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玑:“哪?”

    “总局隔离室,快点!”

    宣玑的睡意在爬起来的瞬间就消散了干净,没来得及细想这事,已经是头皮一炸,抓起他的剑,直奔异控局大楼。

    西山异控局总部地下六十层,整个一层都是“隔离室”,用于存放各种暂时不知道怎么处理的“危险”物品。

    宣玑老远看见肖征在门口等他,刚要往里走,就被叫住:“宣主任,等等,先加防护!”

    防护服里三层外三层的,三个工作人员围着包了十分钟,宣玑一边伸平了胳膊任他们摆弄,一边随口开玩笑:“几位这包粽子的手艺不错啊,是甜派还是咸派?”

    盛灵渊在重剑里,能清楚地听见他的呼吸和心跳——这小妖把那“千里传音”放下的时候,心跳最快,随后他屏息片刻,一路走一路慢,到了这里,已经和他躺下睡觉时差不多了。

    “倒是有些城府。”盛灵渊心想。

    “哦,你们也都是普通人啊?普通人怎么想起干这个来了……悖皇悄兀壅夤ぷ饔治o沼值帽c埽际潜皇烊丝咏吹摹!彼嵯仁侨粤接铮鸭父龉ぷ魅嗽钡某錾怼16蠢图彝ケ尘岸剂某隼戳耍肿澳w餮厮担案野粢坏惆。鹨换峤ド17恕@闲ぬ醢说傲耍堑萌梦疑险饫矗仪樗峭馇诎傥藿桑勖歉珊笄诘模募裁创蟪∶妫堪ィ倚∶啥冀坏侥忝羌肝皇掷锪恕!

    盛灵渊冷眼旁观,有点好笑。这小妖一个属火的先天灵物,整个人就是个邪魔外道的净化炉,放管血能把一罐“人面蝶”烧成灰,装得倒像。

    先天灵物因为生来卓尔不群,大多避世、索居,常以半神自居,俯视众生,单纯得傲慢,所以后来差不多也死绝了。因为“不凡”的人,往往过于倚仗自己的“不凡”,不管是倚仗强大、才华、美貌或是富贵,倚仗即成枷锁。

    毕竟身有彩翼,能忍住不示人,还肯跟众生一起在泥里滚的不多。

    “不好对付。”盛灵渊心想。

    肖征打来电话的时候,盛灵渊在重剑里闭目养神——本来没想闭,周遭风物大不相同,他还挺想多看看的,但这只小妖大白天抱着把剑睡觉也就算了,还睡得四仰八叉、胳膊腿乱飞。盛灵渊有心想把那甩过来的半边膀子给他削了,可惜被困剑中,有心也无力,只好眼不见心不烦,一不小心,居然真的起了些倦意。

    床头的电话突然震动,把盛灵渊从半睡半醒中震醒,醒来的瞬间他心里就一冷。

    因为动荡的识海已经完全平静了,难以忍受的疼痛几乎感觉不到了,这剑里像个温柔乡,一不小心就会引诱得人沉溺其中。

    盛灵渊讨厌看上去太美好的东西。

    道理很简单,人想得到什么东西,就得付出代价,“代价”当然是痛苦的。反之,别人想从他这得到什么,才会先奉上讨好和引诱。

    凡是不带来痛苦、甚至让他觉得舒适的东西,都会让他心生警惕,因为对方必有所求。

    盛灵渊有些怪脾气,他生前可能是在阴谋丛中长大的,所以不相信机缘巧合,也不相信运气。假如一件事十分凑巧,那在他看来,十有八/九是有人在后面推动的。

    上一次被阴沉祭文唤醒,他虽然没太听懂对方在说什么,但听懂了其中阴森的怨毒和杀意,大致也猜出了是怎么回事。

    那么这回又会是谁?想干什么?

    小妖本人也很可疑,虽然他一直像一无所知的样子,甚至把自己的心跳和呼吸都亮了出来,但卧榻之侧有一阴灵,他真就一点感觉也没有么?

    盛灵渊不信。

    相比起来,他更愿意相信有的猛兽会故意亮出肚子,以示无害和坦诚,然后伺机给人致命一击。

    “怎么回事?”在门口耽搁了好半天,宣玑总算是进到了隔离区里,还没来得及问清楚,就见几个人推着个低温仓飞快地跑过去,“这是谁?”

    “一个外勤,我们搜捕那男孩的时候,他在第一线,”肖征说,“接触过那男孩以后,好几个一线外勤都出现了类似‘突然转性’的症状,但都体现在一些小事上,要不是镜花水月蝶这事闹得局里人心惶惶,可能就被忽略过去了,后果不堪设想。镜花水月蝶从感染到致人死亡,大约是十五到三十天,我们现在把这男孩近一个月接触过的所有人都秘密隔离了——过来看。”

    肖征把他领到了一个门上挂着巨大“危险”标志的屋里,正中间有个里三层外三层的玻璃罩子,罩子里有一只蝴蝶,大概只有一粒米大小。

    “这只是从那男孩身上取下来的,还活着。”

    玻璃罩上有个放大镜,方便观察,宣玑凑过去,那蝴蝶很漂亮,身上闪烁着五彩的荧光,只是左右翅膀上各有一张小小的人脸,那“人脸”居然还会动,先是一对笑脸,宣玑一靠近,“笑脸”就消失了,左半张脸变成了惊惧,右半张脸在哭。

    怪不得叫“人面蝶”。

    不等他看清,蝴蝶翅膀就飞快扇动了起来,它在玻璃罩子里乱飞片刻,把四壁撞了个遍,然后突然消失了。

    宣玑下意识地往后一仰。

    “放心,它跑不出封锁箱,”肖征说,“这蝴蝶会隐形,一会还出来——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猫嫌狗不待见的,这蝴蝶半天没动了,你一来它就隐形。”

    “可能是我这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电力太足,瞪谁谁怀孕吧?”宣玑叹了口气,一边眨巴眼睛一边朝肖征看过去,“怎么样肖主任,你现在有没有恶心想吐的症状?”

    肖征:“……”

    那八十多道雷怎么没把这玩意一块劈死呢?

    宣玑从旁边找了把椅子坐下,把背着的重剑戳在地上:“怎么知道这只蝴蝶会繁殖的?”

    肖征从旁边电脑上打开了一张放大的照片:“左边这只是从毕春生丈夫尸体上分离出来的蝴蝶,腹部有三条黑色的纹路,这就是做过特殊处理的——右边这只就是你方才看见的。”

    蝴蝶腹部什么都没有。

    肖征说:“而且现在看来,可能是接触传染。”

    宣玑沉默了一会,干巴巴地说:“真棒,生化危机里的丧尸病毒还得抱着啃一口呢。”

    “这也是镜花水月蝶被定位‘一级危险’物种,即使是存放在我们内部的档案库,也必须做处理的原因。”肖征顿了顿,有些艰难地说,“现在看来……可能是有一些处理得不够彻底。”

    “那男孩到底是什么人?毕春生为什么选中他当诱饵?”

    “不知道,这男孩才上初中,生平经历一目了然,我们翻遍了最近十几年所有的卷宗,确定他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异控局,没有被卷进过任何一起案子,蝴蝶不可能是某次事件里被植入的。”

    “那就是说,有两种可能,”宣玑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在重剑上叩着,“要么,毕春生通过某种途径,得到了活的镜花水月蝶,把它植入了那个男孩身体里,万一东窗事发,就拿他当转移你们视线的诱饵。”

    这是最理想的情况,因为如果是这样的话,只有这一只蝴蝶有繁殖功能,而男孩既然没死,被感染的时间就不长,初中生日常接触得到的人不会太多,情况还算可控。

    但……

    “目前看来,这男孩跟毕春生没有发生过任何交集。”肖征说,“我们把毕春生所有住处、办公场所都搜了个遍,没查出什么结果来。”

    “要不是她,那就凉了。”宣玑说,“这事要从头查起,你局全体外勤都是嫌疑人,普通人么,因为贵局不对外公开招聘,大部分都是七大姑八大姨介绍来的,各种关系千丝万缕,所以也都是嫌疑人。这男孩身上的蝴蝶要是从别处传染的,传染源是哪,他之前还传染了多少人,从什么时候开始传染的——你都不知道。搞不好现在全人类,除了咱俩,都已经变成蝴蝶操纵的行尸走肉了……咱俩没准也是蝴蝶,只是不知道自己是,还在这玩‘警察抓贼’的过家家游戏呢。”

    肖征:“……”

    让他说得冷汗都下来了。

    “肖主任啊,让我们怀抱着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从理性的角度想一想,”宣玑叹了口气,话音一转,“这个世界上所有事都不是新鲜事,如果大规模感染事件可能发生,历史上早发生过了,不可能等到现在,摊在你头上,你又不是被选中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