万一死人财产分配起了争执,也是交给族中首领裁定,不会用人面蝶把人‘叫起来’问问的。”

    “东川……东川是块宝地,土地肥沃、物产丰富、灵气逼人,气候变化很大,有时阴晴雨雪流转,一日能经过四季,有秋月照春花,也有莲池映雪的奇景,连水都比别处甜些,因此也孕育了许多外面没有的奇珍异宝。”

    一人一剑跟在摇摇晃晃的山羊胡身后,宣玑越听越觉得奇怪——盛灵渊虽然语气淡淡的,但用词很斟酌,带着怀念珍重的意味,他描述得好像不是一帮仇人的地盘,倒像是自己的故乡。

    “所以遭人觊觎也是理所当然的。”盛灵渊说,“古往今来,但凡生灵起纷争,归根到底都是为了土里长什么那点事。”

    这倒确实是,因为领土和主权必须完整,都是近代才有的观念,农耕时代打仗,大多是天灾**活不下去,才去惦记别人家地头。

    “所以他们也用蝴蝶保护自己,”宣玑会意,“因为这蝴蝶除了能让死人‘复活’之外,还能寄生在活物身上,巫人族是不是有能力控制蝴蝶,就像养蛊的人能让蛊虫听话一样?”

    “嗯,巫人族历史很长,咒术博大精深,人面蝶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当年妖族大军过赤渊,人族根本就像地里的麦苗,躺着被人收割,无力反抗,一度被群妖亡国,后来反败为胜,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隐世的巫人族站了出来,在最危难的时候,把本族咒术这种不传之秘献给了人族……因为他们觉得自己也是人,义不容辞。”

    “那就更奇怪了,”宣玑说,“照这么说,巫人族好像应该是民族英雄那一挂的。就算你们那年代认字的人不多,文献传承困难,口口相传总有吧?怎么他们悄么声地就死绝了,一点痕迹也没留下?”

    盛灵渊轻轻地笑了一声:“你这小妖,到底吃什么长大的,当真一点宗族门户之见都没有吗?”

    不等宣玑回答,他又若有所思地说:“也是,你们现在都混成一团了——他们觉得自己是人,可人并不觉得他们是同类啊。”

    “人面蝶……镜花水月蝶,你们现如今提起来,不也是如临大敌、不寒而栗么?这在当年,还只是巫人咒术的冰山一角。我问你,如果是你,同舟共济完,你会相信巫人族毫无保留吗?你以己度人,觉得有这种隐秘力量的‘人’毫无野心,只愿意龟缩在东川一角、与世无争么?”

    宣玑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难以置信地偏过头:“等等,你的意思不会是说,巫人族之所以死绝了,不是战争中被敌人灭族,是被同盟陷害的!”

    盛灵渊用事不关己的语气说:“是啊,所以陷在这里,你要小心了。”

    宣玑心思急转:“要是那样,你在其中又是……”

    “什么角色”四个字还没说出来,就听地上的山羊胡发出一声惨叫,他应该是醒了,一睁眼发现自己在这种鬼地方“梦游”,衣服里都是蹦蹦跳跳的大棒骨,差点没当场吓死。他疯狂地在原地尥起了蹶子,一边哭一边甩身上的骨头,裤/裆立刻就湿了。

    宣玑嫌弃地皱了皱鼻子:“……我说,这哥们儿是不是有点上火啊?”

    尿骚味冲天。

    盛灵渊凉凉地说:“先担心你自己吧。”

    他话音刚落,地面就开始响起了细碎的“咯咯”声,由小及大,宣玑低头一看,只见所有的人骨都像被这一泡尿熏“醒”了一样,不断地震颤起来,那些头盖骨一边弹,一边转向宣玑,张开嘴。

    宣玑:“呃……突然这么万众瞩目,我还有点羞涩怎么办?”

    话音没落,头盖骨嘴里就飞出了无数小光点,森森的白骨堆上,浮起了一层妩媚的萤光,雾气似的,映得那些白骨线条柔和起来,仿佛是含笑的样子。

    那是无数只镜花水月蝶迎风举翼。

    “大爷的。”宣玑骂了一句,眼疾手快地俯冲下去,翅膀上猎猎的火倏地撞开那些可怕的鬼蝴蝶,他不想用手抓,拿重剑挑起了臭烘烘的山羊胡。

    盛灵渊:“……”

    放肆!这小鬼嫌命长了!

    可是那些鬼蝴蝶虽然怕火,却架不住数量多,烧死一批又围上来一批,荧光越来越亮,把这漆黑一片的巫人v照得青天白日一样,宣玑本想要往上飞,可是飞了二十来米,他发现自己到顶了!

    这鬼地方不知是地道还是山洞,不知道出口在哪,四面八方都是镜花水月蝶。

    宣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突然,他余光瞥见一处漆黑的地方——那像是个山洞,蝴蝶都避开了它,于是黑得格外显眼。

    来不及多想,他挑着山羊胡,一头朝那山洞扎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