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间小小的家属休息室只有十来平米,有一打熊熊燃烧着的铁锁链挂在中间,本来三五分钟不到,就能把这屋预热成烤箱,可是阴冷潮湿的气息却从四面八方蔓延过来,强势地压过了火焰的热度,四壁竟像“回南天”一样,渐渐渗出了水珠来。

    宣玑的铁锁链困着那神秘的长发男人,自己却被这种阴冷的气息压得喘不过气来,一时也不知道是谁困住了谁。

    墙上那些细小的水珠滑过,留下湿漉漉的痕迹,彼此相连,形成了成排的文字,从墙面上凸显出来。

    那不是世界上任何一种通用的语言,宣玑余光瞥见,后脊梁骨蹿起了凉意。

    这时,赤渊分局的外勤负责人也听说了,匆忙赶到门口。

    屋门封得严严实实的,也不知道里面出了什么事,外勤负责人连忙分开众人,上前敲门:“宣主任,我是……”

    “自我介绍环节先往后推,”宣玑打断了门外人的话,盯着那被锁链困住的男人,他飞快地说,“把这医院……医院十公里辐射范围内所有人都转移,立刻!把你们能用的人都调过来,报到总局!”

    门口外勤负责人半句话没说完,就被他当头怼了一串命令,一时蒙圈了,心说:“兄台您哪位啊?上嘴唇一碰下嘴唇,还给我们安排起工作来了?”

    打从异控局成立的那天开始,外勤就高人一等。

    职能部门自古就觉得自己高人一等,而且因为“特能”人数毕竟有限,只有外勤部门是全员“特能”,其他后勤支持部门还是以普通人为主,个别“沦落”到跟普通人一起干后勤的“特能”,大多数也都是些没用的奇葩。

    就算所谓“善后科”是总局派来的,地方上的外勤对他们也只有表面的尊重,打心眼里是看不上的——就跟古代将军对太监监军的态度差不多。

    正常公干都要嫌招待他们麻烦,别提这种没事找事的。

    外勤负责人还比较有城府,他顿了顿,耐着性子解释说:“领导,转移居民不是小事,那什么……交通、物资、经济损失,这都是事,更别提会给老百姓造成恐慌了,别说我,咱们分局长来了也做不了主啊。再说咱的人现在基本都在大峡谷里,变异树那边没清理干净呢,真腾不出手来……”

    宣玑不掰扯,直接无视了他,扬声喝道:“老罗,给肖征打电话,告诉他变异树是添头,这是‘阴沉祭’!”

    外勤负责人自觉是个情商很高的社会人,还是被这种瞎指挥、乱告状的神经病气得胸口发闷,连忙拿出自己全部的涵养,忍住了没骂街。

    谁知那宣玑又生怕气不死别人似的,补充一句:“不知道什么叫‘阴沉祭’,让他自己上网搜!”

    外勤负责人:“……”

    你姑姥!

    盛灵渊兴趣盎然地在烈火里旁听他们的话,像个燃点奇高的瓷人,火舌裹身,他连头发丝都纹丝不动,还觉得挺暖和似的,苍白的脸上被火光映出了血色:“你好像认得出祭文?这倒稀罕。”

    宣玑冷笑道:“我还能跟八国联军battle呢。”

    盛灵渊感觉他说得不是好话,但也没生气,只是用一种询问走失儿童的语气问:“妖族和人族历代血仇,即便后来妖族败落,也是远避世人,退隐山林,你这小妖又是怎么回事?是受了什么委屈,自己叛族?还是做错事被族人流放了?”

    这会,宣玑已经觉得自己后脊的冷汗要冻住了,裸露的脖颈上起了鸡皮疙瘩,不过嘴唇发青也没耽误他嘴炮:“大爷,我们现在五十六个民族都是一家了,您念的哪辈子老黄历?你才叛族被流放,诽谤犯法不知道吗——老罗,你电话欠费了吗,打通了没有!”

    肖征接到老罗电话之后,确实愣了愣,说了声“稍等”,他用手机联上了异控局内网的数据库,搜索所谓“阴沉祭”,但只跳出了几条查处民间封建迷信诈骗团伙的新闻链接,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他是不是又无聊了,在那无事生非?”肖征皱眉问——姓宣的那货绝对干得出这种事,“你开下视频,我直接跟他说。”

    分局外勤的负责人冷哼一声,掉头就走,其他人互相看看,也纷纷跟着自家老大撤退。

    老罗顾得上这边顾不上那边,因为这位特别能搞事的“临时工”老大,他当场愁掉了两根头发,受了严重的工伤。

    还不等门口的老罗接通视频电话,铁链中的盛灵渊就忽然意味不明地说:“小妖,再不放开我,小心受伤。”

    他话音没落,捆在身上的铁锁链就“咯咯”作响起来,他袍子上的图腾开始往下渗血,墙上的水渍陡然深了一个色号。

    宣玑的发梢和衣角刹那间挂上了冰碴,门上的“止”字倏地分崩离析。那些可怕的水渍透过家属休息室的墙,直接渗到了另一边,凄厉的阴风横扫出去,窗户、楼道里的灯,集体碎了个干净,那风挤过门窗时发出尖锐的呼哨,里头仿佛夹着一声垂死的惨叫。

    没来得及走远的外勤们集体炸了毛,不由自主地露出了各自身上非人类的部分——连老罗领口都呲出了一截绿萝的嫩芽。

    才刚接通视频的肖征正好看见这一幕,瞳孔倏地一缩,掉头就冲进了电梯:“古籍修复科——老罗,你让他坚持一会!”

    老罗:“宣、宣宣宣主任,肖、肖肖说……”

    “我听见了,”宣玑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再不快点,你就让他等着给亲爹‘摔盆’【注】吧!”

    肖征是异控局的外勤总调度,这会来不及请示上级,直接打电话通知赤渊分局负责人撤回“前线”所有外勤,紧急转移医院里所有人,然后三步并两步地闯进了古籍修复科。

    古籍修复科是研究失传的古籍残卷的地方,大部分工作人员都常年在外面考古,办公区很安静,肖征门也没敲,直接冲进了负责人办公室:“王博士,你知道什么是‘阴沉祭’吗?”

    古籍修复科的王博士戴个小眼镜,佝偻着腰,脖子大概能往前探出二里地,据说他老人家生于明朝末年,特殊能力倒也没别的,就是老不死,于是被特聘到异控局,专门搞古董研究……唯一的毛病就是上了年纪,反应有点慢。

    “啊?什么?”

    “阴沉祭!您听说过吗!”

    “哦,阴沉祭啊?”王博士老旦似的开了腔,急得肖征想狂按快进,他老人家颤颤巍巍地打开了笔记本电脑,用一根手指头在键盘上戳,“知道,知道,就是一种祭文嘛……前一阵,我们刚做了个专题,档案保存在……哎……”

    肖征薅起他的电脑就往档案室冲,后边拖着根蹦蹦跳跳的电源线。

    古籍修复科的档案室里恒温恒湿,不能见光,里面有成排的水晶柜,柜里封闭着古籍原件,柜门上一个小屏幕,能调阅研究员们的注解,肖征在一个角落里翻到了“祭文”的专题柜。

    所谓“祭文”,其实就是一种通用的契约。肖征跳过常见的祭文概述,直接翻到“恶祭”一章,一目十行地扫过,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关于“阴沉祭”的只言片语。

    “这是一种失传很久的古祭文,相传是一种恶毒的邪术,能通过献祭活牲召魔,活牲必须死于非命,死前怨气冲天,普通的动物祭品很难满足这种要求,所以最好是人。但所谓‘死于非命’‘怨气冲天’的定义很难明确界定,我们没能找到成功先例,目前尚无法考证其真实性,只有一些民间流传的传说……”

    “不妨告诉你,他祭文将成,只差一口‘活牲’,这是千人生祭,”盛灵渊指尖蹭过自己袍子上的血迹,慢条斯理地放在嘴里尝了尝,“小妖,你既然认得出祭文,应该明白,一旦礼成,别说你这三根锁链,就是泰山也镇不住,你不去找那始作俑者,同我纠缠什么?”

    宣玑:“怕你咬人。”

    这时,罗翠翠跑过来:“宣主任,非外勤人员都紧急转移了,肖主任说让他们听你安排,然后怎么办?”

    宣玑手机响了,他双手已经被冰碴裹住,几乎不能动了。他眼神往下一瞥,手机自动从兜里飞了出来,飘到他耳边接通。

    肖征的语速快飞起来了:“古籍修复科里有记载,阴沉祭必须在一个月相之内完成,‘朔日子时之交’献祭第一个活牲,下一个‘朔日子时之交’献祭最后一个,我翻了日历,今天就是朔日!”

    盛灵渊似乎对手机发生了极大的兴趣,目不转睛地盯着看。

    宣玑:“活牲必须要死于非命,一个月之内一千个人非正常死亡,不可能无声无息……”

    肖征震惊道:“你说什么?”

    “千人活祭,召出来的魔头自己说的,不知道是真的还是这小子瞎他妈吹……”寒意透过口鼻渗入了他的肺腑,连呼吸都开始疼,宣玑的气息不自然地停顿了一下,“我感觉……唔……不像吹的。”

    “联系公安部门,查最近一个月的非自然死亡案件,”肖征对旁边人吩咐了一声,“没事吧你?”

    “有事,”宣玑狠狠地咬住了打颤的牙关,“为什么不给我大南方集中供暖!”