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灵渊这回是被敲锣打鼓声“惊醒”的。

    上一次他睁眼,发现自己一/丝/不挂地躺在荒山野岭的破棺材里,脑子比身上还干净,不知道自己在哪,也不知道自己是谁,浑身上下只有一套强买强卖的祭文。

    这回他倒是不想记得,然而生受的凌迟与八十一道天雷实在太刻骨铭心,那感觉直到这时仍挥之不去,纵然他的**已经灰飞烟灭,每一丝神识仍在痛苦地颤抖不休。

    对了,按理说他应该没有“尸”可诈了……可这又是怎么回事?

    这些小辈没完了!就不能换个魔头参拜吗?

    那敲锣打鼓声越来越热闹,里头还有个男人卖力地连吼再喘。盛灵渊耐着性子听了一会,越发的头痛欲裂,心想:“何方妖孽在这哭坟?”

    这时,脚步声靠近,有人将他扶了起来。祭文凌迟皮肉的疼痛感还在,因此他此时感官十分混沌,好一会,才后知后觉地发现那人拿了一块不知道什么材质的布,正毫无章法地在他身上乱擦。

    什么人……这样胆大包天?

    盛灵渊倏地睁开“眼”,面前是一张靠得极近的脸,对方鼻尖几乎要贴到他身上,连睫毛都根根分明,勾勒出一双线条优美的眼睛。盛灵渊一愣,就见这人就往他身上哈了口气,又“噌噌噌”地一通抹,还挺不满意地嘀咕了一句:“什么破玩意,还擦不干净了?”

    盛灵渊:“……”

    太放肆了!

    他认出这是那花招很多的小妖,小妖一边嘀咕,一边退开了一点,盛灵渊这才发现自己的视角很奇怪……他好像躺在人家怀里了。

    这小妖身上换了件古怪的衣服,像是用什么毛料搓成细线织的,手工精细得不可思议,只是没有附任何术法,乳白色,干净极了。盛灵渊判断他平时应该挺养尊处优的,不然不会穿这么娇贵又没用的衣服。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穿得像头羊,但那柔软的毛料蹭在身上非常舒服,小妖的体温柔和地从里面透过来,盛灵渊那仿佛仍被千刀万剐的痛感顿时舒缓了不少,神智也跟着清明了一些。他便试着感觉了一下自己的身躯,四肢不在了,好像与周遭隔着一层什么似的,能“看见”,也能“听见”,但这些感觉不是来自五官。

    盛灵渊有些无奈,心想:“这是附在什么器具上了吗?”

    “以前没出现过这种情况啊,”那小妖——宣玑从旁边拿起了那个可以“千里传音”的小盒子,盛灵渊听见他对那盒子说,“上网搜索‘怎么清理刀剑上的血迹’。”

    小盒子发出平平板板的女声,回答:“这里是,与‘怎么清理刀剑上的血迹’有关的网页。”

    “澡堂可以清洗……什么鬼!用丝巾擦……这不废话么,”宣玑皱了皱眉,琢磨了一会,也是,别人大概也没遇上过刀剑沾血擦不干净的事,于是又跟手机说,“上网搜索……呃,‘女生大姨妈弄到裤子上怎么洗’。”

    盛灵渊:“……”

    虽然没听懂,但直觉这问的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疼痛缓解了一会,盛灵渊就开始觉得这姿势有点别扭了——主要是那小子手太欠,一只手端着“小盒子”叽叽咕咕,另一只手闲得没事,不停地应和着鼓点声在他身上瞎敲。

    忽然,“当”一声轻响,有什么东西在他身上撞了一下,撞得他心头轻轻一跳。

    他的心大概是太久没跳过了,偶尔被惊动,显得格外隆重。

    “是了,”盛灵渊一愣之后才想起来,“他手上有个戒指。”

    戒面好像是碎了,那戒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撞在他身上,温度似乎比那小妖手心还高,让人想起严冬寒风中的小火苗,温暖得诱人。

    “那是什么?”盛灵渊端详着宣玑有些陡峭的下颌,心想。

    直到现在,他脑子里也只有一些断断续续的画面,不成系统,那些画面大多鲜血淋漓、惨呼震天,再看看那把他唤醒的阴沉祭文,想必自己以前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南明守火人”,盛灵渊不记得这名号,很熟悉,但不知为什么,他本能地不愿意细想,稍微一琢磨,那种连他也有些不堪忍受的疼痛就又有要卷土重来的意思。

    “你到底是什么?”

    只见那小妖一边在“小盒”上点来点去,一边跟着锣鼓声唱了起来,原来是一个男声嘶吼,这会变成了俩人对着嚎……还没在一个调上。

    “啧,”盛灵渊停止了思考,下了定论,“驴。”

    这时,有什么东西在外头“叮咚”一声,“驴兄”引吭高歌的雅兴被打断了。只见他扬声答应了一句,短暂地饶过了盛灵渊的耳朵,起身走了。

    盛灵渊被他放在一边,觉得自己身下是个类似床榻的东西,窄而长,软极了,一落入其中,立即便陷了下去,不知是个什么温柔乡。

    他心里一边称奇,一边趁机环顾这屋子,逼仄得很——主要是房顶低,不过勉强够用,寻常人倒也不至于撞头——屋里光线很好,因为朝南一整面墙都是窗,这会只半掩了一条薄纱帘,大片的阳光畅通无阻地闯进来,铺满了半个房间。窗户上同先前那名叫“医院”的地方一样,也糊着奢侈的“宝石”,只是看着比医院还要干净透亮许多,屋顶正中间有个“圆盘”,盛灵渊猜这是照明用的,之前在“医院”里也见过,虽然形状不大一样,但悬挂的位置差不多。周遭家具都十分古怪,乍一看,材料都有些寒酸,可仔细一瞧,又仿佛个个都有玄机,倒不好妄下结论了。

    房中不敢说一尘不染,但也绝不脏乱,收拾得很舒服……除了有点吵——墙角矮柜上有个方方正正的匣子,就是那玩意里有个男的在鬼叫。

    宣玑领着个盛灵渊没见过的男人进来:“甭换鞋了,随便坐,喝什么?”

    那人穿着件藏青的“长袍”,布料硬邦邦地戳着,眉目之间似有郁结,盛灵渊仔细打量了他片刻,心想:“凡人,但有一点雷泽小兽【注】的味道。”

    可不是么,说来,如果清平司都已经销声匿迹近千年了,那些混血半妖混迹人群,要是留下后代,至今也就剩一点稀薄的血脉了。

    来客正是肖征,肖主任带着一身风尘仆仆的疲惫,一进门,差点被死亡重金属撞中风:“关上关上,赶紧的,素质呢?一会邻居报警!给我瓶水。”

    “大白天的,都上班上学去了,哪有人?”宣玑从冰箱里拎出一瓶矿泉水扔给他,又把盛灵渊从沙发上挪下来,戳在墙角。

    盛灵渊感觉自己附身的这器物足有半人来高,很有分量,跟地面碰撞的时候发出一声闷响。

    他心里立刻有个模糊的猜测,宣玑一走开,里屋拐角处一面过分清楚的镜子就照了过来……

    果然。

    他心里喟叹一声:“居然是那把剑。”

    剑身三尺有余,少说有两掌来宽,血槽附近刻着复杂的纹路……眼熟,以前肯定在哪见过。盛灵渊盯着那花纹看了片刻,没什么头绪。他记得这把剑是小妖从后脊梁骨里拔/出来的,很有几分本命法宝的意思,属火,天生与阴寒之物相克……

    他自己就是至阴至寒之物。

    可是这剑非但没有排斥他,倒像是小心地温养着他的魂魄似的。

    奇怪。

    “你们黄局回来了吗?”宣玑翘着二郎腿坐下,顺手从茶几底下翻出一盘坚果,“怎么说?”

    “总局决定,正式立案调查外勤人员利用镜花水月蝶瞒报伤亡人数的案子,黄局让我过来找你,”肖征开门见山,“‘蓬莱’那边紧急开会,吵了一礼拜的架,黄局实在是扛不过去了……你知道‘蓬莱’是什么意思吧?”

    宣玑抓了一把瓜子,嗑一粒吃一粒:“不太清楚,不过大概能猜出来,你说。”

    “‘特能’人比较少,少数派都爱扎堆抱团,你懂的。除了被总局招募来当公务员,剩下的特能大部分在几个比较大的组织里,”肖征顿了顿,解释说,“这些组织相对我们来说,类似于私人机构对公家,要是在古代,我估计他们可以叫‘门派’。这些私人机构肯定是不可能消灭的,强行取缔不现实,不如大家和平共处,有事还可以互相帮助。但为了公共安全,总局也不可能完全放任他们,所以成立了一个‘蓬莱安全联合会’,是个‘行业自律组织’。这么多年来,我们跟这些民间组织的关系非常微妙,一直是一边合作,一边打压。”

    宣玑跟听评书似的,吃完瓜子又开始剥开心果:“结果你们总局闹出个大丑闻。”

    肖征:“这事要自查,理论上归善后科……”

    “吁——”宣玑说,“我不来,来不了,莫挨老子。”

    “这里头牵涉太多,找任何一个干过外勤的人来查,包括我在内,都属于自己查自己,说不清楚,”肖征耐着性子解释说,“只有你一个新来的,现在又正好在善后科,黄局在蓬莱会上就这么提的……”

    宣玑打断他:“说起那个鬼蝴蝶,有个问题我早想问了,那玩意的幼虫,还是蝴蝶卵什么的……爱是什么是什么吧——你们就这么把它们往外放,就没想过万一在人群里蔓延怎么办?”

    “那倒不会,失窃的蝴蝶卵做过特殊处理,”肖征说,“只是寄生在人身上,不会再繁殖,人的**死了,蝴蝶就跟着死了。”

    宣玑:“那不就得了,还查什么查?”

    肖征预感此人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额角青筋提前开始跳。

    “被蝴蝶寄生的人好好的安居乐业,周围亲朋好友也都不知道,不知道就不知道吧,稀里糊涂地过一辈子没什么不好。你要让我说,我就去找老局长跟毕春生说的那搭档,”宣玑慢悠悠地说,他那舌头可能有什么特异功能,一边嗑坚果一边说话,互相不影响,“就他俩犯过的事留下把柄了,抵赖也没用,为了大局考虑,不如干脆认下来得了。他俩配合,让大局有面子,组织也不会让他们没有里子,就算不能争取个宽大处理,将来在铁窗里也能住单间。”

    “你……”

    “至于巩成功,那货的事我听说了,有这下场也是纯属活该,让他俩找个人认下来,就说是用了一种无解的失传邪术——反正你们解不开的邪术多了,随便编一个就行,编不出来我可以代劳。”

    “你说得是人话吗?”肖征拍案而起,一把抢过他的坚果盘,“嗑什么嗑!鹦鹉啊你!”

    “我们善后科,是擦屁股的,”宣玑把最后一颗松子丢进嘴里,拍拍手,语重心长地教育肖征,“不管面对一个多么污秽的屁股,也要用温柔的卫生纸,拿砂纸擦会擦出人命的……唉,我说老肖,咱俩到底谁是新人啊,你也老大不小的人了,怎么那么不懂呢。”

    肖主任被他这一番“擦屁股”的鬼话气出了高血压。

    “你们老黄肯定也是这个意思,”宣玑说,“不信你自己回去问……喂,你别摔我家门,换个锁好几千呢。”

    肖征宛如一枚炮仗,平时没人招他,都有火灾隐患,遇上宣玑这么个爱搓火的,一天得炸上好几回。宣玑又把肖主任当钻天猴放了,毫无心理压力,趁着“伤病休假”,他慢悠悠地给自己做了三菜一汤,日子过得一点也不凑合,然后抱着他那把“离家出走”不肯回来的本命剑睡了个午觉。

    可能是吃多了,又或者是窗帘没拉好,他睡得不怎么踏实,一直半睡半醒的,做了好多不连贯的乱梦,迷迷糊糊间,还总有种错觉,仿佛身边有另一个人的呼吸声……

    另一个人?

    被手机惊醒的时候,他懵了几秒,感觉有点诡异,怀疑是自己单身单久了,差点做个儿童不宜的梦。

    宣玑揉揉脸爬起来:“哎,肖主任,又有什么新指示……”

    “那个被寄生的男孩不对劲,”肖征打断他,“有可能是被感染的!赶紧过来一趟,你个鸟嘴,主修诅咒专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